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18章 无视虚弱叫喊
  下身又出一股水,再次到达高…“哈啊哈啊…”卫藜趴在卫珩的膛,无力的息,卫珩两手依旧环着她的,下半身埋在她里面没动。浴缸的水早就凉了。卫珩换上新的热水。

 看着懒懒的趴在他口的小女人,摸着她的头发,“休息一下,下次你来,我不动?”***

 因为答应了卫禹,一周有三天都一起睡,但是,每一周都不止三天。春天真的很多雨。雨天多打雷。

 十六岁之前的卫禹真的是个纯真可爱乖巧柔弱的乖宝宝,至少卫莱是这样觉得的。十六岁之后的卫禹,依旧可爱乖巧。

 但是却比之前更粘人了。也更喜欢…那种事了,他总是会拉着她的手抚摸他的身体,一回生二回

 渐渐地,不再面红耳赤,无比自然的牵着她的手放进衣服里,子里,除了卫珩卫藜回来的日子,两人几乎每天一起睡觉,每天都要亲亲很多次,比以前更疯狂。

 早上醒来、晚上睡之前、没事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帮他那个的时候、看书休息的时候、锻炼身体要鼓励的时候…很多场合时间,卫禹都着卫莱不撒手。

 但偏偏很有度,一旦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听话的让做啥做啥,让人挑不出什么错误,生不起气来。

 卫莱不喜欢太过主动,有时候就算心里很想一直亲他抱他他,也会为那一点点的矜持而忍耐着。装作不太喜欢亲密的样子,而他的主动,恰好弥补了她的矜持,所以…

 就算他很粘人喜欢亲亲抱抱,她也只会纵容他。谁也不会拒绝自己都喜欢的东西,她喜欢把他苍白的亲吻到红嫣嫣的,亲吻到他脸上布红晕,双眼水雾蒙蒙,抱住她的在她肩膀上息,那时候,她的心里会有一种足感。这个少年,是我的,他如此契合她。

 方方面面。仿佛是老天爷送给她的,独属于她的,不可替代。***卫莱感觉自己的再被人着。含着。的,带有一种莫名的快,她抬手去碰,摸到一个茸茸的头,瞬间从睡梦中清醒。

 “嗯…阿禹。”少年低声应着。放开嘴里的粉红豆豆,边着边轻轻的,一缕银丝连接着粉尖和瓣,随着少年往上拉扯断裂,掉落在白如凝脂的皮肤上。卫禹覆在她身上。

 在她睡觉的时候轻轻解开了她睡衣的纽扣,她上半身赤着被他抱在怀里,细被他一只手扣着。皮肤被细细的,由下而上,他轻柔的亲她的下巴。

 嘴角,留下一点点濡的痕迹,卫莱舒服的抱住他纤细的够了下巴和嘴角,他伸出舌头她的瓣,温柔而坚定的撬开她的嘴巴。卫莱在他得逞前转开头,感受到他的坚硬抵在她腿间,“还没刷牙。”

 卫禹追逐着她的,密密的亲吻,像在品尝什么人间美味,“没关系,莱莱。”然后捉住她的舌头和他的在一起,用力的她的她的舌,过一会儿再放开,轻轻的安抚。一只手包着她的柔柔的按着着。雪白软糯的从指间突出。

 一会儿又捏住被的红透透的尖,轻轻的拨。被亲吻地瘫软在上,卫莱根本不想动,任自己被抱在怀里,懒懒地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脖子,另一只手在他瘦的和背部抚摸。

 “啊…下面…阿禹…”卫禹叼住她的舌头拖进自己的口腔,含在嘴里咬着。力度不大,但却让她浑身颤颤的,只想和他躺在上耳鬓厮磨,品尝对方的味道。

 “就亲一会儿,马上就起。”其实下面的壮已经硬的他发疼,但他已经答应过卫莱,每周最多两次,即使他真的很需要她帮他,但也从来不会忤逆她的要求,忍耐,忍耐。

 “哈啊…哈啊…”卫禹强忍住拉她的手握住他硬的发疼的器的冲动,着自己慢慢离开她的身体,放开她被亲的红的嘴和软软的,又舍不得的重新啄两口,啄着啄着发现自己可能更舍不得起身,干脆最后重重的两口两边的尖,再亲一口嘴,掀开被子利落的转身就走,颇有慢一点就会舍不得离开的样子。

 卫莱慢慢起身,无奈的看着自己上半身布的浅浅红印,还有尖遗留的濡的口水,嘴被亲的发麻,她随意扣了一颗扣子,下走进洗漱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十六岁的男孩精力这么旺盛吗?抿了抿红的有些微肿起的嘴,卫莱看见镜子里的女生嘴角又似有似无的笑意,眉眼间也有种藏不住的漾和幸福。

 她怔了怔。隔壁房间的浴室是另一种场景。少年捂着脸站在花洒下,水雾朦胧逐渐漫延整个空间,颤着右手握住腿间根本软不下去的柱,摩擦了几下,发现根本没有那种快,也没有得到慰藉,脑子都是卫莱蒙惺忪的眼还有少见的慵懒妩媚模样。

 下身的越来越疼,以前还可以通过深呼吸自己慢慢消下去,不知为什么,现在却不太灵验了。松开那里,卫禹咬紧了牙,点开了冷水开关,他最近,变得好。以前就亲不腻的,现在更可口了,他想时时刻刻黏在她身边,不亲也好。

 只是和她扣着手,内心就有种足,更何况,现在还可以摸…卫禹呆呆的伸出冰凉的手,隔空比了一下那盈慢手掌的柔软触感,仿佛手上就握着一样弯了弯手指,一场空。“啪”的一声,卫禹重重地捂住自己的脸。

 即使在冰凉的冷水冲击下,他的脸依旧热的好像要冒烟。***洗冷水澡的结果是,他发烧了。

 卫禹撑着头晕乎乎的听着台上老师讲课,心中难受的不知怎么样才好,头很疼又很晕,根本听不进去老师在讲什么,闭着眼睛想睡觉却发觉头痛的根本睡不下去。

 换个姿势趴着桌子上或是双手撑着下巴或着扶着额头…无论变换着什么姿势,心里都难受的呼吸都是困难的。真不应该洗冷水澡。

 卫莱写了一张练习题,抬头发觉旁边的卫禹脸色红,嘴却好似比平常更苍白,甚至还冒着汗,不停地变换着姿势,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皱了皱眉,伸手去碰他的额头,好烫!没有管台上的老师,卫莱扔下手中的笔,双手掰过卫禹的肩膀,无视他虚弱的叫喊,双手在他额上脸上脖颈上摸,越摸眉头皱的越紧。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