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19章 这里婖婖婖婖
  这么大动静惹来了台上的老师还有后面同学的注意,卫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两人的东西,站起来对走下来关心的老师抱歉的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得到老师的准许后搀扶着卫禹出了教室。

 走出校门的时候家里司机已经到了。卫禹刚做到车上眼前一黑倒在了卫莱怀里。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卫禹从未关拢的窗帘隙间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环顾整个房间,没有看到卫莱的身影,他垂下眼帘回想刚刚做的梦。无数个梦。

 梦里,一会儿是很多人指着他和卫莱的鼻子,脸上充厌恶和鄙夷,看着他和卫莱抱在一起亲吻,他的耳朵充斥着来自各方的污言碎语。

 一会儿是卫藜和卫珩皱着眉头看着那个觊觎姐姐的他,拉扯着在他怀里的卫莱远离他身边,任凭他怎么反抗争抢都没有用,那种绝望和心痛现在都心有余悸,一会儿是卫莱对着他笑,亲他,摸他,保护他,爱…他,真幸福啊。

 其实有她在,其他的都无所谓,可是,画面一转,本来属于他的卫莱抱着别人,保护着别人,陪着哄着别人,爱着别人,而他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即使内心已经疼痛到麻木,也只能微笑的看着,他心爱的姐姐,和别人亲着吻着。携手去往他不能跟去的地方。

 一颗一颗滚烫的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被一只温热的手悄无声息的擦去,卫禹睁开眼睛,看见卫莱弯着站在他边,皱着眉头温柔的擦他的眼泪。

 “还是很难受?”卫禹摇摇头,握住她放在他脸颊上的手,用脸软软的蹭她的手掌心,“不难受了。”他话音刚落。

 就看到眼前严肃的脸舒展了眉头,“怎么哭了。宝宝?”卫禹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后才轻轻亲一口她的掌心,“对不起。”

 卫莱把他额前的头发往后捞,弯碰上他的额头,似乎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又不知道,“阿禹,你永远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卫禹微笑着闭上眼,“嗯。”

 少年闭着眼躺在上,苍白虚弱的样子像个精致的娃娃,无论是脸部的线条还是五官都是那么的漂亮,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满意,卫莱亲他的眼睛。

 下一刻捏住他的脸,“那么,告诉我,明明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上午就突然发烧了?”嗯?卫禹“刷”的一声红了脸,想到自己在浴室里的行为,“就…洗了个冷水澡…”“…”“因为那里消不下去…”

 “…”不知怎么的,卫莱也有些脸热,“下次不准洗冷水了!”“那我…”卫莱知道他要说什么,眼睛闪躲着看向窗帘,“以后再说。”

 “好…”***卫禹想,其实是命运注定卫莱属于他。所以,不能责怪他自私的把她占为己有。

 以前他一点都不喜欢打雷下雨,因为那意味着恐惧和噩梦。现在,却无比喜欢和期待。还有感谢。因为这一天,他彻底得到了卫莱,在十六岁的年纪。

 在五月的一个阴沉灰暗的雨天…整个白天天空都是灰灰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却始终矜持着没有落下点点滴滴,到了傍晚学校下课的时候,才不知不觉刮起大风,像是预告将要赏赐一场大风雨。

 卫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不容拒绝的搭在卫禹身上,扣好,在他挣扎中牵着他冰凉的手快步朝着校门口走去,卫禹无奈的回握住她温热的手掌,被风吹的冷白的脸慢慢染上笑意,“姐姐,今天爸妈不回家,而且,”瞧见卫莱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他大步走到她旁边,“你听,在打雷。”卫莱知道他的意思,继续走着没有说话,快上车的时候才轻轻说,“你房间。”

 卫禹靠在座位上闭着眼勾起两边角。回到家两人吃完饭做完该做的事,等陈姨回家后,卫禹迫不及待敲卫莱的房间门。

 今天要早点睡才有最大的收获。前些天卫莱看似没有生气,可到底减少了两人的亲密次数,说不碰触就不会忍不住,哼。

 开门进去,发现卫莱在写记,等他走近,她恰好合上了本子,卫禹从后面拥住她,抱着她脖子,朝她的耳朵舒出一口气,“莱莱,该睡觉了。”

 “…”卫莱看了一眼旁边的时钟,二十一点四十。看了一眼边柜子上的书,卫莱叹了一口,拿下他的手十指相扣,“好。”

 卫禹欢喜的啄一口她的脸,牵着她去自己的房间。窗外的雷声从刚刚起就轰隆隆的响个不停,大雨“咚咚咚”的击打着窗户,给昏暗的房间增添了恐怖的背景音乐。

 接完晚安吻,卫莱工工整整的躺在上闭眼睡觉,旁边的卫禹侧睡着环着她的,时不时动弹两下,把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整个脸埋进她颈项,呼吸和柔软的短发得她很,没办法,只好转换个姿势,也跟着侧睡,面对面朝着卫禹,额头碰着他的额头,双手被他拉过去,全部和他的十指相扣。他的一条腿也伸进她两腿间,四条腿一层一层的相互着。姿势相当亲密。

 “…”这个姿势好像她也喜欢,嗯,就这样吧。卫莱重新闭上眼,睡觉。过了几分钟,旁边的人又在动,他放开她的一只手,企图把一只胳膊放在她脑后让她枕着,她睁开眼,卫禹看她醒了。

 亲一口她的额头,干脆大力的把她拉进怀里,她脑袋枕着他的肩膀睡在他下方,额头碰着他的嘴,时不时被亲一口,这个姿势两人的距离更近更亲密了。卫莱没什么表情,看着眼前精致的锁骨,重新闭上了眼睛。

 刚有睡意,又被更用力的抱紧,挨近他的腹部,越靠近,她越能感受到一坚硬的灼热的子戳她的腹部。卫莱睁开眼睛,任自己被更加抱紧的贴近他,默了一会儿,语气清冷,“阿禹。”

 “嗯?”卫禹退开一点点低头看她,卫莱撑起身体,看着他躺在上,睡衣扣子第一个没有扣,白皙的锁骨和若隐若现,格外勾人。卫莱看着他清澈的明眸,没什么表情认真的说,“不要勾引我。”

 卫禹睁大眼睛,“我没有,我只是害怕。”说谎。卫莱看了一眼他的,心想,说谎的孩子,要受到惩罚。低头快速的咬住他的,含舐,一只手摸上他的下巴,用力掰开他的嘴,舌头侵略般的伸进他嘴里,这里那里,就是不叼住他的舌头,只故意碰一碰立马躲开。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