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14章 那天早晨意外
  想起昨天他说害怕,微微皱眉,“昨天晚上怎么了?”卫禹额头和她相碰,“我做了个噩梦。”

 看她没有说话,一副聆听的模样,卫禹把她脸颊的散发别到她耳后,“梦里我一个人在一个黑屋子里。你们都不在,我以为你们不要我了。”“不会。”

 “什么?”下一刻立马明白她说的意思,轻笑,“嗯。我知道。”“不知为什么,在梦里我好像才七八岁。”这会儿似乎放松下来了。

 声音懒懒的,带着点磁和嘶哑,莫名的有点苏,“梦里的黑屋外面在打雷,很可怕,吓醒后窗外也在打雷,突然觉得很恐怖,很想见你。”然后我就来了。言简意赅说完后,两人没有说话。卫禹闭上眼,过了几秒,有温热的手抚摸他的脸。

 “阿禹。”卫禹睁开眼。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黑眸,仍然是那副平淡的样子,话语却那样热烈:“我永远在你身边。”…她知道。眼睛突然有些涩,卫禹不住地抖动眼睫,内心的爱意像是要溢出来,叫我如何不爱她。

 “但是,我们得起了。还要上课。”“…”“还有,你的下面,”卫莱顿了顿,故作镇定,“好像越来越翘了。”“…”这难道不是你的原因吗?卫禹想,大清早的说情话。

 但卫莱从来都是这样,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很认真。而不自知,他捧住她的脸,亲一口额头,然后利落的起身走出房间。卫莱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近些日子,晚饭后陈姨除了熬给卫禹的中药,还给她熬了东西。说是卫藜买给她补身体的,既是这样,那也只能喝了。

 刚开始几天还没什么反应,喝了几天后发现自己的近来都疼的,还有点,而且,内衣似乎有些小了。

 “…”卫莱看着自己小了的内衣。想到那个喝的东西是卫藜特意的嘱咐,也没有告诉陈姨那是什么,还有大年初一早上那次意外,她似乎知道了那是什么。

 真是碎了心啊,不过卫莱也不打算拒绝,毕竟,部确实大了一点,嗯,不过,现在怎么办?没有合适的内衣…

 “莱莱?”门外传来敲门声和陈姨的声音,卫莱穿好睡衣,走过去,打开门,“怎么了?陈姨。”

 陈姨递给她两个袋子,“这是刚刚收到的,好像是小藜寄过来的。”妈妈?谢过陈姨后,卫莱打开一看,全是内衣。很多。还是不同尺寸的。“…”卫莱面无表情的把两袋子内衣倒出来。

 沙发都是新内衣,她把可能的尺寸都挑了一个出来,刚准备试一下,房间的电话就响了…是卫藜。“莱莱,衣服应该收到了吧?”

 “…嗯。”那边笑了一下,“我想你应该需要新的了,就选了些可能合适的,你试试哪些好,不够我再叫人送过去。”

 “…”“不用谢。”…挂掉电话,卫莱看了看时间,算了。请假吧。掉衣服,拿起其中一件黑色内衣穿上,正扣扣子,门突然被打开,“莱莱,还没起…”卫禹看着眼前的雪白脊背和她扣衣服的手,愣了愣,“…吗…”

 卫莱下意识紧捂住,事情太突然都来不及拿东西遮,看了他一眼,见他才回神磕磕巴巴的道歉,一脸无措的打算关门,卫莱突然觉得无所谓,在关上门的瞬间叫住他。

 “等等。”卫禹躲在门后出半张红透的脸看着她,卫莱一脸坦然的继续扣,“没关系。过来。”“啊?”“过来,帮我扣。”“真…真的吗?”

 卫禹向前一步踏进房间,低着头一脸忸怩,“这样会不会不好?我…好像不会…”这样说着脚却慢慢往里踱,低头不太敢看前面。

 “你不是一直想看吗?”卫禹红着脸抬头否认,“哪有!”却发现眼前的女孩已经穿好了,她转过身正对着他,看着他挑眉。一点点想而已。“哦,那就是我想让你看。”噢。怎么办,脸好热。

 她穿着一件黑色感的内衣,皮肤衬的越发的白,像是会发光一样,部被内衣聚拢,中间稍有深陷的

 她一脸无所谓的在他面前对着镜子左转右看,想把眼睛移开,却发现怎么也移开不了。卫莱在镜子里看到他一脸害羞和挣扎,莫名觉得好笑,她自己都不在意。

 他害羞什么?走近他,拉着他的手放在她光部,环着他的脖子,发现他似乎脸更红了。

 眼睛飘来飘去不知道看哪里,一脸想看又克制自己的样子,手一动也不动的放在她上。可爱。“害羞什么?”含住他的耳垂,感觉到他全身都僵了。“要…要迟到…”“你是我的吗?”

 “是。”“那…我是你的吗?”“嗯。”卫莱拉下他的头,贴着他的鼻子,一脸认真:“所以我们之间,不用不好意思。”

 “那你摸我那里为什么害羞?”同样认真的表情。“…”好像被将了一军。上的手慢慢动了。

 身体也放松下来,小心翼翼的细细抚摸她的背部皮肤,轻轻的,很,有只手慢慢连到前面她平坦结实的腹部,却一直不敢再往上。

 感受到了他的珍惜,卫莱没忍住,撞进他膛和他全身都紧密接触,想亲他,结果部传来的疼痛让她不得不退开。“嘶…”

 “怎么了?”卫禹慌张的环着她的肩,焦急的问。

 “疼。”“哪里疼?”什么也没想把手放在她部肌肤上摸,“这里?还是这里?刚刚撞疼了?”

 “唔…”突然被他摸上来,身体不自觉打了个抖,两边房还是很疼,房间里开着空调,这会儿也不冷,但那疼痛在皮肤与柔软手心的相触间似乎变得也不那么重要了。

 “…”好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摸哪里,卫禹感觉自己的血全部往头上冲,以至于被冲掉了智商,脑袋空空的轻轻捏了捏突出的,然后,没管卫莱什么反应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

 卫莱顿在原地没有动弹,像是一座雕塑,好一会儿,默默地掉身上的内衣,去试另外一件。怦咚。怦咚。怦咚。听,是谁的心跳声。***

 两人之间不一样了。具体说,不再拘泥于单纯的齿游戏,那天早晨的意外,似乎帮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