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15章 拉着卫莱就走
  一种名为望的芽在两人心中扎了。清晨,天微亮,窗帘遮住了微光,室内依旧昏暗如夜,本该安静的房间传来稀疏耳语和息。

 “嗯…能摸那里吗?”卫禹亲了亲眼前人翘的鼻尖,下身被动的舒服极了。全身都带着酥麻的快,他的手放在卫莱的睡衣里,从部往上摸了一会儿又往下摸到窝,滑腻的触感让人连忘返。

 “嗯…哪里?”那个地方卫禹不好意思说。他把手从她衣服里面拿出来,握住她的手腕带着她沾的手,摸到最上方的两个囊,“这里。”说完有点点不好意思,抬起脑袋埋进卫莱锁骨处,“你它们好不好…啊!”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个被卫莱捏了捏,力度较大,有些疼。“疼?”卫莱不太会做这种事,碰到那东西后下意识一捏,也没有控制好力度,“那我轻一点。”了一会儿两个囊蛋,本想停一下休息一会儿,结果中间那粉往上弹碰到了她的手。

 在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握住了灼热的身安抚,少年舒服的在耳边呻,一只手垫在她脑下托着她的头用力吻她,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搅着舌头玩耍,咽。

 另一只手用力握住她的,可能因为处于极度舒畅的时候,会随着她手下的力度不自觉的跟着握紧她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卫莱应着他的要求,握着他的粉加快速度动,无师自通的偶尔那两个大大的囊蛋,再安抚躁动的壮硬条,如此反复。

 她的手早就已经酸了。想停下,但少年一脸酥软的躺在她身旁,凑过头来含着她的舌头细细,像个孩子一样,又乖巧又柔软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宠爱他。

 又过了一会儿,卫莱也不知道多久,听到起的闹铃开始响起,一用力,少年闷哼一声,一股热撒在她手心,然后滴落在他的子上。“哈啊…哈啊…”卫莱仍旧把手放在他子里没有拿出来,全身放松下来瘫在上。

 这一躺,才发现自己的下身好像也漉漉的。手很酸,一点儿也不想用力,卫莱躺在那里胡乱想着。看来今天更不好写字了,那只能干看书了。

 或者试试左手写字也不错…有濡舐感在锁骨附近周旋,卫莱低头,下巴碰到卫禹软软的短发,的她脖子的皮肤的。

 卫禹越越下,逐渐靠近她渐丰盈的,却终究在某个临界点徘徊亲吻,不再向下。

 他按住卫莱出睡的手,让她的柔夷一直覆在半软的长上,起身撑在她身上,低头虔诚的她的皮肤,从到脖颈再到耳朵,像个讨好亲热主人的狗,最后她红,周而复始。

 卫莱无力的躺在上,随便他动作,直到第二道闹铃响起,她才伸手按住他的脑袋,阻止他继续。“满意了吗?”答案是一个啄吻,他太喜欢亲吻了。

 他们成为那种关系之后,亲吻的次数多到根本数不清,有时候一天都会亲很多很多次,已经不太能清楚的记起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吻是什么期了。

 她只记得是快十五岁的时候。可卫珩卫藜还记得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的具体时间。厉害,不过,连这个都要纪念的人,能不厉害么。“那这一周里不能再这样了。”“为什么?”“对你身体不好,一周最多两次。”

 “可…”“听话。身体做重要。你前几天感冒刚好,忘了?”看他似乎还要争辩,知道他要说什么,卫莱抢先道:“我都看过了。接下来五天都会是晴天。”卫禹低垂着头不说话,卫莱看他这个样子,缓缓把手拿出来。

 手里全是他的东西,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不过,如果你害怕可以继续过来睡,只是睡觉。”听到她松口,卫禹立马展开笑颜,一脸乖巧,“好…”“快去洗澡换衣服。不要迟到。”

 “好…”还有十几天就到他们的十六岁生日了。某天回家的时候,看着随机打在车窗上的雨滴,卫莱随口一问:“你要什么生日礼物?”卫禹靠在车后座的上,偏着头想了想,“什么都可以?”

 “嗯。”“好,回家告诉你。”结果回到家被他拉到房间,拍拍,他坐在她的上一脸兴奋:“以后都跟你睡。”

 “…”嗯?“不行。”卫珩和卫莱每个月都会空回来那么几次,时间也不特定,一起睡太危险了。

 “可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最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讨价还价到一个礼拜可以一起睡三天。卫禹美滋滋的同意了。

 密花林在学校后山,那里平时人比较少,学校也只修了一条路,随机摆了几条长木凳在林里。密花林平时看上去会显得森森的,但到了里面会发现绿树如茵野花很多,空气很清新。

 好不容易等到天气放晴,午休的时候卫莱拉着卫禹去密花林走走消消食,走到深处的时候,没有顺着修的路走,拐弯走了一条新踩出来的泥路,路旁很多荆棘野花,春天到了花儿竞相释放香气吸引蝴蝶随风共舞,风景很好。

 看到了一支没怎么见过的花,卫莱停下来,刚想弯看看,不经意间瞥见不远处一对情侣靠坐在长凳上,姿势亲密,还带了书。

 卫莱和卫禹对视一眼,想悄悄走掉,结果看那个男生侧过头来亲了那女生的侧脸一口,卫莱和卫禹一顿…卫桓青!两姐弟对视一眼,卫禹忍笑牵着她的手打算离开,卫莱用力一拉,不走。

 疑惑的回头看,卫莱正掏出手机,用相机对着正在接吻的一对情侣,坏笑着对准了焦距。咔嚓咔嚓。本想拍完就走,结果发现卫桓青的手竟然抬起来放在了那个女生的上,好像在的样子。

 卫莱和卫禹同时惊在原地。××!(脏话)卫禹红着脸立马转过头,拉着卫莱就走,后者不慌不忙眯着眼睛再咔嚓一张。哼哼。***

 清凉的夜晚,窗外只有细细碎碎的树叶摩擦的声音,书房的窗户没有关,微风温柔的吹扶着米白色的轻薄窗帘,一起舞动在暖黄灯光下,沁凉了此时火热的俩人。

 卫禹张开腿跪坐在卫莱身上,把她锢在座椅上,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迫使她抬头,勾着她的舌头用力的,下身和她的下身隔着子密密的紧挨着,随着亲吻时不时的摩擦。卫禹口中的中药味,尝起来有些苦。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