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35章 笑着跟说
  倒是女孩子经常跑来和他搭话,送他吃的喝的,有钱的甚至给他买游戏机,自作主张的为他打骂那些嘲笑他的男同学。其实他觉得莫名其妙。礼貌还回去反而忍来更多的“礼物”更觉得莫名其妙。慢慢的对女孩子生了厌。

 除了姐姐。姐姐从来不会这样,她哪里都很好。所以,他有姐姐一个就够了,可是,姐姐并不是只有他一个。

 要是普通的同学也就罢了,但有一个女孩子,整天有空就在姐姐身边转,着她不放,她叫林溪,她还有一个同龄哥哥,叫林滨。林滨是个很讨人喜欢的男孩子。

 虽然他并不愿意承认,但这个人确实有着他所没有的阳光和朗…以至于这个阳光照耀到了他姐姐卫莱身上,他也无能为力。

 有时候卫禹会想,如果他没有任,勇敢一点,或者说更加任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转来这所学校,是不是就不会在这所学校久待,是不是姐姐就不会遇见林滨。

 如今的少年人都越发早,不过才十岁出头,就知道谈恋爱拥抱亲吻,懵懂的品尝恋爱的味道。初一那年,他和卫莱十三岁。

 可是他看起来仿佛还是十岁的样子,小小的,瘦瘦的,姐姐经常摸着他的脸说他是“漂亮的娃娃”他的身高追不上卫莱,更追不上多数的同龄人。更别说那个学习运动样样在行的林滨。

 由于林溪的关系,由于优秀者如命定般凝聚在一起的关系,卫莱和他们兄妹的关系越来越好。

 他的姐姐慢慢对他们展原本只有他和爸爸妈妈才能拥有的那种笑容,他的姐姐会用那种无奈宠爱的眼神看着林溪,他的姐姐会眼含赞许和笑意看着林滨…他就像个局外人一般。

 冷眼看着原本只和自己在一起的姐姐和其他人亲密来往,内心深处仿佛有一只狰狞的爪子用力的挠着心里的墙,后来,他才懵懵懂懂的知道,那叫做嫉妒。

 要不是注意到林滨看自己姐姐那种能滴出来的眼神,要不是林溪总是撮合他的姐姐和林滨,要不是那一场美妙而充望的梦。

 或许他还不曾意识到…他爱着姐姐的事实,他慌乱,他惶恐,可是他仍旧抑制不住喜欢她,他的亲姐姐。

 他会为她毫不设防的和他牵手而偷笑,会因为她受不住他的撒娇妥协陪他睡觉而愉悦,会因为惯常的额头吻而幸福,他一边沾沾自喜,一边又唾弃自己无。背德的感情折磨的他身心疲惫,终于在自我折磨一个星期以后。

 他又一次生了大病。浑浑噩噩的虚弱与噩梦中,他心中的自私占据了上风。又在蒙蒙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看见了他心中望的源泉…她坐在他边,正低着头翻阅一本厚书籍,几缕黑色长发吹落下来。

 在清风的吹拂下微微抖动,碎发零碎的轻吻她细腻且白到发光的脸颊,长而密的睫随着眼珠的转动而轻颤,整个人美好的令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她的右手紧紧的抓着他的,左手翻页的时候无意识的动弹右手,磨蹭着彼此的皮肤。也许是察觉到了他逐渐炙热的眼神,他看见她转过脸,随后在他怔然呆愣的表情下浅浅的勾了下嘴,梨涡淡淡的显现…

 那一刻,心中的贪念喧嚣不止,从此心里住进了魔鬼,之后他放任自己,坦然的享受着卫莱给予“弟弟”的疼爱与纵容。

 甚至下意识的拿自己和林滨的待遇作着比较…显而易见,他哪一次都是赢家,可是,他忘了。“弟弟“终究与“恋人“不同。林滨表白了,而卫莱似乎没有拒绝。十四岁的那一个雨季。

 他淋着小雨躲在树后看着林滨红着脸和她姐姐说“喜欢“,许久后又伸手牵他姐姐的手,那一双只有父母和他牵过的手,那一刻。

 他甚至不敢再看就转身悄然离去,口越发尖锐的疼痛让他眼睛酸涩的睁不开眼,他甚至走不稳路,头疼的仿佛世界在旋转,原路返回的路上他撞到了赶来看热闹的林溪。

 她脸上的笑容刺眼可恨,他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她,仿佛挨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狠狠地剜了她一眼之后,在她莫名的神色下踉踉跄跄的离开。没有了。没有了,那一天。

 他记得,他第一次没有等待姐姐,提前以生病的理由回了家。陈姨看到他很惊讶,看到他一个人回来更惊讶,问他莱莱呢。

 他红着眼眶站在楼梯口沉默了几秒,什么也没有回答直接上了楼,那也是他第一次任地不和卫莱说话。

 等她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他装睡捂在被子里不见她,却再她转身离开之后看着她的背影眼泪,他应该把她抢回来的。姐姐最受不了他撒娇了。只要他撒娇她一定…一定…可是那是林滨,所有外人中的例外。

 她会接受对她有不轨心思的弟弟的无理要求吗?她会怎么想他这个弟弟呢?这些年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宠爱会消失吗?可是只要想到他最爱的姐姐以后会和林滨亲密牵手,拥抱,亲吻嘴

 这个他现在无法做的事,只有爱人间才能做的事,爸爸妈妈之间做过的事…他的心脏就如被撕裂般那样疼痛,仿佛下一刻他会疼的死去。抢回来。抢回来。

 心里那个久住的魔鬼在他耳边轻语,如果怎样都是痛苦,不如试着抢回来。你知道,卫莱最喜欢你的这副皮囊了。轰隆隆,哗啦啦,他躺在上,看着窗外电闪雷鸣,热汗打了大半的枕头。

 他握紧了拳头,眼里闪过一丝决绝,终于下定决心。赤脚踩在毯上,在这个喧闹的深夜。

 他无声的打开卫莱的房门,站在那里盯着她工整放在腹部的手。不知道盯了多久,盯的他不知不觉红了眼眶,盯的他甚至想放弃,下一秒他豁出去般快步走过去紧抱住她的脖子,火热的紧挨着她微凉的耳垂,颤抖地边说边哭泣。

 对他来说,从小到大,父母和姐姐就是他的安全岛屿,他还从没想过,岛屿中他不知不觉已建立爱意堡垒的土地会被别人占领。所以。

 他无论如何都要夺回并守卫自己的疆土,他噎着诉说他的爱慕,内心极度的恐惧和不安,甚至还有后悔,他在心里祈求,只想不要有最糟糕的结果…幸好,他堵成功了,那一天。

 他极度痛苦,又极度幸福,那一天晚上,他的姐姐摸着他的眼尾和脸,笑着跟他说,她永远是他的。他记得就在那一个夜晚,他颤抖着闭上眼睛,抬头轻轻的覆上她的嘴。一如现在。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