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28章 死死握住
  “原本…”卫桓青正继续说着。卫禹也甩开脑中的吐槽认真的听,“叔祖父就一直为了曾祖父而容忍着待在卫家,他知道了曾祖父自私的想法后,决然的带着堂姑离开了。什么也没有带走,放弃了一切。”

 “哈…你或许疑惑,在众星捧月的生活里,叔祖父为什么还是忍耐着生活,但我无法告诉你,因为这涉及卫家的丑事。肮脏隐秘的丑事。”“…叔祖父很强。

 就算他一无所有的带着堂姑离开,他也可以凭他自己的能力迅速为堂姑撑起一片天。”卫桓青转头看着他,眼里是赤的羡慕和钦佩,“…然后给了你和卫莱一个安稳的家。”

 他慢慢把手捂住眼睛,声音突然变得很小声,但卫禹还是听见了,他说,“如果,我有叔祖父一半优秀,就不会被左右人生…”“惶恐着。失去重要的人…”沉默。

 两个少年站在风里没有说话,沉默着听着耳边凄厉的风声和断断续续的雷声,各自想着事情。

 许久都没有人说话,有雨点开始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卫桓青放下手,看着他,“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有什么想法吗?”卫桓青的眼角有点红,眼底是深深的疲惫,“震惊?讨厌?还是窃喜?”

 卫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苍白精致的脸在阴暗里更加醒目耀眼,“不过是知道了一些旧事,我的感想,一点都不重要。”卫桓青盯着他淡淡的脸看了一会儿,转过头,“呵…是吗…你可以走了。我没有什么可以告知的了。”

 看着少年听话的没有犹豫的抬脚离开,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卫莱于你,到底是什么?”卫禹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正面回答,“我分的很清。”

 雨点打在他头上,凉意明显,快走到门前时,才停下来,没有回头看,他知道他听得见,“…也很清楚自己的感情。”

 “辜负伤害她什么的,我…怎么可能舍得…”十几秒之后,墙后传来一声轻笑声:“…是吗。”之后再没有出声。卫禹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消息…还有那个红红的眼圈,“说起来…”

 “什么?”“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堂叔。”“…”“…走!”卫禹嘴角微微弯起,握住门把手,“高考加油。”“…我会的。”“希望如此。”

 “…”沉重的打开又关上,天台上一下子变得沉寂,像是一个人都没有。哒哒哒,雨开始放肆的冲刷陆地上的一切,似乎变干净了。又似乎变得更脏了。

 这个学校有些建筑是连着的,所以没有带伞也不担心被淋,跟着指示走走拐拐,路断在了高三楼,要去高一那边,还是得淋些雨。

 刚思考着最短路线,就看见雨幕中有熟悉的人撑着伞向他走来,卫禹怔怔的看着那个高挑妙曼的人,想起了曾经无数个时刻。

 她就是这样沉默无声的来到他身边站在他身边,陪伴他保护他疼爱他。卫桓青担心他太年轻而未来会辜负她。

 但其实他怎么可能明白,仅仅只是这样看着她,内心就已经为她折下千军万马,想变成她身上的挂件,一刻也不离开,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到底有多恋她。卫莱站在卫禹身旁,把伞关掉收好后看向他,后者懵懵的,头发微微被雨水打了。脸被风吹的好像更加苍白了。显得嘴红润了不少,她摸了摸他的脸,冰冰凉凉的,“冷吗?”

 温热的手碰到脸颊的那一刻,卫禹颤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看着她摇头。“全知道了吧?”愣了几秒才想到她的意思,轻轻点头。卫莱把手中另一把伞递给他,“那回教室拿好东西,我们回家吧。”

 “好。”***卫藜被接到卫家前不姓卫,那时候,她叫苏藜,她从出生起就没有爸爸,妈妈是一个很漂亮温柔的人,温柔到懦弱。五岁那年,她妈妈嫁了人,那个人刚开始很温和,只是过了一个月而已,他开始打她妈妈。

 也不管她年纪小,不顾她大声尖叫哭闹,扯过她一起打,她哭着在睡觉的时候对妈妈说,我们离开这里吧,这个不是爸爸,爸爸不是这样的,可是,她温柔的妈妈抹着她的眼泪,对她说,忍一忍就好了。

 你还记得刚开始时爸爸对你很好对不对?爸爸今天只是心情不好,可是,未来的每一天这个新冒出来的爸爸心情都不好。每一天,她们都要遭受殴打和谩骂,骂妈妈是货,脏东西,骂她是杂种,拖油瓶。

 后来,一年后妈妈的那个丈夫出车祸死掉了。这是一种解,或许是老天爷突然的眷顾。妈妈没有再嫁,她一个人努力的挣钱养活她们母女,那个时候,苏藜就已经很懂事了,她知道妈妈很辛苦。

 她知道妈妈很好,妈妈就是她的光,她以后要好好对妈妈。妈妈交给她的生存方式,就是忍。“藜藜,不要跟他们计较。我们家没有钱的。”“没关系的,忍过去就好了。”

 “不要惹事生非,不要还手。他们总不能一直打你。”“会过去的,不要放在心上,忍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学会忍,是一件好事。

 但是,忍让过度,自己就变成了别人伤害自己的帮手。你以为忍让会换来对方的罢休,可更多时候,会换来得寸进尺,在一次又一次遭受同龄和年长的男孩女孩欺负辱骂之后。

 终于有一次,卫藜还了手,她感觉自己内心的光已经熄灭…妈妈,再也无法成为她的光,但凡有一次,妈妈会为她勇敢的站出来去讨个公道。

 而不是一昧叫她忍,或者,仅仅只是鼓励她还手,或许她也不会这么绝望,她挣扎着站起来。

 不顾一切的胡乱拳打脚踢,不管伤到对方哪里,不管对方到底有多人,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不管身上有多痛,哪里有人她就打哪里,头发被人猛的往后拉。

 她疼的哭出声,但还是一脚往后踢去,却被别人用脚踢中了肚子,然后被人扇了几个耳光,她真的好疼啊。

 她被人踹倒在地上,耳旁响起那群人嘈杂混乱的骂声,男生的,女生的,伴随着轻重不分的殴打脚踢“叫你带钱不带”“没爸的杂种”“还敢还手?”“信不信划花你的脸!”

 她趴在地上,脸上全是灰,疼痛让她泪水止不住的往外,突然,她看见眼前不远处有一木,她迅速的伸手拿起,忍耐着疼痛边到处挥,边站起来,有人想要抢过她手里的木,她死死的握住,这是她唯一的武器。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