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20章 卫莱夹紧腰
  卫禹控制不住的抱住她的脖子,“唔”的动着舌头追逐她的,时不时咽她渡过去的津,卫莱够了上颚和其他角落,刚把舌头放松下来就被他捉住,疯狂的,像枯朽的树疯狂的汲取水分,卫莱睁开眼看他闭着眼沉浸于吃她的舌头,睫长长的一颤一颤,张开嘴用力回应,从他的嘴里痴到她的嘴里,来不及咽下去的口顺着两人的嘴角留下。

 直到两人都险些不过气才放开彼此,贴着急促的呼吸。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手已经互相伸进对方的衣服里,卫莱在他上面动动股,将腹部紧贴他的腹部,几乎坐在他身上,毫不意外。

 他的器卡在她腿间,卫莱夹紧腿摩擦了一下那长灼热,听耳边响起低沉呻,卫莱伸手隔着子握住那灼热。

 在他不自觉因为舒抓紧她部时凑到他耳边,“难受吗?”卫禹微红着脸,“其实…没关系…”卫莱咬一口他的耳,轻,“做吗?”

 “嗯?”卫莱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后看他耳朵以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忍不住轻笑。“我…我不会…”卫禹在她身下红着脸支支吾吾。

 原本一直有点苍白的脸红润润的,双手紧张的抱紧她脖子,但是双眼却亮晶晶的,里面写了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求。

 卫莱跪坐在他上,慢条斯理的解着自己的睡衣纽扣,眼睛一直看着身下红通通的少年,看他无意识咽的喉咙、抓紧衣裳的五指还有飘忽不定的眼睛,她下上衣,整个上身赤着。

 弯下身贴近他,“其实…没关系。”边主动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上,随后捧住他的脸一口含住他的了几下便得到回应,少年闭着眼颤着睫,搂紧她光贴近他,看似青涩实则狼似的啃她的嘴,气息了彻底,好似紧张到把所有经验忘了干净,嘴上手上都胡乱亲着摸着。

 透着义无反顾般的坚定。卫莱着和她美丽的少年热吻,双手一颗一颗的剥开他衣裳的扣子,解完后微凉的双手抚摸他的膛和微硬的小腹,他的肌肤白皙剔透,细腻的比女孩子的都要好摸。

 她想把他的衣服完全褪去,可碍于少年躺在上虔诚的吃她的捏她的不下来,下一刻少年慢慢边亲边起身,嘴上和手上力度越来越大,卫莱被他亲到仰起头想要躲避,却被步步紧,快要忘了让他起身的真正目的,等舌头被松开一下一下的被,她才睁开眼看着少年清隽的脸慢慢让他去袖子。

 他们赤着上身紧紧抱在一起,皮肤贴着皮肤,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炙热,卫禹一手放在她后脑勺一手握住她的左,不失温柔的捏。

 “唔…”“哈啊…”卫莱慢慢的把手伸向他的子,伸进去捏了捏他弹翘的,手感真的很不错。

 忽然感觉腿间的硬物弹了弹,盲目的戳着她腿心的位置,卫莱松开他的舌头,贴着他的快速呼吸,看他没亲够似的追着自己的个没完,笑了笑,吻一下他微微冒汗的鼻尖,看他疑惑的睁开眼,拿下他的一只手,引领他钻进子里抚摸和下自己的子,看他惊讶的瞳孔放大,更大的勾起角,亲一口他的,微微立起身拿着他的手下自己的睡

 我的少年,你没有看错。今天,你属于我。我,也属于你。彻底的。卫莱的记部分内容:五月六雨天,星期六,昨晚又做了那种梦,阿禹太可爱可口了。总也忍不住,只好找借口少碰他。十六岁,应该没关系吧?反正,他永远都是我的。

 ***粉头被少年用力含着。着一边捏另一边,软软的即使用着不大的力度也依旧被挤的不成形,卫莱息着抱紧她的少年埋在她前的头,任他胡乱的亲她的,胡乱的抚她已经透的下身。

 卫禹很少触碰她的那里,虽然总是恨不得黏在她身上,也总喜欢亲亲摸摸抱抱,但是,没有得到她的允许或默许。

 他从不会越矩,他一寸一寸细致的抚摸,好奇又轻柔的描摹她下身的美丽轮廓,得手上黏腻一片。房间漆黑无光,只有大上传来细细碎碎的呻声。“啊…”下身被触碰抚摸着。

 有种说不出的快蔓延全身,卫莱忍不住夹紧腿,被卫禹挡住拉开,勾着夹住他的头也被着。卫禹的青涩和好奇反而变成了他们火的源头。

 “啊…”花蒂被少年探索的手地用力了一下,卫莱控制不住的浑身一颤,不自觉张开嘴叫出声,下一刻柔软的舌头侵略进她的口腔,伴随着甜甜的体尽数被渡过来。

 她下意识咽口中溢的津,舌头被用力着含着。根本没有办法咽下所有的甜汁,它们沿着嘴角出来,落在脖颈上。

 下一刻被少年尽,卫莱好不容易有口气息,下一秒又被堵住,卫莱无措的伸手捏住卫禹的后脖颈,想要拉开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亲吻到全身软软的,根本没有力气。

 卫禹含了几下口中小小的甜软的舌头,知道身下的人已经快要不过气,忍住内心想要狠狠亲吻她遍她全身的冲动,抬头看向她的眼睛。

 可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她波光滟潋的眼,绯红炙热的脸,红柔软的…还有,雪白妙曼的身体,他低头咬她的锁骨,长的器硬立在她双腿间,懵懂的胡乱戳着。头部溢出的体在她的大腿上划出水痕,和她体内出的黏混合一体,单上。

 “可以开灯吗,莱莱?”少年暗哑的声音带着隐忍和颤抖,像是一直在竭力忍耐着什么,卫莱把下巴靠在身上少年的肩膀上息,两人的汗混在一起,空气热的可怕。

 他们光的身体贴在一起,不自觉的相互摩擦,体与体的碰触所带来的感觉美妙无比,亲吻,早就已经无法解决内心的灼热。卫莱偏头咬住少年如玉般的耳朵,轻着。“为什么?”“我想看你…”卫禹的耳朵似乎变得更热了。

 他身体朝上无师自通的冲撞了一下她透的下体,两人同时浑身一颤,某种未知的快身体,卫莱夹紧他的,柔软的更紧的贴着他消瘦的膛,销魂入骨。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