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
第10章 早点过来睡
  听他吐吐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卫莱好像已经知道了他没说出口的话,他做了梦。对象是她。嗯。嗯?

 “…”似乎知道对方明白了。姐弟俩都没有再说话。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两人沉默着。都没有说话。卫莱看着卫禹头越来越低,双手下意识的相互,即使自己内心也很慌乱,但还是尽量镇定着安抚可能比她更慌的弟弟。

 她不知道他人有没有经历过,被告知做梦的对象是自己,更疯狂的是,这个做梦的人,还是自己弟弟,她不晓得别人是什么感觉。

 她只知道她现在心跳的很快,说不上是厌恶还是喜欢,就是觉得慌乱。对方是弟弟,是她一直都保护着疼爱着的弟弟,她不能伤害他,但是,又因为是弟弟。她好像也不是变态,所以…哎…“小禹,除了我,你有接触过其他女生吗?”问这个干什么?怎么可能有?

 “…妈妈?”“…妈妈不算。”

 “没有。”他不喜欢那些女同学,他知道很多的她们都没有恶意,但是也还是没有想跟她们朋友的想法,她们看到他经常会说他漂亮。

 他下意识不喜欢别人这么称赞他,当然,姐姐除外。还有她们总是用一种妈妈的(?)或者痴汉羡的目光看他,他很不自在。“这不就好了?”嗯?什么意思?卫禹抬头看向卫莱。

 她撑着下巴撇头看他,脸上仍旧是平常那副淡淡的神色,仿佛他说的根本不是问题。“做梦是很正常的,几乎每个人都会在青春期有这种情况,而你…”

 看她停顿,卫禹偏偏头,怎么?_?“你身边是不是只有我一个女生?”嗯,他乖巧的点头。“所以你的梦里,是我。”这样…吗?看他仍旧有点懵懵的。

 卫莱转回头,看向前方的书架,在他看不见的一方提起嘴角坏笑,似乎也为自己的慌乱找到了出口。

 “你想啊…如果你的梦里是妈妈…”卫莱没有说完,卫禹就打了个寒战。浑身皮疙瘩都出来了,顿时觉得卫莱说的十分在理。

 “嗯!我知道了!”那简直可怕,但同时脑海中突的又冒出一个疑问,“那,姐姐,你也会做这种梦吗?”梦里的对象会是他吗?话一问出口。

 就听卫莱毫不犹豫的否认…“我不会。”***除夕来临,人们聚在一起吃团圆饭,一起接新的一年。

 卫珩和卫藜除夕当天才回家,放假的时候卫莱明明从电话里听卫藜说三天前就已经没怎么工作了。偏偏等三天后才回家。这三天里肯定又是只这两人窝在那个公寓里。

 卫莱扫了一眼笑的一脸风(卫珩:?)的老父亲,看他一脸足,有种吃了接下来应付小孩的从容。分别和父母抱了抱。

 等卫珩过来要抱住卫莱的时候,卫莱极其敷衍的拍了拍他的背,刚想撤开,就被她爸抱紧,头发被胡乱成了鸟窝。

 黑着脸没说话,卫莱挣脱他的拥抱,面色发冷的看着他,结果却听他突然哈哈大笑,接着她妈还有卫禹都笑了起来,“…”“好啦,老公,不要逗莱莱了。”“好。”

 “…”卫禹轻笑着走过来帮她整理头发,在卫珩和卫藜进厨房没注意的时候,拿起一撮发尾,轻吻。

 晚饭是四人共同完成的,一家人在厨房里聊聊天说说笑笑做完了八九个菜。饭后一家人看晚。

 看着看着就谈到了红包,卫藜和卫珩给的红包真的超级厚,这是卫莱对卫珩很满意的一个地方,但是,糟心的是,每年他都要听卫莱夸他。没错,就是那种接受红包时说的祝福语。一连串说了几句还不够。

 等卫莱伸手拿过沉甸甸的红包时,卫珩把手收回去,微笑着眯着眼看她:“还有呢?”她沉默了一会儿再漂出几个成语,他一边点头好像很受用似的接着问还有呢还有呢。

 卫莱睁着一双死鱼眼就静静地看着他,卫藜和卫禹早习惯了这场面,面色如常的喝着热茶看着晚,任这对父女一个没什么表情一个笑眯眯的对视着。仿佛一只狡猾的狐狸和一只高傲的猫暗中较劲。捉弄够了。

 卫珩适可而止的把红包给卫莱,伸手想她的头,被她歪头闪开,坐正了把红包放在卫禹手里,提了提嘴角。

 看着卫藜:“妈,我今晚跟你睡好吗?我想你。”卫珩和卫禹同时顿了顿。嗯?卫珩看向卫藜,后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然后笑着卫莱的头,“好。”“…”看来是在报复他那三天他欺负的太狠了。

 顺便还能薅顺卫莱。狡猾。卫禹盯着卫莱,见她转过头来和自己对视,卫禹挑眉:“不是今晚和我一起?”她没有反应,盯着他看,然后若无其事的转回头,接着卫禹就看见她的嘴角坏笑着提起。

 “…”洗漱完毕后,卫藜拿着枕头准备去卫莱的房间,卫珩放下手中的书,走过来抱住她的,“不会吧,你还真去?”卫藜拿开他的手,挑眉,“当然。”“…”“今晚让你在上面?”

 “…不要。这些天说好吃素的。”“藜藜…”“叔叔,我也是为你的肾着想,老大不小了。”“…”卫珩的眼睛顿时威胁的眯起,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挑衅。

 抓起她的手放在下身某个部位,咬了一口她一本正经的脸,“你是不是忘了你怎么向我求饶的?”着她的脸和,一只手刚摸上,就听到敲门声。

 “…”卫藜轻笑了一下,拿开不规矩的手,“在家里不吃,别带坏小朋友。”然后啄了一口他的,“好梦,老公。”打开门,果然是卫莱站在外面,她瞄了一眼黑着脸的老父亲,“妈,我那边有枕头。”“啊我忘了。”转过身对着不高兴的某男人一丢,“喏,给你晚上抱着。”

 接住枕头放在上,看母女俩手挽手要走,“藜藜,你忘了东西。”卫藜头都没回:“你别跟我说忘了你。”

 下一刻手腕被抓住,“你忘了晚安吻。”卫莱抖了抖,转过身斜看着他,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怎么,你也要爸爸的晚安吻?”卫珩勾一笑。

 卫莱松开她妈的手,毫不犹豫的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妈,早点过来睡,别忘了。”听身后两人你一句“你给我注意一点,孩子面前呢…”我一句“没事…”卫莱两手进兜里,一脸木然的往房间走。 M.daGeXs.COm
上章 一直在一起(骨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