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 下章
第 3 部分
  到了敖野的事,心底泛起一丝丝略奇怪的感觉——

 青青不同她说这个,是担心自己和她抢敖野么?

 桑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但她看着桑青青顾左右而言其他的样子,心底莫名有些许烦闷。

 “对了师姐,明我们可以选两个杂役到山头来,你可有看过他们的生平?”桑青青说。

 桑叶摇摇头,“未曾。”

 “我这有份外门弟子整理的身份卷宗,师姐你先看看,明我再来和你一同前去挑选杂役。”桑青青眼底闪了闪,掏出一个玉简到桑叶手里,没等后者说什么,便骑上了仙鹤,“那我先走啦。”

 桑青青便离开了,桑叶看着她的的背影消失在天际,站在原地静默三秒,而后指尖微动,一丝灵力渗入玉简之内,草草扫过这一份身份卷宗——

 在桑青青给她的三十三名杂役的资料之中,

 没有敖野化名的‘星野’的生平简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21 19:24:38~2020-05-25 20:58: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第4章 少年心事

 另一边,桑青青骑在仙鹤上,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她垂着纤长的睫,耳后粉发簪法器的玉珠被微风吹的哗哗作响,像极了她此刻很是杂乱的心情——

 她刚刚竟然在待她如亲姐一般的大师姐面前有所隐瞒了。

 不仅如此,她竟然还将星野的名字从玉简里抹去了。

 桑青青心情复杂,连自己都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意外:

 虽然平时大师姐性格冷淡,对剑道、任务和炼丹以外的事情都不太上心,也不怎么爱笑,雷剑宗里的弟子们私下里也传着一些言论——

 “桑叶师姐漂亮是漂亮,就是没什么灵魂,真似一个无趣的提线木偶。”

 “大师姐心里真的有咱们宗门吗?是不是修了感情单薄的斩情剑,就真的已经斩断了一切同咱们的联系?”

 “能将幽冥斩情剑修炼到这个地步,估计也差不多了吧…没有感情的傀儡人。”

 但哪怕大师姐是“漂亮的木偶傀儡”这个木偶对她桑青青也是很好的。

 可如今,她却为了星野,在师姐面前有所隐瞒了。

 她在害怕什么?

 明明不论如何,她想要的东西,哪怕曾经是桑叶的,最后也会到她手上。

 就像五岁那年生辰宴上,她从桑叶怀里夺来的、还带着体温的老虎布偶一样。

 只要她想要的,师尊一定会让桑叶给她,不是吗?

 她何必做这样的事呢?

 桑青青浅粉的法器耳环被风吹的哗啦作响——

 她想到那个在她绝望之时身而出,还为了救她而身受重伤的少年星野。

 又想到了桑叶那张据说所有男人都无法抵御的、惊的脸…

 桑青青心里的很,不断抬手拨额前细碎的刘海。

 “唳~”仙鹤仰起长长的脖颈,着秋风发出了阵阵低,示意自己的主人,很快便要到她所居住的正月峰了。

 桑青青低下头,远远望见那座修建了称的上是豪华府邸的正月峰,暂且下心底那些烦的情绪,拍了拍面颊,换上了一副温柔的表情。

 …

 靠近竹林的府邸后宅:

 敖野化名的少年星野,正穿着一身灰蓝色的外门弟子长衫,吊着手臂,半边清俊的面颊上是血污,姿势不羁的坐在屋顶上,完好的右手里拎着一壶清酒。

 正月峰的建筑不高,但比较空旷,敖野住的是一间许久没人住的院子,身下瓦片上还有一些细小的青苔。

 “明天…”敖野变得柔和的眉眼望着天边的乌云,瓣缓缓翕动,将那个他念了许久的名字咽下。

 “…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暂住在敖野体内的残魂听到这小子痴梦一般的呓语,忍不住嗤笑一声,声音苍老又沙哑:“就知道你小子来雷剑宗的目的不单纯,不全是为了收集修炼九转玄灭的材料,一定和桑叶有关。”

 敖野被他戳中心事,猛地摆正了姿势:“老家伙你又在瞎说,我根本没想她!”

 残魂难得升起几分逗他的心思,“哦?那你不如干脆留在桑青青这里当杂役好了,那小丫头那么喜欢你,肯定不舍得让你干杂活,你也有更多的时间修炼…”

 “唉。”敖野又躺了回去,狡辩道:“不是你同我说,桑叶的极品金丹说不定也可以用来修炼九转玄灭吗?我只是因为这个想离她近点罢了…”

 残魂:“…”他是提过但是这个方案不是被你小子给否了吗?

 敖野躺着往自己的嘴里倒了点酒,望着遍布乌云的天,看这朵云像桑叶的面纱、那朵云像桑叶那晚竖起来的眉毛…

 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想着为什么五年过去了桑叶还没有和他退婚,不知不觉就陷入了一个名为“桑叶”的怪圈。

 又一口酒倒入喉中,敖野还没来得及将那口酒咽下,身侧就陡然传来了桑青青的声音,“星野!你怎么又跑到屋顶上去坐着了?”

 “咳…咳咳!”肩膀差点被桑青青拍了一下,敖野一骨碌爬了起来,一口酒呛在嗓子眼里,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自从他功法修炼到筑基圆,能越阶打败普通金丹期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这样的洋相了。

 “真是的,你在想什么…这么投入,连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听见?”

 桑青青看着少年因三分醉意,颊边泛起的一丝不明显的红晕,仿佛自己也喝下了三壶烈酒。

 热度一路蔓延,心口砰砰直跳,语气温柔了几分,“你伤势还没有好,应该好好躺着的。”

 敖野视线滑过她浅粉的耳环,抬手擦去边溢出的酒,视线往一边偏移,“…我这点伤不算什么。”

 桑青青看着他还沾着血污的侧脸,手指搅着衣摆,犹豫着说,“星野,明天是选杂役的日子…”

 “…”星野似是猜到她想说什么,抬手挠了挠头发,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神之中是憧憬,“听说桑叶…大师姐明天也会去?若是能有幸拜进她的山峰,也许能学到一两招幽冥剑,你知道,我对幽冥剑诀憧憬已久。”

 桑青青手掌簌然握紧,瓣动了动,那句‘落雨剑,也很不错啊’卡在嗓子眼,到底没能说出口。

 她笑弯了眼睛,“那就先提前祝福你,能被大师姐选中了。”

 …

 正月峰发生的感情纠葛桑叶并不清楚,就算她知道了,也最多嗤笑一声,并不会产生什么过多的情感波动。

 这种类似“我喜欢你你却喜欢我师姐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救我”、“没有任何人能阻拦我攻略冷清绝情大师姐就算是你也不行”等等等等…一系列狗血剧情,严格意义上来说,和桑叶确实没有半钱关系。

 这都只是敖野和桑青青两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桑叶也懒得管,既然桑青青喜欢敖野,她明天去选杂役的时候不选敖野便是了。

 桑叶盘膝坐在小木屋里,认真的根据之前看到的剧情,定下了未来的计划。

 选完杂役之后,她要继续抓紧时间阅读旅行灵书,最好能一口气把关于自己的剧情完全看完。

 如若不能,她便在空闲的时间调查清楚她和敖野的“婚约”是怎么回事。她活了二十年,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和别人定下过婚约。

 将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安排好,桑叶掏出了另一个玉简,全神贯注投入分析。

 这枚玉简之中,记载了桑叶根据旅行灵书的描述,对敖野目前正在修炼的功法“九转玄灭”的种种猜测。

 ——在整个大沐王朝,修士修炼的功法有很多种,但最主要分为凡尘、入灵、撼地和裂空四个等级。

 裂空最强、撼地次之,入灵平庸,凡尘最弱。

 一般裂空这层次的功法只有大沐皇朝的皇族们才能有资格修炼。

 撼地这一层次的功法也很罕见,且完整的传承很少,只有一些大宗门才有个别传承。

 入灵级的就很多了,但强弱不一,每个分城池里实力还凑合的宗门,都或多或少有那么一两门入灵级别的功法。

 比如雷月剑宗最高等级的功法雷月,便是入灵中较为普通的一种功法。

 桑叶之所以会对敖野修炼的“九转玄灭”产生兴趣,便是因为他的这门功法,是更为罕见的成长型功法,而且丹田被毁的人也可以修炼。

 根据书里的描述,九转玄灭前期并不需要灵气汇聚在丹田,而是不断的锤炼身,强健身体,配合上一些极度残酷的修炼和堪称折磨的锻炼,以灵气淬体进而磨砺强大的经脉和身体。

 之后辅佐以传说中的灵物九转神莲,让身体进化到一种极高的境界,以力破法,成就大道。

 这对桑叶这个专注于凝练灵气、剑气,追求一剑斩万物的雷系剑修来说,无疑是一条全新的思路。

 她先前阅读章节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身体脆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若是她的金丹被毁便也万念俱焚了,或许她也能学着敖野,改善自己的这个弱点。

 若她实力无比强劲,还有什么会能让她惧怕?

 作者有话要说: 桑叶(手动再见。jpg):“告辞,谈恋爱哪有修炼好玩?”

 龙傲天:“…”还没来得及出场的可怜小怪物:“……”

 第5章 可怜兮兮的、漂亮的小奴隶

 越钻研敖野所修习的功法《九转玄灭》,桑叶就越感到兴奋。

 她自己修炼的功法《幽冥斩》并不差,属于撼地级别之中较为顶尖的,分为七斩,前三斩对应练气筑基和金丹,后四斩修行到极致可踏入小乘之境。

 再往后,想要突破,便只能靠自己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了。

 旁人都是先按着功法一步一步修炼到第七转,再去研究属于自己的道,而桑叶却有所不同。

 她很早之前便坚定自己要以斩情道为跳板,再以此为基础探寻无情道,最终迈入大道自然之道。

 她的野心不小,也够聪慧,不然也不会在没什么师门指导的情况下,踏入了金丹之境。

 现在有一条崭新的、通往大道的方法展现在了她面前,桑叶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她不是喜欢拖延的人,略整理一下《九转玄灭》前期需要用的一些简单药草,给自己配了一个药浴,间的幽冥剑,眸光凌冽,一道剑光挥舞而出,将小木屋后一大片长了杂草的地面清扫而出。

 桑叶换上便于行动的衣裳,将幽冥剑收好,便开始按照敖野一开始的方法锻炼身体。

 第一步,先封了自己的灵力。

 第二步,跑步两个时辰。

 桑叶原以为这是很简单的,她就算体力不怎么样内伤也还没完全好透,但怎么说也是一个能飞行的金丹中期修士了,难道封了灵力之后她就变成一个废物了?

 于是桑美人自信的抬起手,快速点了身上几个,将灵力封了两个时辰。

 几乎在指尖落在最后一个位上时,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和无力感猛地袭来,伴随着口传来的阵阵闷痛感,桑叶剧烈的咳嗽起来,脚步虚浮,刚抬起脚想往前跑两步,结果一下没站稳,一股摔在了地上。

 桑叶:“…”她下意识想调动灵力压制口的疼痛,反应过来灵力被封了,只得费尽辛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别说跑步了,好好站稳不摔倒都难。

 原本规划出来用于跑步的两个时辰,桑叶愣是只能扶着小木屋的墙壁,走了一个时辰,另泡了一个时辰的药浴。

 等灵力回复的时候,桑叶头一次感到无比的怀念。这股怀念之情无比浓烈,以至于连她那双素来没什么情绪波澜的桃花眼,也浮起了丝丝波动。

 桑叶其实一直知道自己身体不是很强壮,但要不是这次封灵力,却也不知道自己竟然孱弱到这种地步。

 看来上次的伤势确实严重,一离开了灵气的滋养,什么毛病和疼痛都冒出来了。

 桑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知道什么事都急不得,算算时间已经凌晨,旅行灵书还有约两三个时辰才能看,桑叶便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去杂役司领杂役了。

 ——因为事先知道敖野会在第二天杂役司刚开门之际就蹲在那儿,桑叶索夜里就去领人回来,避开敖野和桑青青。

 毕竟除了敖野这样身份特殊的外门弟子,大部分新收入宗门的外门弟子们都是住在杂役司附近的山脚下的。

 桑叶没细看桑青青给她的那份资料,打算看运气,大半夜过去,看谁在便捡一个回来,到时候好给雷月道人差。

 因为是半夜,桑叶便没有蒙面纱,随手将一头微炸的长发扎起,着一袭浅红色的长裙便去了。

 …

 杂役司位于雷剑宗最外侧的一座山脚下,那儿是整个雷剑宗灵气最稀薄的地方,距离桑叶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

 桑叶担心那个一心想到她山峰上来的龙傲天会半夜就到杂役司等,便加快了飞行的速度,片刻就已来到了杂役司所在的山峰。

 山脚下拦着结界,有两个年岁不大的外门弟子守在结界口,一人靠着一边柱子打瞌睡。

 桑叶瞧着两人一点一点的小脑袋可爱,便没有喊醒他们,从衣袖里掏出牌,自己打开了结界。

 可她刚踏入结界,便闻到了一股极淡的血腥味。

 不只是人类的血,似乎还混杂着一些狂暴、极度暴戾的血的味道,有点像妖兽的血。

 桑叶拧起了眉,抬起手拍醒了一个看结界的小弟子,“…今可有什么人猎了妖兽回来?”

 那个胖乎乎的小弟子被骤然从梦中拍醒,嘴角还着口水,傻愣愣的盯着桑叶的脸,一时间像是看到了什么震撼灵魂的东西,愣是好几秒都没反应过来。

 桑叶眉心微蹙,觉得好笑又无语,耐着子将自己的问题又复述了一遍。

 胖乎乎小弟子听着她熟悉的冷清的声音,才像是被唤醒了一般,猛地回过神来,圆圆的脸涨红,“…大、大师姐…”

 他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连声道,“…大师姐没带面纱,弟子一时之间没认出来,还请大师姐恕罪。至于、至于妖兽…这两并未见师兄们猎妖兽回来。”

 “好。”桑叶点点头,余光扫到另一个看守结界的小弟子也被惊醒,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 M.daGeXs.COm
上章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