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 下章
第 2 部分
  破至元婴期,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桑叶点点头,“弟子明白。”这番话她已经听了许多次,也一直铭记于心,于修炼一途未曾有过丝毫怠慢。

 “行了,倒也不用这么严肃。”雷月道人见她表情凝重,笑了一声:“不提这些,后会来一批外门弟子,你去选两个手脚利索的带回来在你后山打打杂,你看你山头也没个人帮着干杂活。”

 对于雷月道人突然提起任务以外的事,桑叶有点意外,微侧过了头,“弟子不用。”

 她喜欢安静,一个人自在惯了,不喜欢有人侵入私人领地,而且清洁也有法术,不需要什么人帮着打杂。

 “唉,让你带两个回来,你听着便是…咳…咳咳…”雷月道人说罢,便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面色越发苍白。

 桑叶见师尊许是旧疾又犯,只好应下他刚说的话,拧着眉掏了掏储物袋——

 她今早才炼好几枚固灵丹,只是成不算太好,对师尊用处不大。

 “算了算了,有什么丹药你留着卖给大宗门换点灵石用吧,咳咳…”雷月道人见她动作,便知她又要给自己掏丹药,抬手拒绝。

 他声音略有些凄凉,“怪师父和你掌门师叔没用,没办法给你多点灵石…”

 “没有的事,弟子的灵石一直够用。”桑叶不擅长安慰人,听师尊这么说,便停下了继续掏丹药的动作。

 她指尖从微凉的冰玉丹药瓶离开,触碰到了那张材质怪异的“纸”

 桑叶心里一动,犹豫着将那张“纸”拿在了手上,刚想说话,远远的,便听到一声清脆的鹤鸣。

 桑叶指尖动作一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雷月道人面上便带上了笑容,往前一步,挡在了自己前头——

 白鹤三鸣,是小师妹桑青青回来了。

 “青青回来了,为师先走了。”雷月道人笑着说,脸上的皱纹明显松快了许多。

 桑叶没说什么,将手里攥着的那张“纸”又放回了储物袋。

 不消几秒,一只通体雪白的高大仙鹤便停在了他们身边,那仙鹤脚腕上系着一条青色缎带,是去年师尊赐予桑青青的坐骑。

 “师尊先走了,青青还等着为师。”雷月道人没再同桑叶说话,未曾有任何犹豫的往前迈步,跨上了仙鹤后背,“任务的事,过两我再同你说。”

 桑叶点点头,目送雷月道人离开,见那仙鹤细细的脚上系着的缎带随风摇摆,漂亮的很。

 脑海里不知怎的,浮起了先前桑青青略有些哀怨的声音:“就算…当初她是因你我而死…”

 心口突然漫上一些奇怪的感觉,桑叶头一次觉得有那么点儿失落。

 她从七岁那年的生日宴上,她便知道她同小师妹是不一样的。

 她是师尊半路捡回来的孩子,师尊和雷剑宗都对她有恩,曾经在她弱小的时候帮扶过,她不应再有多余的念想。

 而青青是师尊直系后代子孙,还比她小两岁,纵然她和青青都是师尊的徒弟,但她们是不同的。

 以往桑叶素来不喜欢热闹也不在意这些,一心只扑在修炼上,觉得师尊对她和青青纵然有所不同,也最多只是在一些小事上多照拂青青一些罢了,她未曾在意。

 但今天意外捡到了那张疑似记载着未来事情的“纸”知道自己将来很可能会因为桑青青和那个叫“敖野”的少年而死,桑叶的心底就到底有些不是滋味了。

 桑叶抬手额头,望着雷月道人远去的背影轻叹了一声,重新布置好制,迈步朝竹屋走去——

 再过三月便是师尊的两百岁寿辰,她要赶在那之前,将寿清丹炼出来。

 其实先前在高级秘境里,她虽九死一生,受了重伤,但却也因祸得福,意外得到了两枚寿清果。

 这件事她没有直接告诉师尊,而是想着等炼成了寿清丹,再在师尊的寿辰上献给他,给师尊一个惊喜。

 桑叶已打定主意,等丹药练成,师尊大寿过后,她便离开雷剑宗,独自一人踏上漫漫成仙路。

 从十年前她筑基成功开始,便一直在努力替师们完成各种任务,加上夜以继的炼丹供奉,这么多年下来,足以偿还清师尊当领她上山的那些因果。

 惦念着之前放在炼丹炉里的药材,桑叶没再休息,转身进了丹房,一直忙碌到深夜,才在力竭之余再次掏出了那张“纸”

 这次桑叶足足等了十几秒,“纸”上才又渐渐浮出了一行字——

 【由于宿主冷落!免费试读提前结束,要观看更多关于桑叶大师姐相关资料,请投喂本旅行灵书一枚下品灵石!╭(╯^╰)╮】

 桑叶:“…”原来这个像“纸”一样的东西名为“旅行灵书?”

 宿主,指的是自己么?竟还会怪自己冷落?

 桑叶觉得有点儿好笑,她惦念后续事宜,倒也没有小气,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下品灵石,放在了旅行灵书上。

 桑叶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旅行灵书中间裂开了一个小口子,将那枚下品灵石了进去,又再度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纸”

 这神奇的法器,倒是有趣。

 桑叶边勾起一抹笑意,看着旅行灵书上浮起光点,又变成了一面镜子,上面缓缓浮现起一排排字:

 【《傲世仙途:我偏要逆天!》第二卷 之“我愿为你化名当杂役” 第九十九章 :敖野再会桑叶!】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21 02:37:07~2020-05-21 19:2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第3章 龙傲天攻略秘技一:我愿为你化名当杂役

 “敖野再会桑叶?”桑叶轻念出“旅行灵书”上的章节名,顺着往下看纸张上呈现出的内容——

 【自敖野丹田被废、父母身亡,被赶出桑府城敖家,已经过了五年整。

 五年!

 整整五年。

 为了心底埋藏起来的恨意和追寻大道的梦想。

 他熬了整整六十个月,一千八百二十五个夜夜。

 漫长的时间,岁月的磨砺。

 那些奇妙的际遇、血与火的试炼,数次濒临死亡的绝地翻盘!

 终于锻造了少年不屈的意志,维护了少年在黑暗岁月里那些不堪一击的脆弱尊严。

 桑府城,城郊野外。

 月光映在枯黄的草叶上,高大的槐树旁,只有入夜秋凉,风瑟瑟。

 一片寂静之中,空间微微扭曲,深黑色长袍衣角连同少年高高束起的马尾一同被风扬起,发尖落下意气风发的弧度。

 敖野漆黑的眉毛轻挑,战靴平稳的落在了纤细的树枝上,深邃的眸子远远望向桑府城的方向。

 “桑府城…”清朗的声音略有些低沉,敖野眼底掠过五分失意两分怀念和三分刺骨的恨意。

 “我回来了。”

 低喃的声音消散的风中,那些决心,却未曾改变分毫。

 ——如今,他已不再上任人宰割的弱小孩童了。

 寄宿在他体内的老家伙说,桑府城前段日子已关闭的高级秘境内另有乾坤,和他修炼的九转玄灭功法有关,正因如此,敖野才会选择回到这个地方。

 可既然已经回来了,当年的那些辱他必将百倍千倍尽数奉还。

 桑府城,敖家。

 我敖野,回来了!

 心底掠过数个念想,如今已身逾八尺,身姿拔的敖野勾起一抹略的笑容。

 他一袭黑衣,越显身劲瘦又充爆发力,仿佛与夜融为一体。

 他右手紧握着一杆银色的长。。尖隐隐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

 他…】

 桑叶一眼扫下来,几乎全都是外貌和神态描写,实在有些不耐,伸出手指捏着旅行灵书的一角,试探的轻声问,“我可以跳过这些内容么?”

 她没找到在哪里翻页,但也实在对这些剧情不太感兴趣。

 旅行灵书:【…】

 旅行灵书:【抱歉本旅行灵书没有跳页功能,宿主既然花了灵石购买的了章节,请尽量认真阅读。】

 桑叶:“…”她真的不太想看那些夸赞敖野样貌和实力的语句啊!

 试图跳页无果后,桑美人只好捏着鼻子继续往下看,又过了许久,终于在倒数几行看到自己出场了——

 【敖野披着黑色的斗篷,从闲宝阁踱步而出。今天他在老家伙的指导下,换到了还算不错的东西,一个适合金丹期修士佩戴的雷电熟悉的簪子。

 “你换这玩意干什么?”老家伙语气诡异,“我记得这几天和你有暧昧的对象里,可没有哪个是雷属的。”

 “你胡说什么呢老家伙!谁说我想送给桑叶了!”听到老家伙的话,这些日子已经锻炼的比较沉稳的敖野却陡然辩解起来,活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纵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桑叶高傲的模样,依然会在许多夜晚钻进他的脑海,以至于等他回过神来,便已经买下了这簪子。】

 镜子里的画面定格在敖野略深邃的眉眼上,伴随“本章完”的字样缓缓消散,只留下一脸懵的桑叶。

 她撑着下巴,犹豫了片刻,还是问旅行灵书:“我记得这章标题是‘敖野再会桑叶’,为何我只是出场了一个名字。”

 ——鲜少阅读话本也没看到小说的桑叶并不明白,这一招是作者们管用的套路,叫“标题

 旅行灵书卡了壳,只幽幽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书页边缘微微折起,似在困扰要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好在桑叶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非要得到解释。

 她的性格和外表其实相差很大,外表虽然十分冷,但却并不难以相处,也不像并不柔顺的马尾一样极度暴躁。

 见旅行灵书并没有回复,桑叶索继续顺着章节往下看。

 她已猜到这书很有可能叙述了她的一生,尽管俗世之中常言“天机不可”但他们修仙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

 况且她能提前这本记载了他们这个世界的纸张,从中得到一些信息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未尝不是另外一种“天意”呢?

 桑叶从储物袋中掏出几颗辟谷丹,到嘴里随意咀嚼两下,聚会神的继续翻阅下面的章节——

 为了不错过任何有用的信息,尽管这本书里的内容大部分都不是她喜欢看的,她还是看的很认真。

 但这本书记载最多的还是敖野的事,从他回到桑府城,便不断的以各种身份接触曾经抛弃了他的敖家人。

 桑叶皱着眉熬了大半宿,翻阅一百多章,总算看到了敖野手刃敌人。

 剧情终于来到了敖野打算改变身份,进入雷剑宗修行的事。

 这么多章下来,敖野经常提到自己。

 称呼从“桑叶”、“那个孤傲的家伙”到“我才没有想的人”、“说不定已经退婚了的未婚”不等。

 桑叶也从初次看见自己名字的心头一跳,变成了古井无波,淡定无比。

 比起自己的名字,更让她在意的是——

 在最近的章节里,敖野还和桑青青搭上了关系。

 他在桑青青独自负责的任务之中用化身救了她一次,还为她挡下了攻击导致“重伤”

 在桑青青愧疚的表情之中,敖野伪装成了一名一心求道的少年,被感动不已的桑青青收留,成了雷剑宗外门弟子。

 桑青青以为的浪漫的相遇,其实是敖野“进雷剑宗给桑叶当杂役”这一计划中的一环,为的就是他自己能顺理成章的成为雷剑宗的外门弟子。

 桑叶顿时头痛的额头——

 虽然雷月道人素对她和桑青青有一些差别,但这么多年下来,桑青青算是一直敬重她这个大师姐,除了偶尔耍小子,却也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对不起她的事。

 而桑青青在桑叶心里,也比平常人要亲一些。

 若是为了敖野同桑青青生出嫌隙,未免有点不太值得。

 此时的桑叶还不知道,在不久之后的剧情中,桑青青便会为了敖野作出一系列不理智的、甚至陷害她的举动来。

 桑叶本想继续阅读后面的剧情,却被告知今阅读章节数已达到上限,要十个时辰之后才能继续阅读。

 桑叶看到旅行灵书提示的这一行字,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放松还是该叹气。

 她掏出一个没记载过任何东西的玉简,梳理着这一晚上从书中看到的情报,不知不觉之间,窗外便已天光渐亮。

 “竟然已经这个时辰了。”阳光洒进了竹屋,桑叶略感知了一下时间,想到昨天正用下品青火提炼的三品凝血丹还没练好,便急急忙忙的起身去了丹房。

 还好桑叶来的早,再晚一点便误了时辰。

 她没再去想剧情发展的事,将三品凝血丹炼好出炉,又花费了些时间调息了一下还未痊愈的轻微内伤,便揣着几个小玉瓶下了山。

 …

 桑叶去了桑府城里最大的拍卖所,用刚练好的丹药换一些灵石,又折价从拍卖所里换了一些药草,才又飞回了雷剑宗属于她的那一小座山头。

 此时已到傍晚,天气变化,笼上了一层厚重的乌云。

 桑叶在半空中飞行,远远的看见了一只仙鹤停在了自己山头的制前。

 那仙鹤脚边系着一抹颜色漂亮的青色缎带,身旁站着一个身材娇俏的少女。

 是桑青青。

 ——桑青青听到身后传来破空声,颇为欣喜的抬头朝桑叶望去,用力抬起手臂挥了挥,“大师姐,你可算回来了。”

 桑叶不急不缓的降落在桑青青身边,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些剧情,眸略有点儿复杂的看着她,语气比往常多了点什么,“回来了?”

 桑青青倒没察觉到桑叶有什么不对,她家大师姐一向冷淡,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却总是双目无神,好似时刻神游天外,只在遇到危险或者战斗时才会凝聚出一些光泽,但这并不影响桑叶的美貌。

 也更加不会影响桑叶作为一个天才的慧和实力。

 桑青青心底微微有点儿酸,右手摸了下衣摆,隐去那些不自在,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嗯,师姐,你听我说,这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遇到了好多危险,还好我遇到了…”

 桑青青说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顿了顿,表情有点儿奇怪。

 桑叶心里一动,试探的问,“师妹遇到了什么?”

 桑青青像是下定了决心,咬了下,“没什么啦,就是遇到了一个好心的道长,正好救了我,师姐,我们不说这个了。”

 “好。”桑叶应了一声,见她隐瞒了路上遇 M.daGeXs.COm
上章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