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悠然把莲采 下章
第十五章
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我不挣扎,反正我也没差。

 周六早晨,林采缇窝在暖暖的被窝里不愿起。昨晚大姨妈不期而至,现在小腹那里一直隐隐作痛。

 正考虑要不要下把暖手袋充上电时,头的手机响了,是秦雅兰的电话。“小缇,这几天忙什么呢?”好几天没去秦雅兰那里,开头便问道。

 “哦,兰姨,我的一个朋友来a市,这几天我陪陪他。”“什么样的朋友?”“额,就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这样啊。改天请你朋友一起吃饭吧,我看阿连有没有时间。”“不用了,我陪他就好,太麻烦了。”林采缇忙推辞。“这孩子,客气什么。时间订下来后我再联系你。”

 “兰姨,真不用。”“好啦好啦,兰姨这几天都没见着你,还真有点想你了。出门时多穿点啊。”

 “好。”“挂吧。”正要放下手机,杨梓柏的电话又打进来。“这么早呢跟谁聊啊,一直占线。”语气很不

 “额,怎么了?”“林采缇,你是有多健忘?不是说要去市体育馆吗?”“你只是说要去,又没说什么时候去。”

 “那还成我的错了?算了,不跟你啰嗦,快准备准备吧。我在酒店等你,反正也顺路。你不会还没起吧?”

 “…我到了给你电话。”说完便挂了。很艰难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心里忍不住抱怨:这家伙真会挑日子!好赶不赶,正好赶上这个特殊日子,万恶的大姨妈!两人吃过早餐,到体育馆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这几天在化雪,天气依旧很冷,还算温暖的阳光也未能驱走寒意。

 “你怎么不说话?”走着走着,杨梓柏突然这么开口一句。林采缇撇他一眼,懒洋洋地开口:“太冷了,懒得开口。”这么一说,杨梓柏倒是不愿意了,又丢出那句:“这就是你对待竹马的态度?”

 “你别老拿这个说事,成不?”又瞪了他一眼。“你冷我也冷啊,我就愿意跟你说。”“杨梓柏,你很烦哪。”说完,自顾自地走上前去。

 杨梓柏看着前面的她,穿得很厚很厚,雪地靴,大围巾,扎着马尾,颈子后散落着许多茸茸的碎发,还是很学生的打扮。

 她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变过,自然清新,干净白皙。杨梓柏勾起薄,迈起长腿走到她身旁,还没等林采缇反应,把手往她的大衣口袋里一伸。

 林采缇被他这个突然的动作吓一跳,心口一紧,停下脚步看着他,目瞪口呆。

 杨梓柏不以为意,痞笑“怎么一直口袋里手还是凉凉的。”用手捏捏她小小的手掌,又开口:“你看我的,一直放在外面还是热的。”林采缇突然清醒,意识到这个动作十分暧昧,用力手,想逃离他的掌控。

 杨梓柏的声音从上头传来:“怕什么,小时候我不也拉着你的手到处玩吗?”林采缇撇过头,目光聚集在远处,缓缓开口:“那…是小时候,我们现在这样…不合适。”

 说完,用力走了自己的手掌。感觉到自己手里落空,杨梓柏看着那颗倔强的黑色小头颅,复杂的情绪不断地反复。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不合适,只是这么安静地看着她,就很想靠近她,很想像以前一样拉着她的手,想看着她追在他身后喊着他的名字,甚至想问问她这几年来一直疏远他,对他冷冰冰,爱理不睬的的原因。

 想问问她,在没有他的这五年,她怎么过?过得好不好?还没来得及开口,林采缇却抢他之前寻回自己的声音,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进去吧。”杨梓柏点点头,咽下想要开口的话。a市的体育馆在周末会向市民开放,林采缇和杨梓柏一前一后的走着。

 杨梓柏锁着眉头,线条好看的下巴紧绷着,什么时候,连走路的位置都变了?以前是他走在前头,拉着她的手。

 而现在,她走在前头,却不曾回过头看看他。林采缇指着不远处的座位,回过头来看着他,很开心的样子,嘴边的梨涡深深地陷进去“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座位。”杨梓柏顺着她手指的方向,20排89座,90座。

 票刚到手时的一个座位并不是20排,也不是90座,离得很远。拿到票时他能想到的就只有林采缇,再没有别人。

 他很想看着她兴奋的表情,他想和她拥有一个只属于他们俩的回忆。后来又拖朋友帮忙,花了不少钱,才好不容易才到了邻座。

 当然,这件事林采缇一直是不知情的。“还记得开场歌是什么吗?”杨梓柏徐徐开口。

 “那是当然啦,we start it tonight。我还记得他们是从后面的升降台突然就出现的,那时候我还狂喊呢。”

 “是啊,我当时还特别纳闷一个小个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声音,把我都快震聋了。”林采缇瞪他一眼,那场演唱会好像在此重现,历历在目,兴奋地说:“那时候整个场都爆了,气氛太活跃。”

 林采缇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人山人海,进场的时候杨梓柏走在前面,拨开拥挤的人,紧紧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嗯,看现场的效果要比别的好太多。再说,lk难得来中国巡演,又在a市。”

 “当时的票很难到手吧?”“还好,朋友帮了很大的忙。别站着,去以前的座位坐会儿,我去买点喝的。”杨梓柏回来的时候,林采缇安静地坐在那里,目视远方,聚会神地想事情。

 悄然走到她身旁坐下,又手肘碰了碰她,林采缇转过头,递了一杯热饮给她。了一口,皱着眉,问道:“难喝死了,你给我买姜茶做什么?”

 “当然是你需要啊!”杨梓柏倒是说得无所谓。林采缇一听,顿时无语,小脸一红,用手抠着纸杯。“刚才见你一直在捏,又时不时地肚子,我想会不会是…”

 杨梓柏倒是很平淡地继续叙述,认真地看着林采缇。林采缇小声嘀咕:“你倒是对这方面了解。”一个男人在恋爱时对你超出想象的贴心,过分的无微不至,都是从他的前女友那里学到的。

 可是心里却暖暖的,至少这家伙对自己还算上心。

 “那是,我也是有好几次恋爱经验的人好不好?再说了,这个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个很正常啊。”

 “你喝的是什么?”林采缇不想和他纠这个不合时宜的话题。“咖啡。”晃了晃杯里的体,说道。

 “我要喝你的!”“你想都别想,乖乖喝你的。”说完,用手指戳戳她的小脑袋。----有些爱,越想离,却越更清晰。

 那最痛的距离,是你不在身边,却在我的心里。市体育馆里装载着的记忆,林采缇和杨梓柏静静地坐了会儿便起身,a大离这里不远,去起来也很顺路。

 “到了。”林采缇看着眼前雄伟壮丽的正门,对杨梓柏说。“看上去还算那么回事。”咂咂嘴,很不乐意地说。

 “那是当然。对了,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吃午饭吧,有几家还蛮不错的。你想吃什么?”林采缇也很怀念学校周边的小吃,但工作后就很少过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随便,你决定吧。我们口味差不多。”

 “吃烤鱼吧,我好怀念那家的味道。”杨梓柏看她嘴馋的样子,点点头同意了。店面不是很大,但也干净整洁,用竹片编成的桌椅,别有一番风情。

 店主是个中年妇女,身材微胖,容貌很祥和。见了走进店里的两人,连忙上前去招呼,说着不地道的普通话:“是两位吗?来这坐吧,屋子里有空调呢。”又定睛一看,惊喜地看着笑眯眯的林采缇,开口:“咦,这不是小林吗?怎么到这来了?”

 “阿姨,好久不见。和朋友一起过来看看。”老板娘打量着林采缇身边的男子,眼光里全是赞许,好奇地问道:“带男朋友过来啊?”

 林采缇收起窘迫,笑得勉强:“呵呵,只是朋友啦。”老板娘拿出菜单,笑嘻嘻地问:“吃什么呢?”

 “老规矩,嗯…大份的烤鱼,小菜的话你给我们配吧。”林采缇笑笑,把菜单还给她。“好咧,你们先喝会茶,马上就好。”

 “你和老板很?”杨梓柏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问道。“还行吧,大学时候常来,自然就熟悉了。老板娘人很好的。”

 “看来你大学生活不错?”“有吃有喝有朋友,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嗯,那就好。”“那你呢?大学生活怎么样?”上了大学后联系渐变少,每次放假回家大多都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很少这么单独地细致地聊天,以往的聊天也很少扯上这方面的话题。

 “没你有趣,我这个人…嗯…念旧。”说完,认真地看着林采缇。“我也没有因为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一直都和你们有联系啊。”

 “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从小到大,一直都习惯身旁有她。

 那时候虽然已经和梁允交往,和林采缇的两人的关系又是恋人未友达以上,但那个时候他真的没有办法适应生活里突然没了她的踪影。

 在茫茫的校园里会情不自搜寻她的身影,意识回笼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并不在这里。或者是说,林采缇早已选择了一种很聪明的方式,准备慢慢地退出他的人生。

 林采缇平时习惯了他的奚落,自然没把这话当真,也没有多想这话的含义,随意说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没有。”

 “…”杨梓柏无奈,这女人有时候就是个呆子。两人吃完饭,浑身暖和了不少,并肩走进校园。这个时段是上课时间,校园里还算安静。

 走在大道上,林采缇指着早已败落的法国梧桐说:“可惜不是夏天,夏天来的话这条大道郁郁葱葱,树影斑驳,很凉爽的。”“咱们b市也有,怎么不见你那么喜欢?”

 “特定的事物要在特定的环境中才会更有感觉,不是吗?”杨梓柏却不屑“我怎么会知道?”林采缇耸耸肩,没搭理他。杨梓柏边走边看“你在哪里上课?”

 “额…其实没有固定的教室,但一般都会在b楼和c楼。你看,就是那两座,紧挨着的。”又指了指所在方向。

 “还会睡过头迟到吗?”杨梓柏忽然想到。那时候林采缇都起不来,常常迟到,班主任为此很恼火,直接把她叫到办公室里教育了几次。

 后来杨梓柏实在看不下去了,每天早晨都会给她打电话喊她起,然后在她家门口等她,一起去学校。久而久之,一起上学放学就成了习惯。

 “不会了,有时候会直接不去,但大多情况舍友会叫我。”杨梓柏低笑,即使没有他,她也一样生活得很好,赖了会有别的人叫她。

 甚至于,她现在都没有了赖的习惯。时间,真的很神奇。两人一直往前走,林采缇指着前方五层高的建筑,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宿舍楼。”

 “几层?”“一层。”“真好,省得爬楼梯。我那时候住六层,没有电梯。”

 “不好,来往的人太多,嘈杂。冬天的时候暖气也不热,很冷的。”“谁让你怕冷,去田径场看看吧?”

 田径场里还算热闹,有几个班在那里上体育课。林采缇见此,缓缓地说:“我大一到了足球班,大二到了武术班。

 冬天时其他班的同学都能在室内上课,只有我们不能,很可怜的。”“那足球场上这些都是足球班的喽?”

 “也不一定。篮球班,武术班,网球班都是室外课。”“我说,你会踢足球了么?考试都及格了么?”

 “…不会啊…那又怎样?女足也不需要我吧?”林采缇瞪着他,这家伙嘴里永远都吐不出什么好话来。

 “呵…果然没及格。”又是那种预料之中的语气。“那又怎样?…我们老师对我很好啊,虽然我没踢进去,但他也给我及格了。”“你还好意思说?”“…”“去看台哪里看看。”说完,朝看台走去,又看看身边的她“还记得高一时在学校运动场上演的求爱记么?”

 “林采缇一听,大囧“能别提这个吗?我那天丢死人了。”高一季运动会时,邻班的一个男生买了很多彩的气球,在大庭广众面前像林采缇公开示爱。

 这件事几乎马上就被传开,林采缇在那段时间不得不忍受很多指点和议论,心情很低谷。

 杨梓柏那时还很冲动地教训了那男生一顿,原因是他的鲁莽示爱给林采缇的正常生活带来了不该有的困扰。

 杨梓柏看着她郁闷的表情,又继续问:“你和梁溪怎么样了?”林采缇在脑海里不断搜索这个很耳的名字,半天才想起梁溪是梁允的堂哥。

 这个人,以前就不曾在自己的脑海里停留过太长的时间,现在都差不多忘记了。

 但是,杨梓柏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来?“他怎么了?”杨梓柏见她黛眉微蹙,好似想起不愉快的回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你和他不是…嗯…你不是一直…喜欢他?”

 “我和他一直没有什么,真离谱。”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以前梁允说…梁溪喜欢你?”“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后来我跟他说清楚了。后来就没再联系。”

 杨梓柏一听,脑子里顿时轰轰的。这事情怎么和梁允说的不一样,该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梁允说谎了吗?自己怎么那么蠢,当时干嘛不直接问她呢?那么去美国的事,随即又开口:“你当时怎么不去美国?”

 当时梁允告诉他,林采缇放弃去美国的机会,是因为对梁溪的不舍。林采缇没想到杨梓柏会问这个,以最快的速度打好腹稿,一脸从容:“那是我个人的原因,要考略的事情会比较多。所以就…放弃了。”

 杨梓柏,你这样当面和我对峙,难道要我亲口告诉你我当时不走的原因,是因为舍不得你吗?

 难道要我告诉你只身一人来到a市的原因,全然是因为要保存a市那场珍贵的演唱会回忆吗?现在的我,纵使有理由万千,又怎么开得了口?“不是因为梁溪?”想再次确认。

 “怎么可能,谁告诉你这些的?这不是无中生有的事吗?”林采缇看不出杨梓柏的情绪,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紧紧握紧了拳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迫切地想清楚一切。沈赫连把车停在林采缇楼下某个隐蔽的角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鬼使神差地到这里来。

 点燃一烟,漫不经心地着。不一会儿,一个娇小的身影映入眼帘。

 沈赫连熄灭了烟,微微坐直,她身边的年轻高个男人是谁?不是王锡铭,难道是兰姨口中的“小缇的发小”

 么?沈赫连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只见那个男人把林采缇送到楼下,临别时还亲昵地摸摸她的头,看着她上楼后才转身离去。

 沈赫连顿生一股烦躁,往后靠了靠,仰着头,嘴角出现一道深不可测的笑容。

 沈赫连,你这是做什么?你到底在做什么?
上章 悠然把莲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