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悠然把莲采 下章
第一章
 林采缇第一次见到沈赫连,应该是在一次不算是家庭聚会的家庭小聚上。

 林采缇的妈妈,方宛如女士,在没嫁给林魏之前,和沈赫连的姨妈,秦雅兰女士,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是情同手足的姐妹。

 自从方宛如举家迁到b市后,姐妹感情倒是依旧,时常煲电话粥。但有一点可以十分确定,自从林采缇出生后,这位留在a市的“姨妈”未曾见过她这位如花似玉的“侄女”一面。

 林采缇在a市上的大学,毕业后便顺理成章地留在a市工作。

 对一个没有感情牵绊的人来说,在哪个城市工作生活,都是孤身一人,其实没太多差别。

 倒是方宛如有时会因为想念女儿会到a市跟林采缇呆几天,也免不了唠叨,总是希望林采缇回到b市陪在他们身边,却每次都被林采缇打哈哈给忽悠过去,屡试不,屡次失败。

 而这次刚好,秦雅兰刚从美国回来,又得知方宛如在a市,自然热情地邀约吃饭。

 林采缇喜欢家庭聚会,却不太喜欢类似的场合,似亲非亲。平常老是听妈妈说起秦雅兰,略微了解这个家庭,背景太深厚,有种莫名的排斥感。

 却又找不到别的理由推辞,不忍心扫母亲的兴。况且这位未曾谋面的“姨妈”

 在大学期间也多次打电话给她,希望能见见面,照顾照顾她,每次都被她婉言谢绝了,这次再拒绝就显得没人情味儿。

 时间订在周六下午,地点是a市一家很有名的私房菜。刚入秋,有点凉,这样的场合似乎不适合穿得太随意,林采缇化了淡妆,长发微卷,很随意的散在肩上,穿了一件颜色素雅的洋装,简单大方的外套,搭配一双相同系的平底单鞋。

 到的时候,秦雅兰已经在座了,很高雅的一个女人,五官很精致,身材纤细,皮肤虽有岁月的痕迹,但却很细致。

 比想象的中浮夸的富太太造型截然不同,身上除了一对价值不菲的珍珠耳环和款式简单的婚戒外没有其余首饰。

 见了方宛如母女,立马起身,面笑容地过来,紧紧握住方宛如的手“自从跟林魏结婚后一走就20年,那件事后我时常来回于美国和a市,不常回来。瞧瞧你,倒是一点也没变。”

 方宛如也是百感集,一时说不出话来,紧紧回握住秦雅兰的手,轻轻唤了声“兰姐”

 秦雅兰又看看旁边的林采缇,眼神里有怨,但更多的是喜“这就是小缇?都出落得这么漂亮了。

 以前你妈妈老是在网上给我看你小时候的照片,还那么小呢。时间真快,我们不老都不行了。”林采缇笑得甜美“您好,兰姨。”

 秦雅兰拍拍林采缇的肩“先吃饭,先吃饭。来来来,坐。”一一入座后,见服务员开始上菜,林采缇奇怪了“就我们三个?”

 “不然呢?我就雅芝一个妹妹,现在人在美国舍不得回来。人少清静啊,正好我和你妈妈好好叙叙旧。小缇也真是的,我好几次回a市后一直联系你,想见见你,老是忽悠我,拖到现在。”

 林采缇笑笑“我这不是担心麻烦兰姨嘛?以后一有时间我就陪陪您。”方宛如也责备“我也老说她,让她有空联系你,这孩子不仅忽悠你,连亲妈也忽悠。”

 “没事没事,现在面也见了,我以后会着小缇的。来,这家味道不错,多吃点。”晚餐的气氛很好,两个老姐妹聊聊天,扯扯家常,仿佛20多年的留白都想在此刻填

 用餐快结束的时候,秦雅兰电话响了。

 “喂,阿连。对,我就在xx。嗯,快吃完了。你若忙就别来了,司机会送我们回去。好吧,我们等你。”语毕又向方宛如介绍“雅芝的儿子阿连你就见过一次吧?去年和我一起从美国回来了,应该会在a市常住。”

 “嗯,雅芝结婚得早,还记得那时候还在你之前结的婚呢,之后就移居到美国。这样算来,阿连应该大小缇5岁了。”

 “这孩子老是担心我一个人留在a市不行,申请了a市分公司的职位。表面上说为了回国锻炼,实则是为了我,这个我知道。”

 “真有孝心,不像我家这个,让她回b市,说什么也不肯。”林采缇吐吐舌“时候到了我自然回去,您就别催了。”

 “也是也是,让小缇陪陪我。阿连平时很忙,一周见不了几次的。”过了二十多分钟,一名男子走近,秦雅兰朝男子挥挥手。

 方宛如母女望去,很高大的年轻男子,应该有超过180,一身黑色西装更显拔。

 头发利落整齐,浓眉,双眼深邃,鼻梁直,嘴角很漂亮,皮肤不白但很干净,刚走进来便引人注目。

 秦雅兰忙介绍“这就是阿连。阿连,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如姨,小时候见过一次的。这是如姨的宝贝女儿,小缇。”男子礼貌地笑笑,声音沉稳,很有磁“如姨,您好。我是沈赫连。”

 “都长这么高了,真帅。”又朝林采缇伸手“你好。”林采缇伸出手,一握一放,很大很温暖的手掌“你好,林采缇。”

 沈赫连淡然一笑,目光回到秦雅兰“用餐愉快吗?”“当然,见了你如姨比什么都好,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走吧,我让司机回去了,我送你们。还有别的地方要去吗?”

 “今天先到这吧,让宛如和小缇好好休息,咱们来方长。”方宛如点头同意。沈赫连的车,是一辆宝马x6。

 这跟林采缇的想象有点出入,听说过很多富二代的光辉传记,大多都是美女跑车相伴,世爵,法拉利,兰博基尼一般是这些执绔子弟的首选。

 而沈赫连家背景显赫,先撇开品不谈,人长得优质上乘,彬彬有礼,这样的人有足够的资本追求最优等的物质享受,可沈赫连却选择相对低调的suv。

 林采缇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好奇,这个男人的本来面目是正如她所见的内敛沉稳低调,还是这一切都只是表象。

 “如姨住哪?我先送你们回去。”低沉的声音让林采缇回过神来,答道:“滨江路的广成花园,离这里不是很远。”

 “滨江路那一带我还算蛮的,广成花园算是比较旧的住宅区吧,治安好像不是很好。”方宛如忙答“是不好,旧的,当初租房时我和她爸就跟她说,不行就在a市买套房,小缇说现在自己还不稳定先不买。

 那就让她找个环境好的地儿,租金不是问题。这孩子要强,大学毕业后就再没有向家里要过钱,我初次见房子的时候让她退租也不肯,真让人头疼。”

 “让小缇搬到我那儿吧,市中心方便,那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也寂寞。”秦雅兰见状提议。

 “兰姨,不了,我一个人没问题的,也没觉得我那里有什么不好,是我妈太挑剔了。我保证我会常来看您的。”

 “兰姐,别管她了,这孩子跟她爸一样倔,我们家条件不差呀,再这样下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家待孩子呢,谁都拿她没辙。”随后方宛如又换了话题,虽是往事重提,新鲜感却不减。

 林采缇和沈赫连之后就没有说话,一个认真开车,一个则出神看着窗外霓虹。滨江路很长,这条路是沿着滨江建的。规划得不错,很多a市人回到这里散步。

 到广成花园时,沈赫连很体贴地下车为方宛如母女开车门。夜晚的秋意更浓,这一带风会比较大,林采缇紧紧大衣,把被风吹的一束头发拨到耳后,刚抬头,便见沈赫连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顿时有点尴尬,忙说:“谢谢你送我们回来。”又对正下车的秦雅兰说:“兰姨,别下车了,这儿冷。”

 “兰姐,别下车了。改天再约,我还呆三天才回b市呢。”

 “嗯,好的,下次到我家来吧。快回去吧。”沈赫连向方宛如母女道别,待他们走后,林采缇才挽起方宛如的胳膊上楼。

 秦雅兰在车中,见到妹妹的兴奋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一脸足“小缇真是综合了宛如和林魏的优点,长得漂亮,文文静静,又懂事,真让人喜欢!”沈赫连笑而不语。

 林采缇漂亮吗?答案是肯定的。沈赫连见过的美女有很多,比林采缇漂亮的更不少。为什么这个小妮子会让他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同呢?

 是刚才拨头发的那个动作让人怜惜,还是向他道谢时嘴边的梨涡太过好看,亦或是她的笑容似乎让他感到久违的温暖?

 顿生一种莫名的烦躁,沈赫连不愿多想,无奈一笑,握紧方向盘,加快车速。

 滨江路一带作为新兴开发区,虽然离市中心有一定距离,但环境较好,租金相对来说较低,交通便利,很多人年轻人都会选择到这里租房。

 广成花园大多都是传统的旧式六层楼,建房已久,自然没有配置电梯。为了使楼房和周围新建的高楼相比不会觉得太突兀,外表又进行了装修。

 林采缇的朋友纪品旋很生动地把广成花园的楼房比作某些病态的苹果,表面光鲜,实则腐坏。林采缇租的是5楼的两室一厅,虽然陈旧,但好在配备齐全,经过一番打理,倒也舒适整洁。

 最令她满意的就是主卧的小阳台,阳光充足,又能尽收滨江美景。母女俩进了门,打开电视边看边休息。

 今天方女士心情特别好,逝去的记忆由于昔日故人的再次重逢而鲜活起来。又忍不住唠叨,叮嘱林采缇“以后多陪陪你兰姨,她一个人不容易。

 外人看来她应有尽有,但心口的那个什么也无法弥补。”

 “一个人?发生了什么?”其实饭局上林采缇就觉得蹊跷,但单刀直入地问又显得不礼貌,只好作罢。

 林母叹了口气,告诉了林采缇事情原委。事故发生的时候方宛如已经和林魏结婚,刚好怀孕一个月。

 那时候,秦雅芝和沈霆坚已经结婚六年,带着四岁的沈赫连回国,打算在a市建立分公司。

 当时,秦雅兰身体不好,结婚两年肚子却一直没有消息。沈霆坚夫妇由于程繁忙,便把儿子暂时托付给秦雅兰照看。

 一天夜里沈赫连突然高烧,秦雅兰只好叫醒睡的丈夫一起送沈赫连去医院。

 结果途中发生严重车祸,秦雅兰的丈夫高顾当场死亡,坐在后座的照顾沈赫连的秦雅兰把沈赫连紧紧护在怀里,因为撞击受了重伤,沈赫连才因此轻伤。

 秦雅兰经过抢救活离危险,得知自己刚好怀孕两周,但却产,从此不能怀孕。

 事后方宛如回到a市陪了秦雅兰一阵子,因为当时有孕在身,林魏又担心万分,最后秦雅兰说服方宛如回去,之后便去了美国。

 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毕竟高顾是世家子弟,也是a市赫赫有名的商业精英。就在那一夜,秦雅兰失去所有,单身至今。林采缇趴在阳台,看着滨江。

 今晚月很美,却无心观赏,感到的不只是难过,她有好多疑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比如,秦雅兰这样一个单薄的女人如何独自熬过漫漫岁月?再比如,高顾和秦雅兰的感情到底有多坚固以至于秦雅兰的心里再容不下第二人?

 忽然想起沈赫连,这个男人给人感觉过分稳重,甚至产生一种迫感,眼神里全是猜不透,总是紧抿双,是否又和这场事故有关?

 一阵寒风袭来,意识回笼,林采缇忽然觉得自己竟然会对这个家庭表现出一种过分关心,大概是因为自己生活太平淡的缘故,才会好奇心泛滥。

 作者有话要说:初次写文,随便看看。
上章 悠然把莲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