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49章至第51章
 第四十九章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可是尘却毫无苏醒的痕迹,绝紫萤也一天比一天的憔悴,大家看了都与心不忍。

 每天,绝紫萤都会那一碗粥来,陪着绝冰尘,看着他诉说以前的事,今天当然也不例外。绝紫萤抚摩着尘细腻的脸,看着他尖瘦的下巴,心一阵阵的疼。

 “尘,为什么你还不醒,为什么,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吗?还是你想报复我对你先前的无情,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你成功了。尘,醒醒,我要你起来…”绝紫萤哽咽了。

 一滴眼泪顺着绝紫萤的眼角出,落在绝冰尘的眼上。他的睫颤抖了一下,但沉浸在悲伤中的绝紫萤没有发现。

 …当绝紫萤离开房间去拿点滴时,上的人睁开了眼,眼里都是幸福和喜悦,但还夹杂着一丝心疼,那么意气风发的萤儿,现在那么的低落无助,他听着好心疼。

 他好想马上醒来拥着她,对她说:我醒了。可是他怕,他怕这不是真的,他怕萤儿又一次的抛弃他,如果这样能得到萤儿的脚步,那他愿意终身不起。

 “咔。”绝冰尘本能的回头,当他正发现自己在干什么时,已经来不急了,不过看清是谁时,他松了一口气。

 “哦,总裁!总裁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要去告诉绝小姐,她一定会高兴疯的。”乔依惊喜的说。(雪儿:乔依是绝冰尘的助理。)“等一下。”绝冰尘开口说。

 “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醒了,如果你敢说的话,你就等着收拾包袱滚蛋把!”

 “哦。”乔依撇了撇嘴,5555他好可怜哦。绝冰尘瞄到他身后的一个中型箱子:“这些是什么?”

 “啊,这些啊,是文件。总裁你不在公司的时候,都没人去主持,一直是绝小姐在把持着公司,她让我白天把文件送到这里来,晚上如果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话,她就会到公司的。我说

 ,总裁啊,你真的不让我告诉绝小姐你醒拉?绝小姐一天都睡不上2,3个小时耶,白天在医院陪你,晚上处理公司一大堆的事情,她太可怜了,好端端的一个人都瘦成这个样子了。”

 乔依边说边用余光看总裁,其实他真的没说谎,绝小姐有时候好多都不睡觉,他说成这样还算好的了。

 平静的蓝眸深处,其实早已掀起了惊涛巨:“把这些该死的文件拿回去,以后再也不用拿过来了,如果她问起来,就说公司没什么重要的事,那些事你都可以处理,就没拿过来了。”

 他平静的说。

 “饿,是。”…之后,绝冰尘又问了一些琐事,就让乔依走了。

 正当乔依开门时,看见门前手里拿着点滴,一脸冷笑的绝紫萤,他心里暗暗尖叫:完了,完了,先闪好了,替总裁默哀3秒。乔依刚想要逃跑时。绝紫萤说:“怎么,不谈了,我还以为你

 们要谈很久呢。”

 上装睡的绝冰尘一听见绝紫萤的声音,差点没从上滚下来。

 “呵呵,这绝对是您的幻听,没错,这是幻听,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就闪了。绝紫萤走进房间,面无表情的帮绝冰尘换好点滴,一股的坐下来,:“为什么!”

 绝紫萤的紫眸直视绝冰尘的蓝眸。他坐了起来,将绝紫萤搂在怀里:“对不起,萤儿,让你担心了,我怕。

 你知道吗?我怕我承担不起再次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我怕这美好的景象就像烟花一般虽然美丽但这并不是永恒的。

 你那天对我说的话,对我来说就好象给我判了死刑一样,我看不见一点光明,到处都是黑色的,我彷徨了,我找不到未来的方向,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好孤独,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我留恋

 的人了,萤儿,你知道吗?我根本就是为了你而活的。

 你好无情啊,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吗?”绝紫萤伸手紧紧的抱住了绝冰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会了,永远都不会,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谁也没注意到外面的北堂月,她失神的走出医院。这样不是很好么?萤姐姐和尘都幸福了,而我本来就是那个局外人,我有什么资格和萤姐姐去抢!

 晶莹的泪模糊的前方的路,她的归属在那里?

 第五十章

 “萤儿,我已经好了,不要再给我吃那么浓的中药拉!”绝冰尘严重抗议,天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骗了她,所以她生气了,把他所有的西药都换成了中药!气死了,要不是自己的身体那

 么虚弱,早把她抓到上狠狠的爱一顿了!

 “不行,你身体现在还太虚弱了,不可以停止药物,快点喝拉,还有最后一口!吃完姐姐给你买糖吃哈!”

 绝紫萤软硬皆施的哄骗绝冰尘喝药!绝冰尘正想要反驳,听见从旁边传来的闷笑声,正好拿他们出气:“笑什么笑!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湛,潞,冥和魄互相换了眼神,毫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哦,我的天,尘,你好可爱呀!”潞笑着说。

 “恩,恩。”其他3个人附和着说。他们没注意到某人的脸色已经铁青铁青了:“笑什么笑,都给我滚出去!”

 几个人见尘真的生气了,努力收起笑容“好,好,我们走,我们走!哈哈。”

 “可恶!”“尘,等你身体调养好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好不好?”绝紫萤温柔的说。他把绝紫萤拉到自己的身边,捋了捋绝紫萤头上的刘海:“好,不管你带我去那里,我都去!”

 绝紫萤把头依偎在尘的膛里,笑容里装了幸福。…3个月后绝家。绝紫萤和绝冰尘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北堂月和另外一个外国男子。

 “月儿,他就是你的老公吗?”坐在沙发上的英俊男子开口说话了。

 “是啊!”她点头。不知道是因为上天看她可怜,还是真的眷恋她,在她最失落的时候,他如天使般出现在她的面前,虽然他很霸道!但是他很爱她,很疼她。

 可恶!这男人不是绝冰尘吗?我的老天!他的月儿到底是何方人也?“北堂月!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绝紫萤忠心的祝福她。

 这样她的愧疚之心也可以少了一点了。北堂月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谢谢萤姐姐,我也祝你们幸福。”

 旁边的男子挑了一下眉,其实刚刚进门他就注意到了这位美得不像人的女子,再加上她独一无二的紫发紫眸,衬得她美得更加的不真实,如果没有月儿的话,他到可以考虑追她。

 “咳咳,裘总裁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的子好象很没礼貌呀!”绝冰尘咬牙切齿的说,可恶!有必要那么明目张胆的看着别人的子么?

 “呵呵,不好意思,没想到一直无无求的绝总裁也会为了一个女子吃醋呀!”他挑衅的说。

 “哼,彼此彼此,裘总裁女伴一任接着一任,金融界有名的花花大少,我请问你对月是不是认真的呢?”绝冰尘反驳道。

 “这个是我和月儿的私事,没必要和绝总裁报告把!”

 “呵呵,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把,好歹我们还没签离婚协议书把,我做了她5的老公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把!”绝紫英和北堂月头疼的对视了一下。

 “闭嘴!吵死了!再吵把你们仍出去!”绝紫萤火大的说。绝冰尘见他的宝贝已经生气了,不敢造次,乖乖的低头签离婚协议书。

 “好了!”绝冰尘把离婚协议书一签,甩给裘白,大方的抱起来她的挚爱,冲上楼去!留下2个面面相对的木头人!

 第五十一章

 车里的气息沉重压抑又夹杂着丝丝危险。

 绝冰尘狠狠的盯着面前一脸自得的绝紫萤:“你为什么不事先和我说清楚!”绝紫萤淡淡的看了绝冰尘一眼:“如果我说了,你会来么?”

 “我,但是…”绝冰尘还没说完,就被绝紫萤给扼杀在摇篮里了。“让你见妈妈一面,有那么难么?当初又不是她的错的!”绝紫萤有点恼了,这个死脑筋!

 “我不需要!哼!我有你就够了!”绝冰尘赌气的扭过头。

 “尘,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还记得5年前我3天2夜没回来么?我就是在妈妈家,我不接你的电话,不和你说真话,就是怕你知道了生气会不开心!妈妈其实根本就没有忘记我们,她很爱

 我们,当初她生下我们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是她还能见我,说明妈妈也是爱我们的,你不要再钻牛角尖拉,都已经在楼下了,起码上去看一下也好的呀!”

 绝冰尘的心有点动摇,他从来没见过妈妈是什么样子,是的,他和萤儿的出生本来就是个错误,他小时候很恨妈妈,为什么要抛弃我们,让我们受罪,如果这样的话他不情愿她把我们生

 下来,可是…哎!事情都过20几年了,我还要装什么,看一眼就看一眼吧!

 绝紫萤知道绝冰尘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所以她乖乖的坐在一边,等尘的答复。

 “好吧3,不过说好哦,不可以呆很长的时间!”绝冰尘思忖了一会儿说道。绝紫萤勾起一抹完美的微笑,她就知道会这样的“那走把!”她非常高兴尘能想开。

 走在楼梯上的绝紫萤和绝冰尘都怀着不一样的心情去面对妈妈。

 当真走到门口,绝冰尘犹豫了。心细如尘的绝紫萤怎么可能会没发现呢?她早料到会这样了,如果尘不这样的话她还会感到疑惑呢!

 “怎么,后悔拉,那你就不要上来了嘛,哎!没想到堂堂绝氏是总竟然这么没胆量!”绝紫萤故意挑衅的说。

 “谁没胆子了!哼,如果我敢了的话,你要怎么奖励我呀?”他笑得一脸诈。绝紫萤很大胆的把手怀上绝冰尘发脖子,赏了他一记热吻,捏着他的下巴娇嗔似的说“先给你一个甜头

 ,等你再办成了,我任你处置,怎么样?”

 绝冰尘的蓝眸一亮:“好!说话算话!”绝紫萤高傲的把头一甩:“哼,我绝紫萤说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你来敲门!”

 “什么!要我敲门?”绝冰尘惊呼。绝紫萤白了他一眼:“废话,你以为那么简单呀!快敲,我可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绝冰尘踌躇了一会儿,任命的搞了几下门,转身看了绝紫萤一眼,在说:满意了?“

 绝紫萤也回了一个眼神:当然!没过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是一个10几岁的小男孩:。”你找谁。

 “好高的男人呀!而且他是男人吗?竟然那么漂亮,一头银发放不羁的散放在肩后,蓝色的眼睛,白皙的几乎,高的鼻子,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好可怕!牧生心想。

 他便扭了好一会儿也吐不出一个字,唯一能看见他情绪变化的只有他的眉头,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川字。

 身后的绝紫萤等不下去了,把绝冰尘拉到身后,对门口是张牧生扬起一抹倾城倾国的微笑,”

 嗨!牧生!还记得我么?“牧生长大了耶!以后肯定也是个小帅哥!张牧生呆滞了整整3秒钟,马上跳了起来,抱住绝紫萤:。”

 萤姐姐!是萤姐姐对不对!你说过会经常来看牧生的,那么久才来,我们好想你呀!“可恶!这个死孩子竟敢那么明目张胆的抱着他的老婆!他拎起张牧生的衣领把他拎到一边:。”

 小子,不许抱我老婆!“绝冰尘冷冷的警告。牧生吐了一下舌头,‘萤姐姐你们近来吧。爸爸妈妈出去买菜了。”

 “好啊。”绝紫萤温柔的笑着。…绝紫萤环视了一下,和5年前的差不多。“坐把,我给你们倒杯茶。”牧生懂事的说。

 “不用拉,我们不渴,你去忙你的吧。”绝紫萤说。“恩。”牧生点了点头。就转身进了房间。

 “尘,你不舒服吗?”绝紫萤担忧的问。“没有,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尘皱眉说。

 “呵呵,你那是紧张!”绝紫萤取笑他。绝冰尘正要反驳,门铃响了起来,张牧生从房间里跑出来开门。

 “爸,妈你们回来拉,家里来了2位客人。”牧生神秘的眨了眨眼。“什么的客人?谁呀!”张爸拎着菜换了拖鞋边走边问。

 “哦!萤儿!是你吗?真的是你!”身后的明若心惊喜的叫了起来。她站起身来,微微一笑“妈,我带尘来看你了!”

 “尘?是尘儿吗?”明若心已经高兴的热泪盈眶了。他淡淡的恩了一声,绝紫萤不高兴他这样的态度,伸脚踢了他一下,他微微皱眉“是的!”

 “呵呵,你们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去做饭,你们留下来一起吃。”话音未落,明若心就冲到厨房去奋斗了。

 “张叔叔好!”绝紫萤礼貌的说。“恩,你们留下多住几天,你们妈妈很想你,你们先看看电视,我去厨房帮忙。”张爸说。

 “尘,我们说错把!”绝紫萤边看电视边问。绝冰尘没说话,只是把头扭到一边去。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也很高兴能见到妈妈,小时候,妈妈这个词是一个奢侈品,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那时他的只想带着妹妹摆黑暗能和爸爸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淌,他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把妈

 妈这2个字深深的藏进了自己的内心了。

 今天终于见到了妈妈,可是为什么要在21年后呢?如果再早10几年的话,他是不是不会那么冷血呢?

 很想问她,既然我们是个错误,为什么还要生下我们,让我们受苦呢?可是问题到了嘴上,去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妈妈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充了阳光,虽然时光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记,但也不难看出,妈妈年轻时是个美女。

 哎!萤儿说的没错,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们的妈妈,她也没做错什么,我没道理怨恨她。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