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40章至第42章
 第四十章 北堂月

 “哇!没想到你个堂堂总裁烧得饭菜那么好吃,有前途,有前途!”穆冉冉狼虎咽的吃着。“萤儿烧得比我还要还吃。”绝冰尘随意的说着。

 “真的吗?那暮紫你以后恢复记忆了要烧给我吃哦!”穆冉冉兴奋的说。一句话让桌子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很压抑。…突然外面传来:“夫人好!”随后近来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长长的

 黑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大大的眼睛底下有着浓浓的哀愁,是种很想让人保护的女孩子。

 当北堂月看见餐桌上的绝紫萤时,脸的惊恐,纤细的手指颤抖的指着绝紫萤:“萤…萤…萤。姐…姐。姐?”欧暮紫疑惑的指了指自己,笑着说:“是叫我吗?”

 北堂月再也受不了,尖叫了起来:“啊!鬼啊!”饿?自己好象没长成那副对不起社会的面孔把?怎么把她吓成这样,好无辜哦!“闭嘴,她不是鬼!”绝冰尘冷冷的看着北堂月。

 “不…不是鬼?真的是萤姐姐吗?”北堂月睁大着眼睛看着餐桌上笑得一脸尴尬的萤姐姐,好象真的不是饿?

 她壮了壮胆子,慢幽幽的走过去,戳了戳欧暮紫的脸蛋,再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嘀咕着说:“好象是真的耶?有温度饿。”

 随即又探了探鼻翼:“恩,还有呼吸!”欧暮紫他们觉得眼前这个女还真是傻的可爱。

 “我真的是活人,不是鬼拉。”欧暮紫好笑再纠正一次。泪水倏的涌上泪框,摇摇坠:“萤姐姐,真的是你吗?你没死吗?太好了,你知道吗?你堕落山崖以后,我哥哥好伤心呀。

 人都瘦了一大圈,每年去你墓上扫墓的时候,他的眼眸一直泛着泪光,555太好了,你终于回来!我们都好想你呀!”

 欧暮紫被她说得脑子里一片模糊,打住她说:“等等,什么哥哥,坟墓?我怎么都听不懂呀!”

 连欧古朔和穆冉冉也听得一头雾水,而绝冰尘一脸凝重,这几天太兴奋了,既然忘记了北堂熏这个家伙!

 “咦?萤姐姐你不认识我哥哥吗?他可是你的未婚夫耶!”北堂月疑惑的说。

 “未婚夫?老公?我的天,暮紫你的身份也太复杂了把,你到底是什么呀?”穆冉冉问。欧古朔也皱起来了眉头,怎么又跑出来个什么未婚夫!那他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情敌?

 欧暮紫也被搞得昏头昏脑的“我怎么知道饿,我失忆类,我怎么可能知道嘛!”

 “失忆?怪不得呀!那我告诉我你,你的未婚夫叫北堂熏,也就是我的哥哥,你很爱他,他也很爱你!”

 穆冉冉,欧古朔和欧暮紫额头上划过3条黑线。又是一个我爱的人?我怎么那么多心饿?欧暮紫在心里嘀咕着。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饿,一个说我是你的老婆,一个说我是你哥的未婚,我的天啊,谁来告诉我这一切?我的头都快被你们给搞晕了!”欧暮紫大吼。“老婆?什么老婆?”北堂月眨了眨了大大的黑眸问。

 “他咯!”欧暮紫指了指一脸沉思的绝冰尘。她睁大着眼睛,惊呼:“怎么可能,你们可是亲兄妹呀!”

 “亲兄妹?”穆冉冉和欧暮紫大喊。惟独欧古朔皱着眉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们把目光都看向了绝冰尘。

 他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纸包不住火:“没错,我们是亲兄妹,但也是情侣。

 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娶你,我的心始终装得是萤儿,根本就没办法爱上你,这几年我拼命是疏远你,冷淡你,就是希望你能死心,当初娶只不过是绝颜最后的请求而已,如果不是看在

 他是我父亲的份上,我是根本就不可能心软娶你的。

 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我的心永远属于萤儿。”北堂月没有哭,只是苦涩的笑了一下:“我知道,这几年来你每次喝醉了酒,嘴里喊的都是萤姐姐,我并没有那么傻,我知道你爱萤姐

 姐,可是我不在乎,我总以为在你身边守护着你,你总有一天会爱上我的,可是我错了,错得很离谱,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我一相情愿而已。

 我以为萤姐姐死了,你会慢慢遗忘,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爱萤姐姐超呼我的想象,我很羡慕萤姐姐能得到你的爱。

 你知道吗?尘!从我第一眼在学校食堂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你的模子深深刻进我的脑海里,我从没见到你对别人笑过,你只会对萤姐姐笑而已,你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萤姐

 姐,是我自私了!你5年前生病住院的时候我就应该猜到你们的关系的,只是我不想承认罢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段话震惊了,绝冰尘眼眸低垂:“对不起,你一定会找一个比我更加珍惜的男人的。”

 “如果遗失在你身上的心真的能拿回来的话,我就不必要一意孤行的嫁给你了!”一行清泪缓缓落下来。气愤顿时僵硬了起来。欧暮紫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觉得她爱绝冰尘爱得好

 伟大饿,她应该成全她,自己已经失忆了,不应该在这样霸占别人的爱了。

 第四十一章

 回家的路上,欧暮紫发现,就算她现在恢复了记忆,记起了以前的事情,她应该也不会再和绝冰尘在一起了把!北堂月这样的爱他,他竟然还爱着我,当然是失忆前我的。

 但是这毕竟是一段忌的爱嘛!成何体统嘛!虽然自己不是一个和思想很传统的人,以前电视上这样的剧情多了去了,自己也没太在意,没想现在活生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这怎么能让

 我接受嘛!

 她发现其实失忆也是一种好事情把,就算她失忆以前真的很爱绝冰尘,但现在既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那就放手咯!哎!她的心本来就很软,看到如此痴心的北堂月,不被她这份感情

 所感动,成全也是一种爱嘛!没错!放手,放手一定会有个很好的结局!

 …欧暮紫和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当她走出门口的时候,看见一道拔的身影,她纳闷,这谁呀!站在我家门口!

 就走过去,拉开门,问:“喂!你找谁呀?”北堂熏听见开门的声音,马上转过来,看见了他苦苦思念了5年的人,真的是她!她没有死,真的是太好了!

 前几天,纷纷报导,绝氏总裁绝冰尘在热烈追求一名紫发女子!消息震惊了全t市。

 当他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紫发女子?紫发女子?记忆中那个时时占据他脑海的女子也是紫发的!难道是她吗?她回来了?

 他就派人去查,没想到查下来的结果和我想的一样,这让他又惊又喜!所以一大早就来等她了,没想到真让他看见了!

 “萤儿?”男子不确定的喊了一声。欧暮紫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好象记忆里根本就没这号人把,不过他金色的眼眸好象似曾相识!他叫我萤儿?难道是我的未婚夫?g!天啊!绝紫萤到

 底是什么人物呀!她真复杂!

 “你找我有事吗?”欧暮紫装惑的问。“萤儿,萤儿真的是你吗?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原谅我!原谅我…”

 北堂熏紧紧的抱着绝紫萤倾诉。欧暮紫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住了,他一个尽的说“原谅我。”真不知道在说什么?要说原谅他总要有个事情的经过把!

 “喂,你等等再说对不起拉!你总要对我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好让我原谅的把!你这样说得我好迷糊呀!”欧暮紫推开他说。金眸里都是歉意:“对不起,我们找个地方说把!”

 “哦,好!那里有个咖啡厅,我们去那里说把!”“好。”…走出咖啡厅,欧暮紫忍不住在心里一个尽的咒骂,t我怎么那么倒霉。

 回响着刚刚北堂熏说的话,心里那个冤呀!“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表妹,你也不会这样了!”北堂熏歉意的说。“等等!什么表妹?”欧暮紫很是糊涂!

 “哦,对不起,我忘记你已经失忆了。是这样的,表妹从小到大一直很爱慕我,可是我一直把这份感情不在意,当作是兄妹之间的感情,没想到她知道我订婚后,就跑来参加我们的订婚

 宴,她在宴会上故意找茬,你把她得很没有面子,她咽不下这口气,就找人把你的车刹车剪掉了,害你掉下山崖!对不起,萤儿,如果我早发现早注意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欧暮紫尴尬的笑笑,这电视剧里发生的剧情全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这也太…扯蛋了把!“呵呵,没事,不知者无罪嘛!呵呵,你也不用这样的自责拉!安拉!安拉!”

 欧暮紫不在意的摆摆手,好象在说天气一样。北堂熏觉得这是以前的萤儿吗?难道失忆真的可以彻彻底底的改变一个人吗?她的眼睛以前总是充了玩味,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现

 在的眼睛好清澈,好明亮!以前她眼角总是挂着淡淡嘲讽的笑容,现在没了这样的笑容,多了几分甜美!这样的萤儿好美好!真是她不属于我,不是吗?5年前有绝冰尘,现在有欧古朔,他

 算什么?明知道她不可能爱上自己,自己还在强求什么?真的要放手吗?

 北堂熏忍住悲意,低垂眼帘:“你变了,变得很善良天真,更加的…真实!我先走了!”欧暮紫疑惑的听着北堂熏的话,没注意那寂凉的身影。奇怪,什么叫更加真实?莫名其妙!

 …欧暮紫发现自己的身份好复杂呀!突然有一种:找绝冰尘问清楚!

 然而,她真的跑去他公司找他了!

 第四十二章

 一颗完整的心欧暮紫看着这眼前如此高的大厦,有点想要退缩的感觉,这座大楼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绝冰尘身上阴冷的气息好相今呀!

 真是有怎么样的楼就有怎么样的主子!欧暮紫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踏进去了。

 她走到招待台,微微一笑:“请问绝冰尘在吗?”那名女招待看了欧暮紫一眼,嘀咕:“好漂亮呀!不会是总裁的情妇把?!”

 欧暮紫见她不理她,感要有点郁闷,就耐着子再问一次:“喂,喂,小姐,请问绝冰尘在不在?”

 “急什么急,我们总裁很忙的,没空见你,回家去把!”她白了欧暮紫一眼。哼,不就是个情妇么,有什么好骄傲的!“你!”欧暮紫被她差点气死!

 “好,那我问你你们总裁办公室在几楼啊?”她问。她斜着眼说:“你问这个做什么?哼!就算告诉你你也没办法上去,那里可是地,除了总裁助理谁也进不去!”

 眼角搐了几下,我又没问你那么多,你回答这些话干什么呀!:“呵呵,我知道了,那总裁办公室到底是在几楼的呀?”

 “101楼!,没事可以回去了!”她甩也甩的说。可恶!你不让我上去,我偏上去!她眼角瞄到一部空电梯,就乘她不注意“兹溜。”

 一下跑到电梯口,按下按纽,再按了101楼。…当她来到顶楼的时候,怪异的气氛让她感到寒冷!好黑呀!这是她对这楼的唯一评价!黑色的地毯,黑色的门!

 t,就连玻璃也是黑色的!靠,玩黑色大集结呀!而且这里既然没一个人!都是运动器械,还有好多种类的红酒!

 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呀?突然眼前一亮“总裁办公室!”yes!就是这里!

 畏与礼貌,她先敲敲了门,从里面传出冰冷的声音,让欧暮紫一颤:天啊!地啊!总裁助理是怎么活下来的呀!迟早被冷死!

 “进来。”绝冰尘看了看时间,怎么乔依那么早就上来了?欧暮紫深一口气,拼了!扭动把手推门而进。

 天啊!又是黑色,这绝冰尘是变态呀?“乔依,有什么事吗?”他头也不抬的回答,今天的乔依怎么那么怪?乔依?难道是他的助理吗?“我不是乔依,我是欧暮紫。”

 绝冰尘蓦的抬起头,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你怎么来了?”心好开心呀!她眨了眨眼睛:“难道我不能来吗?”

 什么嘛,还说我是你最爱的人呢!这也太扯了,口气真差!“饿,不是,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口气明显转柔。

 “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感觉我好象是个很复杂的人?不许骗我!不然我和你绝!”先打下预防针再说。

 他不是不想告诉她,如果她说了,她能接受自己吗?“哎!你真的想听吗?”绝冰尘希望她说不,他不想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废话,不然我花那么大的力气上来干什么?”她白了他一眼。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把她拉到黑色真皮沙发上,她的头:“你自己去想,好吗?”

 “什么嘛,如果我能想得起来,就不会来问你了!真是的!”他把暮紫的头放在他宽阔的膛上:“有时候,我到希望你不要想起来,就这样单纯的过一辈子,我也会这样守护你。

 可是有时候,我多希望你能完完整整的站在我的面前,像以前一样窝在我的怀里,说你爱我!我太自私了,是吗?”

 欧暮紫听着他的话,心里也酸酸的,他的膛很宽阔,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喂,你不要这样说拉,爱一个本来就很自私的嘛!”她安慰他。

 “呵呵,谢谢你萤儿,我给你一样东西,不管你想不想起来,我都不会强求你的!”

 他方开欧暮紫,从口袋里那出一条半颗心的项链。他在赌!赌萤儿对他的心!这是他最后的赌注了!

 欧暮紫看着这条项链,脑海里闪过几丝画面,绝冰尘温柔的把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然后又掏出自己脖中的另外条项链:“想知道里面的秘密吗?”

 欧暮紫呆呆的问:“什么秘密?”他拿起绝紫萤的半颗心,又拿起自己的半颗心,把它们和在一起,里面竟然传出,传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咯咯咯咯,尘,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今生今世我绝紫萤最爱绝冰尘了!不!是生生世世!尘,我好爱好爱你哦!”欧暮紫颤抖的看着前的项链,天,这不是她自己的声音吗?绝冰尘像是看清楚了她的疑问:“这里面装了一张声音片,不要紧张!”

 “哦!”她懵懂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打开项链,里面是一张照片!而是我和他的照片!里面的他和我竟然竟然在一大片花海里拥吻!

 这把欧暮紫吓的吐血!而脑海中的记忆像海般涌上来,她的脸刷白,颤抖的逃出办公室。

 一颗完整的心分离了,项链上的盖子也随即落下了,办公室里依旧安静!

 绝冰尘望着楼下慌忙的倩影:萤儿,我的赌打赢了吗?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