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28章至第30章
 第二十八章 尘的心

 深夜,未央,一切声音仿佛都被夜所噬了,连风也停止了呢喃,屋里被一片寂静笼罩。

 我望着身边睡的尘,心中纵然有千般万般的不舍,也要狠心割断,心一阵阵的刺痛,尘,我要怎么办?

 我抚摸着尘细腻的脸,痴痴的看着这张让我神魂颠倒的容颜,但想到这张容颜明天就要属于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我好嫉妒,心好酸。

 我把头深深的埋进尘的脖颈里,贪婪的着尘身上的百合花香,我知道尘一向很浅眠,现在肯定醒了。

 我梦呓似的说:“尘,你去了北堂家,不许抱着北堂月睡,不许和她打情骂俏,不许和她同睡一张,不许…你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这世上我最爱你了,全世界惟独你才能打动我的心。”说完,我恶意的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尘转了个身体,蓝眸里神色是我从未见过的庄重,有带着深深的柔情:“萤儿,你知道吗?你安静时,就象春风一样柔和,舒适,你生气时,就像是地震一样,来得那么突然,让人防不

 胜防,你撒娇时,就像个天真的小孩子,那时候你的眼睛是最清澈的时候。也是我最爱的时候。”尘停顿了一下,吻了我洁白的额头。

 “萤,你应该是个很快乐,善良的人,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仇恨和责任都迫到自己身上呢?你这样看得我好心疼,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我不需要你的心疼。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心疼你,好不好?小时候,虽然我们生活在腥风血雨中,但你在我面前依然那么天真,活泼,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疼爱的妹妹,尽我所能的想要保护你,爱护你,保留

 你心中那一片纯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你的保护渐渐成了你对我的保护,直到那天我受伤回家,你哭了,我不知道要怎么样安慰你,我慌了。

 后来你的表白让我语,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逃而已,后来你吻住了我,那个吻夹杂着你苦涩的泪,不知为何我的心开始痛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我对你是什么感情,我只知道我不能让你哭,品尝着你的泪水,我的心比你还苦涩。

 我知道我早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这不是兄妹之间的感情,是恋人之间独有的默契。”尘哽咽了一下。我呆了,感动之情装着我的整个心灵,尘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这些话,这几年来

 我一直以为我和尘之间的感情只有我默默的付出,可是我错了,尘付出的同样不比我少,只是尘不愿说出来而已,我真是个傻瓜!

 “萤儿,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们一定不要再做有血缘的人了,我们要做一对快乐的小鸟,好不好,这样我们就能一起遨游天空了。”当尘说完这些话时,我早已是泪面,我又激动又

 兴奋,我高兴的凑前吻住了尘的

 尘,这次的泪水不再是苦涩的了,是甜蜜的了,下辈子我一定会做一个天真的女孩,等待着王子的降临。

 “尘,等我们老时,我们就像歌里唱的,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好不好,尘?”尘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好,我们一定会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的。”

 第二十九章 萤发怒!

 第二天,北堂熏就来把我给接走了,而尘也因绝颜的命令去接了北堂月回来。

 北堂家是个纯欧式的大别墅,进入门口,一条路通往前面的别墅,两旁是草木茵茵的草地。

 很有自然气息的一个地方,绝紫萤一下字就爱上了这里,不知不觉的出了淡淡的微笑,一旁的北堂熏把绝紫萤的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里,看见她笑,他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先是惊讶与她绝的面容,自认为阅女无数的他没想到第一眼就被她给去了所有的目光,有点没用,呵呵。

 后来看见她那纯真的笑容,心渐渐的失了,真想冲上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笑容都属于我一个人的,后来被她的性格所,一会儿冷漠,一会儿妩媚,一会儿天真…我不知道她还有多

 少鲜为人知的面庞,但我知道这个女子想是我北堂熏今后唯一的子,愿意为她放弃一切的子!

 不苟言笑是我对北堂熏爸爸的评奖“热情。”这是我对北堂熏妈妈的唯一评价,她的热情让我差点吃不消,从我一进家门就絮叨个不停,就连吃饭也一直在絮叨,还不停的夹菜给我。

 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着碗里快要溢出来的饭菜,又看看北堂熏他妈一脸的笑容,心里叫苦连天啊!而北堂熏老爸面无表情的吃着饭,但眼底对北堂妈妈的宠溺一览无一。

 我拼命眨眼象北堂熏求救,可他竟然鸟都不鸟我一下,难道我的魅力变差了?(雪儿:臭美!不就是长了一副好皮相嘛,拽啥拽!)“怎么拉?是不是眼睛不舒服呀?”北堂熏一本正经

 的询问,可是眼底的戏谑还是被绝紫萤看得一清二楚。

 正在吃饭的林影欣一听她的宝贝媳妇眼睛不舒服,立马放下碗筷,噌过来问:“眼睛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严不严重?我去叫医生来。”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有多久没感受到父母的疼爱了,1个多月前离开母亲后心里空落的感觉瞬间被填补了,有可能住进北堂家并不是那么糟糕的。

 我拉住阿姨(雪儿:是林影欣拉,先这样叫着,前面的称呼感觉怪怪的)的手,连忙说:“阿姨,我没事了,刚刚有灰尘进眼睛了,没事了。”

 “恩,那就好,你马上就要做我们北堂家的媳妇了,怎么还叫我阿姨,叫我妈把!”

 “呃!”这可把绝紫萤吓了一大跳,他看了看北堂熏,北堂熏笑着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样好吗?”

 “好,好,有什么不好,你放心,以后有妈妈在,熏要是敢欺负你,我肯定抄家伙凑他!”

 说完,还举起了拳头向北堂熏示威。北堂熏哭丧着脸,叫:“妈!你好偏心呀!我抗议!我抗议!”

 “嘿嘿!抗议无效!”绝紫萤转头发现北堂牧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而已,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

 好象对这样的情景已经习以为常了。第一次发现原来豪门大家族也有这样温馨的场面,如果绝颜能把对林影欣的感情一半放在母亲的身上,那事情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呢?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2个多月了,我和尘之间没有碰过一次面,偶尔通一次电话但也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计划在过1个多月差不多就可以完成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和尘永远的在一起

 了,为了这个理想我争取了那么久,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由于我和熏订婚了,而熏又已经过了16,成年礼也已经过了,所以就开始着手接管公司,美名我是熏的未婚,所以也要进公司,真狗屎!

 熏说:“萤儿,你长得太漂亮了,万一别人揩你油怎么办?所以做我的秘书!”

 这2个月来我已经和熏混得很了,他时不时的在阿姨他们面前揩我油,我也忍了,可恶!现在还用我的脸蛋来控制我!55,这又不能怪我的咯!(雪儿:佛:你长得漂亮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你出来勾引人就是你的错,喃无哦咪拖佛!)

 我好歹是财经博士,现在竟然在做打合同的工作,呕死我了!正当我有气没出发的时候,熏近来了,拉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跑。

 我被拉的昏头昏脑,甩开他的手,问:“你搞什么?”他急急的回答:“刚刚月儿打电话来说你哥哥刚刚好好的,吃着吃着饭突然就脸色发白昏过去了,现在在我们公司旗下的医院里。

 ”

 “什么!尘住医院了?我马上去。”我不顾熏在后面的喊叫,我只知道尘出事了,心好痛,泪水迷糊了双眼,心中不断的乞求上帝保佑尘没事。

 …当我跑到医院的时候,尘还在手术室里,熏比我早一步到,北堂月的脸上布了泪水。

 我冲上去抓住北堂月的领口,劈头就问:“尘为什么会这样,他以前身体一直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

 北堂熏见了,就拉着我坐到位子上,安慰我:“萤儿,你冷静点,现在着急没有用,你先听月儿慢慢说。”北堂月被刚刚萤的模样给吓坏了,她哭丧着脸,泣的说:“我…我也不知道

 怎么一回事,呜我今天打电话问尘哥哥吃饭了没有,他说没有,我就去kfc里买了份套餐拿到公司给尘哥哥吃,55555没想到…没想到,尘哥哥吃着吃着就昏过去了,5555…”

 绝紫萤拼命的想要下马上发出来的火气,但她越想越气,挣脱熏的怀抱,冲上去“啪。”的给了她一个巴掌,朝她大吼:“你个白痴还是弱智?你和尘在一起生活了2个多月,难道你

 一点也不了解他吗?就算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去问张妈?你是哑巴吗?啊?尘的身体从小就特殊,不能吃带有化学成分的,或是太过油腻的食物,难道你就没发现我们家的食物一向很清

 淡吗?你有没有一点观察里啊?”

 北堂月和北堂熏都被眼前这个绝紫萤给吓坏了,北堂月不停的哭,北堂熏微微皱眉,为什么他感情萤儿好象和他哥哥之间的感情有点不太正常?难道是自己最近工作太多恍惚了?恩一定

 这样!

 第三十章 萤出事了

 大家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

 “叮。”手术室上的红灯熄灭了,医生推着刚刚做好手术的绝冰尘出来,绝紫萤马上冲上去,问:“医生,尘怎么样?他有没有生命威胁?”

 显然还没反映过来的医生楞了3秒钟才反映过来,他看着眼前头发散的东西,不管杂滴说还是有点震惊的拉:“呃,病人已经没事了,你们做家属的也不注意,病人的胃很特殊,不能吃

 那么油腻的东西,怎么还给他吃,幸好吃的不多,以后注意。”听到尘已经没事了,心也悬下来了:“那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

 “恩,可以。”刚刚要进病房的绝紫萤,突然想到点什么。转过头看着在椅子上还在哭泣的北堂月,用接近零度的声音说:“我不希望以后再看见这样的情况发生,如果你没办法照顾尘

 的话,我劝你乘早收拾包袱滚回北堂家,做你个千金大小姐,还有尘住院期间我也不希望你们出现,包括你…北堂熏!”

 北堂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萤好可怕,就像当初伯父(绝颜)打了萤一个巴掌时候散发出来的气息一样。北堂熏看了看哭得正起劲的妹妹,无力的摇了摇头,抱起妹妹回了家。

 刚刚动好手术的尘,还进入在昏状态中,脸色如墙壁一样苍白,萤心疼的抚摸着尘的脸,将吻映在他毫无血的嘴上。

 似是深情似是责怪:“你个大傻瓜,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还吃这些油炸东西,是不是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会照顾自己啊?傻瓜!我告诉你哦,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有个好消息

 要告诉你,不然我就不告诉你。

 我先回家煮粥,等我来的时候你一定要醒过来哦,我爱你!”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口,转身走出房门。不知这一离去就要在过5年才能相间,天意人啊!

 上的人睫动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睛,其实他早就醒了,他听见了萤对北堂月的警告,也听见了她说的“我爱你。”他用无声的语言在心里说:“我也爱你。”

 …煮好粥的绝紫萤走到车库里,开着自己最心爱的跑车开向医院。开在半路上时,冥打电话过来说:“萤,你来我家拿资料。”绝紫萤还想说些什么,电话就挂了,她低头看了看时间

 ,反正时间还早就向冥家开发。

 (冥的家是在半上上滴)开上半山时,突然车的刹车不管用了!萤慌了,我方向盘扭头一转“碰。”

 车子装在石头上,因为冲击力的原因,把萤一下字反弹出去,滚下了山崖,此时心里想的:尘,对不起,萤儿恐怕要失言了,尘,忘记萤儿,好好的找个爱你人相守一生!萤儿爱你!

 …在家里左等右等的冥不见萤来,心里有些不安,就驱车下山,开到半山上时,看见一辆车子冒着烟,车前已经撞的扭曲了,他仔细一看,这是萤的跑车!萤出事了!他下车找寻萤可

 是不见萤的身影。

 突然她瞄见山崖口,有血迹!心里大叫不好,马上通知魄和尘召集兄弟来。

 …在医院的尘听见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不顾自己刚刚开好刀,下打车来到半山,祈祷:萤儿,你可千万不可以有事啊!…

 …正在上做运动的魄,接到冥的电话不感到恼怒,不的接起电话,冥劈头就是说:“不好了,萤出事了,快点召集所有兄弟来我家的那条路上,快点。”魄一听萤出事了,立马下

 ,打电话召集兄弟,赶到半山上。

 …当尘来到时,魄和兄弟早已来到,我跑下车,一跌一拐的跑到崖口,抓着冥的双臂“冥,萤儿怎么样了?”

 他们一脸痛苦的神色,心里虽然已经有数了,但他不愿意相信:“说啊!”冥和魄抓住尘:“你冷静点,萤已经…滚下山崖了,我会派人找的,你先回医院,我想萤一定不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他痛苦的转身望着深不见底的山崖,过了好一会儿,他大声呼叫

 :“不!”

 这声音悲苦,凄凉,无比的哀伤,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撕心裂肺的爱啊!大家都被深深的感染了,之后眼前一黑,昏过去了,大家七手八脚的送他去医院。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