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22章至第24章
 第二十二章

 告别之后的2天里我一直陪着妈妈他们逛街,生活很美满幸福,我舍不得离开这个让她心温暖的家。

 但是不走不行了还有1个星期就要订婚了。到时,我真的要和一个我不爱的人订婚吗?然后过着和一般家庭主妇一样,结婚生子,伺候老公,做家务…

 不!不可能!我绝紫萤绝对不能这样让人控制一辈子。突然脑中闪现一个名字,没错!就是她了!哼哼,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让我看看你有多爱北堂熏!(雪儿:挖哈哈,

 没错,紫萤口中说的就是蓝凝。

 到时候场面一定很火暴,西西。)晚上,妈妈烧了很多菜,我苦涩的吃着这妈妈最后给我烧的饭,以后再也吃不到了,泪水润了眼眶。

 晚上离别时,妈妈,牧生都哭了,叔叔虽然话不多,但很关心我。心里纵使有千百般的不舍也无法改变我离开的决定。走出家门,我回头再一次深深的望了妈妈一眼,把妈妈的模子深深

 的刻在脑海里。

 夜晚的风很凉,风吹散了我的头发,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尽情的哭,释放着我的心情。只有黑夜才是我的归属。回到家已经半夜了,我也已经累得皮力竭了。

 我洗了个澡,要上睡觉时,发现尘竟然睡在我的上!他现在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看着我,蓝眸里跳跃着不知明的火焰,嘴角却挂着魅的微笑。

 这让紫萤感觉不寒而栗,她咽了一口口水,她知道,这是尘生气前的预兆。他勾了勾手指:“过来。”虽然说得很妖媚,但听得出来这里有危险的成分。(雪儿好象发现这里的尘好像有

 点不太符合他的性格饿,呵呵,感觉怪怪的,大家凑合看看哈)

 绝紫萤慢慢的,睬着莲花步走到边,突然被尘一拉“啊。”就拉进了被窝了,他迫不及待的吻上这张人的嘴,在里面肆意的着她的甜津。

 这个吻如狂风暴雨般,让紫萤不知道要怎么办,慢慢的她适应了尘的鲁,勾住尘的脖子,慢慢的回应。

 接受到回应的绝冰尘很开心,双手不安分的钻进紫萤的睡衣里,前的浑圆,紫萤忍不住“恩。”的一声,绝冰尘更加兴奋,一路吻下来,从眼睛,娇,雪白的玉颈,锁骨。他

 身手解开了大家身上的束缚,含住紫萤前鲜的蓓蕾,引得紫萤一阵娇羞。

 突然猛的一个冲刺,进她的幽房,紫萤皱起了眉头:“痛。”可是绝冰尘好象没有听见,毫不怜惜的在里面动着,这让紫萤觉得这个尘好陌生,以前尘都是很温柔。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和他说清楚就走了,还挂了他的电话?肯定是尘生气了,可是我该怎么向尘解释呢?

 绝冰尘听见绝紫萤喊疼时,心里一阵刺痛,就放了速度,抬头一看,没想到这小丫头,既然在给我沉思,可恶!打她电话,一个字也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后来打过去,竟然敢给我关

 机,脾气变得越来越烦躁。

 没想到,没有她的日子竟是那么的空虚,窒息。萤儿啊萤儿,我真是爱掺了你,不过我也认命了,不过我绝对不允许你的眼睛里没有我!

 …一夜青光…一夜绵之后,紫萤趴伏在尘的膛上大口气,脸因刚刚过幅度的运动,泛着红,口也因为气的原因而微微起伏着,大片的青光在外面。

 绝冰尘依靠在头,上半身都暴在空气里,让人看了想入非非。他挑起紫萤的下巴:“去那里了?为什么打你电话不回我还敢给我关机?恩?”绝紫萤有点心虚的不敢看着尘的眼睛,眼神就瞟啊瞟的。绝冰尘本来这几天脾气就不怎么好,现在看见绝紫萤这个样子,心中的怒气节节升高。

 “哎呀!疼死了,555尘你好狠呀,我的下巴都要被你给捏碎拉。你忍心吗?”她还眨巴了几下她的紫眸,让人看了好不忍心呀,不过我们的绝冰尘是虾米人物,不吃这一套。

 紫萤见这一套没用,就整个身体趴到绝冰尘的身上,用脸不停的蹭绝冰尘的膛,(雪儿:好像“汪汪汪。”哦。萤:滚!)乖巧的说:“尘,我错了。我以后去那里一定对你说了拉,

 绝对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了,我保证!你就原谅我把!好不好嘛!”

 可恶!这个萤儿总是把自己给吃的死死的。我不确定的问了一句:“真的?”“恩!恩!恩!比珍珠还要真。”绝紫萤俏皮的模样让绝冰尘忍俊不

 绝冰尘侧过身来把绝紫萤的头放在口上,一手搂着细,一手抚摸着紫萤的秀发。

 闻着发丝上散发的香味,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似是梦呓的声音在绝紫萤的耳边响起“萤儿,你是我黑暗生活里的阳光,不要离开我,当初你惹上了我,所以你要负责我生生世世,

 我爱你。”

 欣喜,激动,幸福所有美好的心情涌上心头,她真的好开心。她用手描绘着尘的嘴,眼睛,鼻子…像是在抚摸世上最贵重的艺术品。

 我把头埋进尘的颈里,回应他:“尘,我也爱你,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反对我们,阻止我们,我都不会放手的。

 你这辈子,不!是永生永世都是属于我绝紫萤的,谁也抢不走你。

 第二十三章 订婚宴前幕

 这场订婚宴可以说是惊动了所有世界上人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这个事情。

 一时间,流言飞起,热闹不凡。大家都在讨论这场订婚宴是不是绝颜为了当初对北堂夫人的伤害而答应的订婚,反正各说纷纭。

 甚至有的说绝家的孩子是绝颜为了订婚而找来的养子养女。正确的内幕谁也不知道,大家只能在订婚宴上知道了。

 坐在客厅里的绝紫萤好笑的看着电视里的媒体人报道的事,她没想到现在的娱乐报导真可以与三姑六婆媲美呀!

 “在看什么呢?那么开心?”从楼上下来的绝冰尘正好看见绝紫萤对着电视笑,不明白什么电视让她笑成这样。

 走进一看,原来是关于我们的订婚宴,这些记者真是吃了没事干,什么都说得出来,无聊!

 绝紫萤抬头正好看见绝冰尘的眼里不耐烦的眼神,就打趣道:“怎么样,很好看把!那些记者太逗了,竟然说我们不是绝颜亲生的,这也太扯了,对吧,尘!”

 “别理那些花边新闻,”就拿起沙发上的遥控器把电视关了,坐到我的身边,搂住我的“萤儿,你还笑。

 我可不认为有什么好笑的。我快烦死了。我不想订婚,我连那个叫什么月的(汗!她可是要做你的未婚的人啊,竟然连北堂月的名字还叫不出来,g!可怜的北堂月啊!注定单相思咯)

 女人都不,怎么订婚?每次见到我就一副花痴的样子,受不了。”

 “咯咯咯咯,尘,她叫北堂月拉不是什么月,蛮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还是个雏儿呢,和她订婚你绝对不吃亏哒!”

 看着怀里笑得天花坠的小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点了一下她的俏鼻:“你呀!真俏皮!难道你真的不怕你老公被别的女人给吃了?然后移情别恋不要你拉?”

 绝紫萤脸色一变,掐着绝冰尘的脖子,把他倒在沙发上:“你做梦,我才不会让你和别的女人跑了的。

 这辈子呀!我定你了,你休想不要我。”说完,还恶意的添了一下绝冰尘的薄

 绝冰尘不是坐怀不的柳下惠,(咳,咳!声明一下:绝冰尘只会对绝紫萤一个控制不了而已,决定8是个情旺盛的人)被绝紫萤这样一挑逗,裕望上升。

 环住绝紫萤的,快要吻上绝紫萤的时,绝紫萤用手捂上了绝冰尘的,红着脸说:“这里是大厅饿,万一被下人看见了怎么办。”他坏笑了一下:“那就是说同意了咯,昨天晚上我

 还没足呢!这次我可不会放过你咯。”

 绝紫萤被他得尴尬死了,只好红着脸点头答应了。话还没落地,绝冰尘就抱着绝紫萤上楼了…

 北堂家订婚宴谁会高兴?肯定是林影欣拉。上个月从学校回来,就激动的不得了。打电话联系亲戚,布置会场,挑选首饰…一手包办。比她结婚还高兴。绝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心里

 默默的祝福:欣,看见你这样高兴,我很欣慰了。希望你会越来越开心。

 北堂熏也很激动,特地跑到美国找了杰尼,让他设计一套最美的订婚钻戒。

 又忙着布置他和绝紫萤订婚后住的房间,连他平里最喜欢和他的另外3个好朋友去狂的酒吧也不去了。

 3个好朋友看着北堂熏的改变,一致认为:重轻友!北堂月就不用说了,天天跟做梦一样,还没从订婚的喜悦中摆出来,脑海里都是绝冰尘的样子,上课一直游神,被老师罚跑操场。

 哎,不知,事情根本就没有他们想得那样的简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第二十四章

 绝紫萤做在边,看着手里的白色礼服,久久不能回神。昨天晚上,尘被绝颜给叫到北堂家了,一夜未归。而我也一夜未眠,我已经习惯了睡觉时窝在他宽大结实的膛上:习惯了他身

 上的味道:习惯了他的霸道和温柔…习惯了他的一切一切。

 刚刚绝颜打电话来说:“绝紫萤,你最好不要给我耍花,给我老老实实的举行的订婚。

 不要以为你和绝冰尘之间的事情我不知道,如果你还想保全绝冰尘的面子话,就给我安分点。不然不要怪我无情。礼服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必须穿!”我呆了,我们的事情除了英国

 的死知道以外,根本就没有知道。

 他们是不可能出去的。绝颜,我太低估你了。当我看见他们送来的礼服时,我又一次呆了。为什么是白色的!为什么!为什么!白色,白色。我心中的梦。其实我不喜欢穿紫的衣

 服,我喜欢尘的颜色…白色。

 白色寓意公正,纯洁,端庄,正直,少壮。紫寓意森严,持重,忍耐,果断,高雅,亦正亦

 好多次尘都叫我穿白色的,可是我一直拒绝,尘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喜欢。

 他总会出失望的神色和一丝受伤,这个时候我很想解释,可是我不能。其实我很喜欢很喜欢。现在的我不配穿白色的衣服,因为我一直想等我彻底摆黑暗,结婚的时候穿给他,白

 我只会穿给我最爱的人看!

 窒息的感觉笼罩着全身,泪不受控制的下来,染了礼服。我该怎么办?真的要听绝颜的话穿上它?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没资格看见我穿白色的样子,绝颜!我恨你!我恨你!

 5555555

 我发疯似的撕掉了白色礼服,阳台上的风面吹来,吹起了白色的碎布,落在了我的手。

 我把布紧紧的握在手里,泪无声的掉落在手上,渐起了小泪珠。我站起身来,从衣橱了拿出了一件淡紫的抹礼服穿在身上,走出房间。

 绝颜,这是你我的!我绝紫萤绝对不会再屈服你!…我整理好心情,来到会场。这时的会场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聚了记者。

 我看见这场景不皱了一下眉头,驱车来到后门口。当我来到化妆间时,我看见尘正在帮北堂月化妆!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我的眼睛是瞎的,尘的手怎么可以给北堂月化妆,怎么可以这

 样。

 心口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尘的手很修长,洁白,有适合弹奏钢琴,在英国的他经常弹来给我听,我也会拉小提琴来配合。

 他常常用手抚摸我的肌肤,捋我的秀发,还会给我化妆。尘说他的手只会为了我一个人。

 可是今天我看见他帮北堂月化妆,这算怎么回事。尘,难道你真的忘记了我们之间的誓言吗?尘,萤儿的心好痛呀!你知道吗?

 正在化妆的北堂月看见了我,高兴的喊:“萤姐姐,你来拉。尘的手好巧呀,我觉得我今天是最漂亮的一天了,呵呵,你说对把,萤姐姐。”

 当尘听见我来的时候,他的手明显的停了一下,但很快又化了起来。我看着北堂月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心一阵阵的发酸。勉强动了几下嘴角:“是呀,很漂亮。”

 我背过去,走出了化妆间,我怕我看见他们这样“恩爱。”的样子我会忍不住泪水下来。

 绝冰尘看见萤眼底浓浓的忧伤,和皱起的眉头,他多想跑过去捋平她的眉头,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看着她转身走出房间,留给他一个凄凉无助的背影时,他的也在颤抖,疼痛。

 可是他没办法,他的无奈萤儿你会理解吗?我失神的走在走廊上,路上服务员的招呼,我也没听见,心好苦,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捉弄我和尘,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却要看着对方牵着另外

 一双手走在众人的视线中,而我们却只能在背地里苦苦的相爱,牵手。

 老天,你难道眼睛没长吗?为什么你救世人,却不救救我们这对苦苦相恋的苦命鸳鸯呢?

 “碰。”我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很陌生,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抬头一看是北堂熏。

 他捧起我的脸,金色的眼眸里都是关切,温柔的问:“怎么拉?怎么哭了,是不是还没准备好和我订婚,没关系,我可以去和爸爸说。”

 我拉住了他的手,忍着泪摇了摇头,我现在多么希望有一个肩膀让我停靠,给予我安慰,我把头埋进了他的,环住他的,他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抚摩我的背。

 为什么在我伤心难过时,是北堂熏而不是我最期盼的人,难道天意人吗?注定我们有缘无果吗?我不愿去相信,那么多的苦难我们都能过去,这只不过又是小小的一关而已,我相信

 !尘,我们一定能携手走到人生的尽头!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