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13章至第15章
 第十三章 绝紫萤的小番外

 西西,现在送上绝紫萤的一段小番外,大家肯定很好奇绝冰尘和绝紫萤的那里来的把!咳咳现在答案揭晓:

 从我懂事起,我就想找到我的母亲,看着大街上小孩们拉着父母的手高高兴兴的回家,我心里充了心酸。

 我也是一个人,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每次见到绝颜我就一直想问他我的母亲在那里。

 可是收到的确是一句无情的话:滚!为什么他们都说,母爱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爱!没有那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可是为什么我的母亲要抛弃我?难道我真的是绝颜拣来的吗?

 我知道势力是一个很好东西,我就不断的扩大我的势力,我有着让人都畏惧的黑道2大势力暗堂和死心门。和各个神秘的身份。这几年来我不断的找寻着我的母亲,收集着绝颜和我的母亲

 的资料。

 这么那么年来终于不负所望。我的母亲叫明心若,很柔的一个名字。而她本身也是个很温柔的女子。照片上的她象一汪碧水一样,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她的家境很不好,又加上母亲生病,就做起了个酒吧歌手。有一次,绝颜和林影欣分手了,他伤心绝,就跑到酒吧喝得烂醉如泥,碰巧撞上我的母亲,把她当作林影欣二话不说拉着她

 进了酒店,强暴了她!

 清醒后的绝颜丢下一张500万的支票就走了,他以为她的能够水性扬花的女人,他没看见单上那刺目的鲜红!

 母亲忍着屈辱拿着500万支票走出了酒店。过了几个月她发现她怀孕了,她才16岁呀!叫她怎么办啊!1正不知道怎么办时,他又碰见那个强暴她的男人,她着他,威胁着他,苦苦的求

 着他,但他无动于衷,最后还想送人去打掉我们,母亲拼了命从狼口逃出来,生下我们。

 可是她没有任何能力来抚养我们,就闯到绝颜的家中,把2个孩子到他的手里,留下一句话:“这是你的亲生孩子,请你好好抚养他们,男的叫冰尘,女的叫紫萤。”

 说完就捂着口走了。她现在生活在f市,生活平平淡淡,有一个很爱她的老公,和一个14岁的小男孩,一家人很幸福。

 我看着天,问:你现在真的很幸福吗?妈!如果我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利用你,你会恨我吗?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

 看着你们一家人这样的幸福,我也不舍得去破坏了。可是我好妒忌呀,为什么你怀你的不是我和尘呢?我好想知道你的怀抱是不是象人们说的那样温暖,就让我自私一次吧!妈,对不起

 !你狠我也好,不恨我也好,这场战争你加定了!这一切结束后,我会把幸福还给你的,妈。

 妈,希望你看见你16年没见面的女儿会很兴奋,对吗?妈妈。我看着照片里温柔的女子轻声问道。

 妈妈,还有我亲爱的弟弟,和妈妈现在的老公,我来了!等着吧!就当是为了帮帮你可怜的儿子和女儿把!

 第十四章 母女相见不相识

 第二天,绝紫萤起了一个大早,趁着绝冰尘还在睡,不到5点就驱车赶到了f市。

 到达f市已经6点多了,马路上熙熙攘攘的多了一些人。因为是星期六的原因把,人比往常少。

 咕噜…咕噜,肚子很不适宜的叫了起来,哎!真讨厌,起的太早了都没有吃早餐,真懊恼,又加上昨天被蓝凝那个人气得都没吃饭,越想越饿,不管了,先吃饭重要。

 古话说得好嘛: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找了个地方停好车以后,就戴上帽子,在路边找了个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早餐店叫了一碗皮蛋瘦粥,粥很稠和滑,味道不错,不一

 会儿就吃完了。

 负完帐出来时,看见几个小混混着口水看着我的紫法拉利跑车,兹兹,眼光真不错,我这辆车子和尘的那辆车子都是vaos(世界车的龙头老大)特别做的,绝无仅有!是vaos送给

 我们回国的礼物。

 我走过去,把他们当作空气一样无视掉,打开车门开启车子。那些混混显然被我给恼怒了,就敲了敲玻璃,我把汽车玻璃降下来,冷冷的说到“什么事?”

 一个看似是头头的人,头发染成了五颜六的,装黑社会老大的样子说“哼!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吗?教保护费!”

 “对不起,我不是这里的人,ldonotno!,”忽然我想到一个严重的事情,我不认识路,正好可是问问他们“呵呵,不如这样把,你们告诉我这个地址,我就给你们保护费,怎么样?

 ”

 他们互相换了眼神,点了点头。我把地址拿出来,头头说:“你直走,拐弯再左拐弯一直直走就到了。”

 “ok。谢了,傻瓜们!”说完就踩着油门走了,留下那群白痴在那里跳脚,哈哈,真是蠢蛋。我照着那个人说的方法,开到那里。看了一眼手里的地址,没错就是这里了!

 我看着这座居民小楼,我在犹豫,到底进不进去呢?我左右摇摆不定。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头一看,是妈妈!我激动的差点就叫出来了,幸好我戴着帽子和眼镜。

 她的声音很温柔,象一阵阵清风一样吹拂我的心扉,经过岁月的洗礼,照片上的幼稚和青涩已经完全去了,眼角有着细碎的小皱纹,皮肤也黑了许多,身体有点发福,但她那嘴角温婉

 的笑容却依旧没有变:“小姑娘,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人呀,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吗?”

 我的理智好象已经离了我的大脑,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身边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等得不耐烦了,嘟起了嘴巴,真可爱:“妈妈,这个姐姐是个是呆子呀,怎么一直看你呀?”

 “不许胡说。”她带有点斥责的味道说。她又摇了摇我的肩膀。我这才反映过来,就急忙逃离了这个地方,有着妈妈味道的地方。留下一对不解的母子。出了小区的绝紫萤靠在墙壁上,

 尽量使自己的气息平静下来,我这是怎么了?听着!绝紫萤,你不可以心软,也不能心软,这场斗争过去了,你就可以和尘在一起了!

 呼!ok了收拾好心情,先去买点东西在去见见我的“妈妈。”把!绝紫萤找了一家水果店,买了“妈妈。”喜欢吃的橘子,在去糕点店买了一个栗子蛋糕。

 走到她家门前,她犹豫不决,我放松心情,慢慢的伸出手臂,按了门铃。

 “丁冬…丁冬。”开门的是一位看似40几岁的妇人,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妈妈的姐姐把!她笑了笑,问:“你找谁呀!”“明心若!”我开门见山的说。

 “呃,”显然愣住了。我径直向屋里走,房子还算干净很清,客厅里坐着大约8,9个人,应该是家庭聚会把。

 听到名字的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身上挂者油迹班驳的围裙。说:“夷!是你呀,姑娘!你怎么知道我的,我好象不认识你呀!”

 我努力的克制住我的心情“我认识你就行了!能谈谈吗?”“恩,可以,想问什么?”她有点不明白。

 “你认识他吗?”说完,我从包里那出一张绝颜的照片拿到她的面前,我知道绝颜是她的噩梦,我并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看了以后脸色发白,整个身体不住的发抖,身子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我眼明手快上去接住了。他们家人看见了都跑出来,其中一个40多岁的男子出来,把我

 推开抱住了妈妈,不停安慰她。

 他应该就是妈妈的老公张海吧。这时,张牧生(明心若的儿子,也就是绝紫萤的弟弟)不知从那里跑出来,边哭边捶打着说:“你个坏蛋,你个坏蛋,你把我妈妈怎么了!5555555。”

 “住手,牧生。”身后传来了细微的声音,是妈妈!她的脸色如雪白的墙壁般,她摇晃着身子,勉强支撑着丈夫的身体站起来,看在眼里的我心好疼好疼,一种窒息感围绕着我,她怕她

 忍不住上去扶她,,马上就告诉她我就是她16年前抛弃的女儿!指甲深深的嵌进里却丝毫感觉不到痛。她问:“你是谁?”我举棋不定,张嘴说:“如果我说我是照片主人的女儿!你会相

 信吗?”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身子明显一抖,眼睛里泛起了一层水雾,她激动的争丈夫的怀抱,紧紧的拽着我的手臂,颤抖的问:“你的萤儿?对不对?你就是萤儿。”她猛得抱住了我“

 萤儿,我的萤儿,你知道妈妈有多想你,没想到你竟然来找妈妈了!我真太高兴了,萤儿!我的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亏欠你太多太多了!这次回来不要走了!留在妈妈的身边吧!对

 了尘儿呢?他怎么没来!”

 听着这写话,我的心软了,心头充了暖暖的爱,原来妈妈身上的味道这样温馨,其实我从来都没恨过她,我以为她会把我和尘忘记了,没想到她来这样惦记着我和尘,我这样做到底对

 不对?我到底要怎么样!如果这样我就不来了了,可是这步棋已经下下去了?还能悔棋吗?对不起,我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其余的那些人都呆住了!这,这,这算什么?这算那门子的场景呀!“妈!”

 我颤抖的叫出了我做梦也想叫出的名字,我也紧紧的回抱了她,把头埋在母亲的颈里,贪婪的闻着母亲身上的味道。

 第十五章 母女相认

 这母女相间感人的场面深深的烙在在场所有的人心里,谁也不想去破坏这份温馨的宁静。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等得有点不耐烦了的张牧生嘟着粉的嘴巴,扯着妈妈的围裙说:“妈妈,人家肚子饿了,什么时候吃饭啊!”说完,肚子还很配合的咕咕叫了几声。大家都被他这可爱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

 我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妈妈的怀抱,妈妈似乎也反映过来了,随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哎呀!真是的,你们先去坐着,马上就好了,萤儿快去坐,尝尝妈妈的手艺。”

 “好。”我微微一笑。桌子上的人都看着眼前这个戴着帽子,眼镜的奇怪女孩,心中大团大团的疑问拢聚在心头。最奇怪的是张海好象以前就认识绝紫萤一样,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

 “菜来了。”一句话打破了餐桌上沉重的气氛。只见明心若笑容面的端着菜出来,和之前那个脸色苍白的妇人截然不同。

 “好了,菜其了,快吃把。”一张大圆桌上摆了家常小菜,五颜六的让人看了食大增呀!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闷头吃饭,只有明心若最开心,不停得给我夹菜。我吃着这些有着妈妈味道的菜,眼睛涩涩的,我极力的忍住即将掉下来的眼泪。

 虽然没有酒店里的大厨烧得好吃,但吃了让人很温暖,这就是母爱吗?我想我喜欢上了就种味道。

 就象毒者喜欢毒品一样。我惘了,遗失在自己布的棋局中。饭后,妈妈把我拉到了客厅里,和聊天。问我这十几年来过得好不好,什么什么的。

 我也只是随便的回答一下,如果让她知道了我这年过的生活,我怕她会疯掉了。

 刚刚给我开门的那个的妇人,终于忍不住问:“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个女人了,而且还那么的大?”

 “是啊!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小妹。”那些人也忍不住问到。脸上沉显焦急的神色。妈妈象的沉静在自己的故事里一样,慢慢的叙述着这件事情,好象在说着一个遥远的故事一样

 。

 我虽然已经了解了整个过程,但是听妈妈这样不痛不的说出来,心里象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啃噬着我的心灵,比离开尘还要痛苦。

 妈!对不起,我以后决不会让你受伤了。我扑到妈妈的身上,想替她分担痛苦“妈,都过去了,过去了,以后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恩,没事,我都看开了,现在我有那么爱我的老公和孩子,还有你和尘儿,我明心若算是足了,呵呵。”说完还拍拍我的肩膀。听完这个故事,大家的眼角润了。其中一个年老的

 老人说:“好了,现在一家团圆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忘了把!你就是萤儿把?来把帽子和眼镜摘了给爷爷好好看看,呵呵。”

 “是呀,是呀!在屋里戴什么眼镜帽子呀,摘下来,我是你大姨,他的你姑父,她是你,他是你爷爷,还你这是你的外公和外婆。”

 绝紫萤呆住了,没想到一天里收获那么多的亲情,她太开心了。几十年不曾温暖过的心窝,虽然有尘在,但还是空虚的,现在真正的被填得的。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