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
第10章至第12章
 第十章

 一阵沉默以后,绝紫萤站了起来,狠狠的盯着绝颜,坚定的说到:“我不同意!”

 话音刚落,大家的脸上都呈现了不同的表情。真是一个比一个生动。决颜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好象人人和他有仇一样。

 林影欣(北堂兄妹的母亲)的脸上布了尴尬之,只能尴尬的在干笑。北堂牧(北堂兄妹的父亲)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不愧是老狐狸呀!

 绝冰尘好象早就料到了一样。北堂熏的身体明显的一震,不象刚刚那个悠闲了,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的。

 压抑住心里的痛可是还是从双眼里出来了。为什么!为什么!拒绝我!呵呵!第一次这样爱上一个女生,就这样被拒绝了。

 该死的!shit!而最白痴的肯定是北堂月拉!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绝紫萤看,好想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天啊!萤姐姐既然拒绝了哥哥耶?这好象哥哥第一次对女孩感兴趣把!呲呲!没想到出师不利呀!可怜的哥哥啊。

 不过幸好尘哥哥没有拒绝,西西。这说明是不是对我有兴趣呢?北堂月美美的想着。

 (雪儿:你个大花痴,米良心的,你简直就是个重轻哥的家伙,没看见你哥现在正伤心着呢?你没救了。

 月大叫:你才米良心呢?你有良心把我哥写成这样?雪儿,饿!呵呵!西西!那个呵呵那个剧情需要了拉,呵呵!)“住嘴!”绝颜带着浓浓的敌意警告道。他这几个星期一样在暗地里

 观察,知道月儿喜欢冰尘,熏儿喜欢上了紫萤。

 所以他才有这个想法的,年轻时,没追到影欣,一直失诺与她,希望这次的决定是个正确的,只要影欣开心就行了。

 本来他不想那么早早的宣布的,想在北堂兄妹的生日宴会上公布的,没想到被月儿这个小丫头听见了,就说要早点宣布。

 呵呵真的拿她没办法,看着月儿一天天的长大,越拉越觉的她和年轻时的就影欣一样。

 哎!虽然绝紫萤和绝冰尘是我的亲生儿女,有点与心不忍,但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的错!错在与为什么要生下他们,本来可以潇洒的赶他们走,可是看见他们俩兄妹的眼睛时犹豫

 了,就一出生把他们送到了英国最可怕的“噬血营。”

 里,没想到他们的潜力竟然是这样的强大,每样东西都学得很好,可以用完美2字来形容。

 不管是什么事都非常的让我满意。这次让他们回国本来还怕北堂月会讨厌他们呢!没想到是多余的。

 以前不管怎么样的任务他们都不会反抗的,这次绝紫萤是不是翅膀硬了,既感挑战我的命令!

 “我为什么要住嘴?我有说了什么罪大恶极的话吗?不管怎么样,这个婚我死也不会同意的,你死了这条心把!”绝紫萤坚定的说着。

 她不可以同意,也不能同意,如果我和尘答应了和他们联婚了,那我们的爱要怎么办?真的要放弃我们的爱吗?不!我不同意,我不要,我不想知道失去尘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

 尘身上淡淡的百合清香,让我着!他能双可以魅惑一切的蓝眼,让我失在其中,他的霸道,他的温柔,他嘴角淡淡的微笑让我没法放手。

 就算不别人知道,那又能怎么样,虽然在英国的时候有很多好朋友劝过我们,但我们还的紧紧的握在一起,不愿放手。

 现在又怎么能让尘从我的身边离开呢?想想都要疯掉了。我知道尘一直很尊敬父亲,他一直在渴望他的亲情,从小就努力把任何事情做好,希望能得到他的表扬。

 这样的尘怎么能让人不心疼,小时候我也和尘一样,可是我越长大就越明白,绝颜根本就没把我们当作他的亲生儿女,我们就是他在商业路上的一个杀人工具而已,既然他这样对我们,

 我为什么要为了他而抛弃我的爱?幸福呢?

 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如果你不去争取,根本就没什么幸福可言!“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回在办公室里…绝冰尘的蓝眸中划过一丝心疼,一丝愤怒,但也是消纵既逝的一瞬间而已,让人快的已经是自己的眼花。

 其余的人都睁到了眼睛,不感相信。绝紫萤冷笑的转过头来,嘴角下一丝丝的血迹,这样的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妩媚,好象是一株带着巨毒的罂粟花,让人惑其中。

 她轻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自称为我的父亲,下手真t。她拿手指轻轻抹掉血迹,随即出一副残忍的模样,眼凶光,与刚刚妖媚的样子截然不同。

 全身上下散发着来自地狱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看着散发着如此浓烈的杀气,让绝颜不变了变脸色,他看了一眼停留在半空的手,他刚刚真的打下去了吗?为什么心口有点点闷闷的

 。

 他尽量让自己冷静起来,眼前的绝紫萤太可怕了,象是来自地狱的钩魂使者。

 不咽了咽口水,笑话!他可是谁呀?曾经让黑白2道闻风丧胆的“黑阎王。”怎么可能怕眼前这个小女子。

 北堂月和北堂熏看者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绝紫萤,不经感到一阵阵的冷风吹来,那种冷的冷到骨子里的寒冷,不打了个冷颤。

 北堂夫妇都震惊了,他们不感相信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和当年绝颜身上的杀气还要重,还要可怕。

 “呵呵,亲爱的父亲,你可真舍得下手啊!哼哼!”说着,毫不惧怕的一步一步妖媚而又带着死亡的气息走近绝颜。

 正走到一半的时候,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绝冰尘开口了,虽然那么样的冷冰冰,但是人都听的出来里面带有着关怀:“住手!萤儿,收起你的杀气。”

 绝紫萤的脚步有一点停顿,一会儿又恢复了刚刚那个玩世不恭的绝紫萤,耸耸肩无所谓的说:“不就是结婚嘛!我答应了,什么时候?”

 此话一出,大家久久不能回神,眼前的这个佳人的心思真难猜呀。绝冰尘没有太多的表情,因为他相信萤儿那么做一定有她的想法。还是林影欣最先反映过来“呵呵,那感情好呀!我

 们打算在月儿和熏儿的生日宴会上公布你们订婚的消息,在过2年在结婚,呵呵。你们说怎么样呀!”说完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亲亲老公。

 他的老公很快就明白了亲亲老婆的意思,符合说:“呵呵,月儿和熏儿的生日宴会将会在北氏旗下的北星酒店举办,到时候我们会请社会上的各个名,和著名记者来的,到时候一定很

 热闹的。”

 介绍一下(北星酒店是a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能进入北星酒店的人都是成功人士,平民想进可能要等下辈子了)

 绝紫萤在心里冷笑,呵呵,热闹?到时候的确会很热闹。而北堂家兄妹呢?因为绝紫萤的一句,我答应了。脸上都洋溢着绚烂的笑容。

 北堂月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哈哈!太好了!尘哥哥和萤姐姐竟然都答应了耶!好

 第十一章

 走在凉的小道上,绝紫萤的心格外的平静,凉爽的风清轻拂着她的脸庞,紫的蕾丝裙调皮的在风中跳舞,发丝也在风儿的带动下飞扬,现在的紫萤美的就好象是一个精灵一样。

 绝冰尘看着如此灵动的紫萤,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但他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震惊很愤怒。但坐在他前面的人是他唯一尊敬的人…父亲。

 叫他怎么能抵抗呀!心里纵使有千百个不愿意也不敢说话,他心中的无奈萤儿可明白?当父亲打她那巴掌的时候,我的心比父亲打她的力度更疼,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冲过去,紧紧的把萤

 儿抱在怀里,安慰她,保护她。

 每次出任务都是萤儿在保护我,我明白她不希望我受伤,不喜欢我染上那些肮脏的血,在她的心里我永远的最纯洁的少年。

 可是萤儿啊,我不希望你一直保护我,给我一个机会保护你好不好,以后不管是谁欺负你我绝对不放过!我现在心里唯一在乎你的人就是你,没有亲情那又怎么样,其实我早明白父亲没

 把我们当作他的孩子,只是一个杀人工具而已,我只是不想去面对而已。

 以后我亲情,爱情,友情都是你一个人。绝冰尘在心里暗暗发誓。突然,绝紫萤转过身来,说:“尘,你不问问我为什么?难道说你不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了?”

 说完还嘟嘟了嘴,煞是可爱。绝冰尘被绝紫萤可爱的模样给逗笑了,温柔的把紫萤脸上的发丝捋到耳旁,轻轻的抚摩着嘴角,说“还疼吗?”

 这让绝紫萤羞红了脸,吱吱呜呜的说:“不疼了。”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呀“尘,你还没回答我呢,休想逃跑,哼!”“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但我相信你。萤儿,你永远在我这里,(臣冰尘指了指心脏的位置)生生世世都不变,你要是敢变心,我绝不饶过你,我这辈子是你的人了,你休

 想逃掉。”刚说完,就把还沉醉在这句话里的绝紫萤抱在了怀里。

 怀里的绝紫萤听了这些话,开心的都要网外冒泡了。听着尘强有力的心跳,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残忍也好,她都不会让婚礼进行了。

 绝颜你给我等着!

 第十二章 蓝凝的挑衅

 今天,天气晴朗,太阳高空照。雷丝被里伸出2只玉藕臂,她大大的伸了一个懒,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紫的眼眸那里瞟瞟这里瞟瞟。好象在寻找什么。

 “在找什么呢?恩?”一个玩味的声音从绝紫萤身后响起,绝紫萤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呼!尘你要吓死我了!讨厌。”

 说完,敲打着尘坚实的膛。“呵呵,是吗?那就讨厌个够好了。”既而把手伸近被窝里,把懒懒的女主角抱起来“啊!”绝紫萤被吓了一跳,连忙跳起来,双手叉,气急败坏的指着做在头的罪魁祸首不的叫道:“讨厌,干吗那么早把我叫起来哦,反正上不上学无所谓,那些知识我3岁就知道了。”

 他一副我知道的样子,不在乎的说:“我知道啊,可是现在都已经快10点了,在不起来太阳就要晒股了,不去的话被父亲知道了,就不好了,快点,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撅了撅嘴巴,说:“哦,知道了。”…十分钟后,从楼下走下一个帅气的女孩子,紫的头发被套在了帽子里,一副茶的太阳眼睛。

 紫的牛仔紧身衣,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下身是一条紫的短裙,修长而又洁白的美腿暴在外面,让人光看了这条腿就口水了一地了。

 肩上挂着一个淡紫的斜肩包。走到餐桌上,顺手那了一片面包,往车库去了。

 …他们2个人到学校已经中饭时间了,校园里都是人,他们见到绝紫萤和绝冰尘都不敢多看一眼,低头走了,怕看了以后鼻子受不了了。

 他们也不在乎,径直向餐厅走去。他们挑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品尝着浓郁芳香的咖啡,吃着巧的芝士蛋糕。

 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闯近来,是一个很正点的美女,黑色的长长波头发披散在肩后,一脸的怒气,2条好看的柳叶眉皱在一起,脸颊俩边泛着不正常的红。显然是匆匆跑来的。(她就

 是蓝凝)她大声说“谁是绝紫萤!给我滚出来!”

 原本在吃饭看热闹的人听见这个名字马上就吓得继续低头吃饭。蓝凝看见没有一个人回答她,本来就已经很冒火的她,无疑的火上添油。

 t本来好好的在美国进行模特培训的,老妈打来电话说,下个月回国去参加你表哥的生日宴会。

 这一听,让她心花怒放的,太好了终于可以看见思夜想的表哥了。可是老妈后面的一句话让她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对了,生日宴会不要忘记多买2份礼物哦,买的体面的,你表哥订婚不能寒碜了,人家订婚的可是绝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爷哦,88。她气的牙。凭什么,我好歹也是蓝家的大小姐把,绝

 家大小姐算那棵葱啊!哼!我一定要你好看。

 所以,她特地象教练请假,风尘仆仆的赶来。让手下去查绝大小姐的资料,竟然只查到她的名字而已,气死她了,被来想等几天来找她的,没想到她的资料那么难搞,所以不得以亲自来

 了。

 她的狐狸眼扫视一遍,看到角落里2个一白一紫的人竟然还在悠闲的喝着咖啡,她气死了,就冲到穿着紫衣服的女人面前,正想上去握住她身前的衣领,却被她灵巧的给闪开了,她气得

 脸通红,指着哪个白色的男人说“喂!绝紫萤那个狐狸在那里。”狐狸这个词一出,大家都倒一口气。

 天啊!这个女人完了,竟然在冰山王子面前说她的妹妹是狐狸,天啊!谁不知道尘王子最疼她的妹妹呀!

 狐狸!这让绝紫萤挑了挑眉,他感觉到了面前尘的怒气,就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心。

 蓝凝见他没反映,火又曾曾的往上冒,正想动手,身后的绝紫萤说话了:“不知这位火暴的小姐有什么指教吗?那么急找我什么事啊!”这时,蓝凝注意到了这个穿着紫衣服的女人,身材一级,和她比起来可以说有过而不及呀!虽然带着个鸭舌帽,但不难想象出她是个绝美人,可是是她散发出来的气让人不想要

 逃,真t抑。

 蓝凝挑了一下眉,充挑衅的口吻嚣张的说:“你这个那个抢了熏表哥的女人,恩哼!”绝紫萤好象的看着她:“呵呵,你说得太夸张了把?你表哥?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这只是父母的命令而已,你想要找个人质问,我不合适!蓝大小姐!如果你没事了的话,就给我滚!

 被你这样一打扰,我连继续品尝下午茶的闲情逸致都没了,尘,这里lj(垃圾)真多,换个地方去。”被绝紫萤这样一说,原本就心高气傲不把任何放在眼里的蓝大小姐,气得脸通红,牙

 齿咯咯的咬得发响。

 她从小到大那里受过这样的气呀。她咬牙切齿的指着正要拉着尘走的绝紫萤狠狠的说:“你说什么?你竟敢骂我垃圾!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呀,谁都想要,指不定是

 绝颜从那里找出来的2个垃圾来冒充绝家大小姐和大少爷,说不知道绝颜从来没有娶过子呀,就连花边新闻也没有,你打着绝家的口号来骗我的熏表哥,真是不知廉,哼!”她越说越得意。绝冰尘和绝紫萤拳头握得吱吱响,就脸指甲深深的陷进里也不感觉疼了,他们身上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就好似2个恺撒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一样。

 就连吃饭的人都感觉到了,可是这个白痴女人还在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说到最后还放声大笑,连那么寒冷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他们心里都在祈祷希望这样笨蛋女人快点停止,不然他们

 就要冻死了!

 忍无可忍的绝紫萤冲上去给了她一个巴掌,这个巴掌打得可不轻呢!原本的皮肤上速度多出了一个红手印,嘴角下了血,痛得她皱起了叶眉。

 绝紫萤冷冷的说到:“这只是一个小教训而已,让你知道不要狗眼看人低!”

 “你。”正要发火的蓝凝突然看见门口出现的几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是熏表哥和其他3个熏哥哥的死和月表姐,眼睛一亮,就赶忙扑到北堂熏的怀里,痛苦涕的痛斥着绝紫萤:“

 哇!哇!熏哥哥你…未婚…

 打呜…我,我我…只只…是好心的提醒醒…她,让…她好好好好的照顾你,,55555555也不枉我5555555曾经那么55555爱你555555555…”

 大家目瞪口呆得看着熏王子怀里哭得伤心绝的人,都不勉打了个冷战,好可怕的女人!这是他们唯一的想法了!

 北堂熏看着怀里痛哭的蓝凝,不经皱眉,她不是在美国当模特嘛?就算是为了我订婚回来那也应该下个星期把!怎么跑学校来了。

 其余的3个大帅哥!都死死的瞪着北堂熏怀里的小人,天啊!这不是从小就爱着北堂熏的魔女蓝凝嘛!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他们3个人都对望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的点了一下头。正在沉思的北堂熏突然感到有点危险,那么热的天不缩了一下脖子。

 北堂月看了看她的表妹,很好心的问:“表妹你好能哭呀?不怕明天起来破相呀!”正哭得起劲的蓝凝听到破相这2个字很自觉的停止了哭泣,还从包包里拿出化装盒补了补。

 大家现在几乎都有种想要撞墙的感觉了!还算蛮理智的北堂熏看着绝紫萤问:“到底怎么回事?”

 绝紫萤正想说什么,蓝凝这个乌鸦女人开始叽里呱啦的讲了,(作者说明一下: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观众们一个个眼睛象窗一样,吃饭的人舀子瓢羹掉了一地,有的人连饭都掉下来了。

 反正场面很是爆笑拉!北堂熏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绝紫萤,绝冰尘实在受不了了,蓝凝那个女人既敢动我最爱的女人,那你就死定了!

 他上前一步,拉住绝紫萤的手,离开了餐厅。临走时,丢下了一句话:“你们爱信不信,蓝凝!今天的仇我会记住的!欺负我的代价是你永远都偿还不起的!”

 说者无意;听者骨悚然呀!
上章 兄妹之禁锢的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