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
第46章 八卦。 (2)
  时遇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学校看看,他都一一的拒绝了。

 没有繁繁的临安中学,好像没有他要回来的意义。

 他高一的时候忙着学业,高二的时候做了一年的换生出国,直到高三才回来。

 而高三,繁繁才来临安中学念高一。

 那时候他的高中生活才渐渐的丰富起来,生活气息也愈渐的浓厚起来了。

 有繁繁的时候,他的情绪才会变得多一些。

 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周子昀甚至都不太愿意去回想以前的事情,他不想往回走,只能一直的往前看。

 因为他的回忆里,全是她一人的存在。

 她的笑,她的哭,她偶尔的任撒娇,又甚至是繁繁偶尔时候的无理取闹。

 这些好的不好的,周子昀都很想念。

 想念着她哪一天可以回来,继续对着自己发脾气,对着自己笑,又或者因为一点小事跟自己撒娇。

 所有的所有,他都思念着,想念着。

 有时候他都担心自己,会因为思念过度,成疾了。

 繁繁看着沉思着开车的周子昀,大概是知道他在想什么。

 忍不住的伸手过去,握住了他放在方向盘上面的手背。

 看着她的手,周子昀浅笑了一下:“我没事。”

 繁繁嗯了声:“我知道。”

 他们两人之间有一种无形的默契,对于以前的事情,提的不多,但也不少。

 但一旦提起,气氛一定会比较沉闷。

 绝不像是平时相处起来那么的轻松。

 所以繁繁才想来一遍学校,来找回他们曾经丢失掉的东西。

 找回曾经遗忘过的感觉。

 她跟周子昀之间,总是需要解开最终的那个心结的。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周子昀对于她生病离开的那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放下。

 不是在埋怨繁繁,而是在埋怨他自己。

 他们一起相处了那么久,可周子昀却从未注意到她的这个身体状况。

 而他也一直都觉得,一定是自己没有给够繁繁安全感,所以她才会不告诉自己便出国了。

 不管繁繁再怎么的解释,安慰。

 周子昀的心底,总还是有一些埋怨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是疏忽,不是太过大意。

 两人也不至于会发生后面的那些事情。

 因为临近年前,临安中学门口处的大多店铺都关门了。

 学校里也空无一人,但好在还有保安大叔在门口守着。

 周子昀的名声即使到现在,学校里都有不少的人知道。

 毕竟曾经是杰出的校友,所以一递上名片的时候,保安便开了大门让两人进去。

 车子停在校园门口,两人十指相扣的走进了校园。

 阳光甚好,温煦人。

 繁繁半眯着眼指着太阳,忍不住浅笑:“周子昀。”

 周子昀看她一眼:“嗯?”

 微微低的尾音,就像是以前一样。

 繁繁一叫他,第一句一定是这样回答。

 第二句再喊着他名字的时候,他便会问她怎么了。

 繁繁还不说话的时候,周子昀便直接亲了下来。

 就像现在这样,他嗯了一声看繁繁没有回答,直接亲了亲她的嘴角浅问:“怎么了?”

 闻言,繁繁忍不住弯了弯角,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看着周子昀回答:“就想叫叫你。”

 周子昀忍不住低笑,她的头发:“嗯,好。”

 两人往里边走着。

 临安中学的风景人,这所学校一直号称是A市最优秀的学校,虽然还有市一中学与之媲美,但相对于来说,市一中偏向文艺学习,而临安中学学习以及其他的一些特长项目更为完善。

 学费以及其他的都是惊人的。

 沿着校园的小道往里处走去,偶尔来一阵冬日里的风,也不觉得冷。

 学校里安静的都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校园内除了他们两人外,空无一人。

 从进来的时候走着,再到里面。

 沿途都是纷纷落下的落叶,踩在脚下,还能听到清脆的响声。

 窸窸窣窣的在耳边回响着。

 枯黄的落叶,混着前不久落下的雨水,都已经变得漉漉了。

 清晨时候的雾水,打了一旁的树枝藤脉。

 繁繁忍不住伸手去碰一碰的时候,手指上还沾染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正摇摇坠的。

 周子昀侧目看着繁繁玩得不亦说乎,忍不住的低笑。

 “这么好玩?”

 繁繁点了点头:“好玩啊。”

 只要跟你在一起,再无聊的事情她都觉得好玩。

 周子昀看着她是笑意的脸,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开心就好。”

 等繁繁在树下面玩够了水珠后,两人往另一边的湖畔那一处走去。

 那是临安中学出名的情人湖,据说在那里成为男女朋友,又许下承诺的人,会一直永远的在一起。

 周子昀虽是不信,但当年跟繁繁确认恋爱关系的时候,却还是来了这里。

 这个地方对两人来说,都有更深的记忆。

 看着波澜不惊的湖面,临安中学的这个湖,名字就是情人湖。

 湖面清澈,而且占地面积很广。

 所以一眼望过去的时候,能感受到湖水的漾。

 随着微风拂过时候的飘,很是好看。

 繁繁正打算回头跟周子昀说事情,才刚一侧头,周子昀便低头吻了下来。

 湖水漾着,随着风随着飘的心事。

 站在湖边的两人,感受不到寒风的两人,相拥接吻着。

 齿摩擦之间,繁繁仰头惦着脚承受着周子昀极尽绵,柔情的吻。

 良久后,周子昀放开他,转而轻啄着她的角,边含笑问道:“还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吗?”

 繁繁看着他的脸,感受着他粝的手指在自己脸颊时候的触动。

 她心尖一颤,眼眸闪着亮光看着他,浅声道:“记得,所有的都记得。”

 只要跟周子昀相关的事情,她都记得。

 一点一滴,从认识他的那天开始到现在。

 全部都在记忆深处里。

 未曾遗失,也未曾遗忘。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开启回忆啦——校园时期纯纯的爱恋。很暖很好玩的校园时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我是很喜欢——来,要大家告诉我…期不期待。

 初遇。

 时间回到初一那年。

 在市一中学上学没到一周时间, 繁繁便了一个新朋友。

 名叫简初。

 两个人爱好兴趣一致,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性格了。

 简初看上去弱弱的,不像繁繁, 稍显强势。

 但有时候女生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性格, 意外的合拍。

 两个人没到一周, 友谊就已经升华到那种上厕所都要一起去的地步了。

 周五的时候,简初便问她要不要一起回家,她正好有一位小哥哥家的司机过来。

 那是繁繁第一次看到周子昀。

 第一眼的印象是笑面虎。

 因为当时的周子昀,身着初一时候的校园, 别人穿的松松垮垮的宽大的校服, 穿在他的身上却意味的正经,那时候的白蓝校服, 领口处有三粒扣子, 周子昀完完全全的把扣子全部扣上了。

 倚靠在一旁跟苏时遇说着话。

 两个人一位脸色冷峻, 而周子昀却一直都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

 可以说第一印象, 两个人对对方的都不怎么好。

 但碍于各种的原因, 第一周放假回家,是周子昀送繁繁回去的。

 不过只在地铁口,并未送到家门口。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周子昀在前面, 繁繁在身后跟着。

 保持着恰当合适的距离。

 周子昀偶尔回头看一眼,那长的格外好看的小女孩,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是嫌弃的看着自己, 不自觉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忍不住的让周子昀想要逗一逗她。

 他轻咳了一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周子昀。”

 繁繁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真人,但从进校的第一天开始,繁繁便已经听说过这个名字了。

 市一中学的校园风云人物,周子昀,苏时遇还有一个名字她记不太清了。

 而苏时遇便是简初常常挂在嘴边的小哥哥。

 周子昀温润的看着繁繁,浅笑道:“你不给我介绍介绍自己吗?”

 繁繁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神色如常,声音平静:“我没有让你自我介绍,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向你做自我介绍。”

 闻言,周子昀忍不住顶了下腮帮。

 小姑娘,脾气还大的呀。

 但秉承着简初跟苏时遇交给自己的任务,周子昀还是带着繁繁去坐了地铁。

 其实那是繁繁第一次坐地铁,什么都不会。

 但她聪明,知道看着周子昀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那时候的A市,地铁刚开通没有一年,地铁里人拥挤,又恰逢市一中学周五放假。

 繁繁刚走进,便不小心的踩了人一脚,她快速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原以为道歉后应该就没事了。

 岂料对面被她踩了一脚的小姑娘,有些不依不饶了。

 反而不接受她的道歉,嗤笑道:“道歉就够了吗?”

 繁繁微怔,“那要怎么样?”

 那人看着自己被踩脏了的鞋子:“我这是最新买的鞋子,你踩脏了怎么也要赔吧,还有踩到我脚受伤的医药费。”

 繁繁不是第一次遇到过分的人,但还真的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地铁上遇到这么无理取闹的人。

 她平时为人虽然强势,但自知这件事情是自己理亏。

 默了默,只问了一句:“多少钱?”

 那人说了一个数字。

 就在周子昀以为,眼前的小姑娘会真的给人那么多钱的时候,繁繁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直接的上脚继续踩了两下,语气冷淡道:“现在呢?还需要多少医药费了?”

 眼前那人说的五百块,重新买她脚上的两双鞋子都够了。

 更何况那时候的五百块,真的很多很多了,差不多都能她半个学期的学费了。

 繁繁那会家境虽不富裕,但家里也不穷。

 更何况,沈父对这个女儿宠的厉害,钱这些身外之物,更是给的不少,就担心繁繁在学校里饿着。

 她能付得起五百块,但对于如此不讲道理的人,她真的是一分都不想给。

 虽然是第一次坐地铁,但人这么多,总是会不可避免的踩到或者是碰到旁人。

 而且繁繁还在第一时间便道歉了。

 如果眼前的人说的钱少,繁繁可能还会给。

 但这么无理取闹的,她真的是把自己刚刚在周子昀面前压抑着的脾气爆发出来了。

 那人身后站着的是一位男生,听到繁繁这么说后,真的是当着众人的面扬起了手,咬牙切齿道:“有本事再试试。”

 繁繁一双桃花眼,没有任何气势的仰着头看着。

 周子昀刚刚的位置跟繁繁差了远的,因为两人都是被挤进电梯来的。

 这会刚挤过人群过来,便听到了这话。

 忍不住的伸手把繁繁给落在了身后,对上那两人,浅笑道:“怎么?”

 他语气清淡,脸上还挂着笑。

 但不知道为何,那时候的少年,却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让对面的那人对上他的时候,只能是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周围看着整整一幕的人群,眼眸都有些微妙。

 周子昀直接伸手把繁繁拉开了,到了另一节车厢那一处。

 忍不住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浅笑道:“怎么脾气就那么大呢。”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从话里听出了一丝宠溺的味道。

 繁繁看了他一眼,没回话。

 她脾气本来就很大,被家里宠着习惯了。

 周子昀那会,也不知道怎么看,鬼使神差的便伸手她的头发,浅声道:“小姑娘脾气太大容易吃亏的。”

 繁繁当时没说话,但对周子昀的脸色,却从那时候开始渐渐的变了。

 转了一趟地铁,繁繁才终于到了。

 周子昀没送她出站,只到了出口处,给繁繁看了下哪个出头后便叮嘱道:“注意安全。”

 繁繁嗯了声,默了默看向他:“我叫沈繁繁。”

 小女生的声音清脆,那会的她,像是嘴里含着糖。

 说出的自己的名字。

 名字含着缱绻的味道,周子昀重复了一遍:“沈繁繁?”

 看着她点了点头后,浅笑道:“我记住了,再见。”

 看着周子昀转身走后,看着那个潇洒清隽的背影,繁繁才转身回了自己家。

 ******

 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空无一人。

 爸妈都还在工作,繁繁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六点钟了。

 正准备先回房间看下书的时候,沈母便回来了。

 一周未见,繁繁忍不住的腻在自己妈妈面前撒娇。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了一个周末。

 转眼间便又到了周的时间。

 繁繁没想到,她竟然能在换乘后的地铁里遇到周子昀。

 他倚靠在一旁的墙壁处,低头摆着手里的东西。

 周子昀初三时候的面容,就已经是帅气的了。

 身姿修长,比一般的初三的同学都高一点,面容清隽。

 少年气息十足,他旁边站着不少同样是学生的人窃窃私语的,面容娇羞的看着他,而后又低下头。

 繁繁不懂情情爱爱,毕竟年龄还小。

 只不过是觉得有趣罢了。

 忍不住的盯着看了许久,直到周子昀察觉到一道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微微抬眸,便与繁繁的目光对上了。

 沉了一下,周子昀直接起身穿过人群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站定在繁繁的面前后,微微弯了弯身子,浅笑道:“繁繁,这么巧?”

 在这之前,繁繁从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多好听。

 可当他那时候就已经略显清润的少年音调喊出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繁繁二字,好像生来就有种缱绻的味道,绵的感觉。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至少在那时候为止,周子昀是除去父母之外,第一个这样叫自己名字的男生。

 繁繁还不会掩饰的情绪里,瞪圆了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看着他,点了点头:“是很巧。”

 她没想到周子昀是也是坐3号线的地铁去学校的,更没有想到两人还会这么巧的在同一辆地铁上面,同一节车厢上面。

 闻言,周子昀忍不住的勾了勾角,看着她,浅声道:“小姑娘。”

 这话倒是让繁繁听得不服气了,她仰头睨了他一眼:“谁是小姑娘。”

 周子昀愣了下,忍不住的低笑出声。

 “你真好玩。”

 那时候的周子昀,第一次对脾气大,但又正经的繁繁起了逗的心思。

 导致在后来的时候,每次看到繁繁都忍不住的要调侃一番,要逗一逗她。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一旦有了别的心思,慢慢的这一点小心思便会发酵成为其他的念头。

 甚至深蒂固的永远都无法抹去。

 繁繁睨了他一眼,嘴硬的回道:“你才好玩。”

 闻言,周子昀忍不住的勾了勾角,不再说话。

 两人气氛不算融洽,但至少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了很多。

 下了地铁后,两人一起的往市一中学那边走去。

 从地铁口到市一中学的校门处,需要走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

 周围都是小吃店还有超市。

 繁繁看了眼,她没从家里带牛,所以需要去超市买一箱牛去学校。

 周子昀看着她的身影,微微挑眉,但还是跟着繁繁进了超市。

 繁繁没买其他的,目的很明确,直接的往纯牛那边走去。

 提了一箱牛后,便往结账口那边走去。

 周子昀全程看的哭笑不得,哪有女孩子买东西这么快速的。

 结完账后,繁繁看着身后跟着的周子昀微微蹙眉:“你跟着我干嘛?”

 周子昀挑了挑眉:“我没跟着你啊,我也买牛。”

 但他手里提着的却是一箱的草莓味的牛,繁繁眉头忍不住的动了一下。

 男生喝草莓味的牛…对于那时候的她来说,真的觉得有点变态。

 两人继续往学校走着,只不过繁繁的手里除了一个书包外没有其他的东西。

 因为牛被周子昀抢着提了过去。

 理由是,要发挥绅士风度。

 繁繁有些无语,但也任由他去了。

 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繁繁看向他:“可以给我了吗?”

 周子昀浅笑了一下,“当然可以。”

 而后他把手里的草莓牛放在一旁,浅声道:“这个给你。”对上繁繁有些生气的目光,周子昀解释道:“女孩子要喝草莓牛,那样才会甜甜的。”

 伸手指了指手里的那箱纯牛,“这个我替你解决了。”

 说完,也不管身后的繁繁同不同意,直接提着那箱纯牛便走了。

 让繁繁对着那份量比自己多了差不多一半的草莓牛哭笑不得的发呆。

 两人的不解之缘,像是在无形之中结下了一样。

 回到宿舍后的繁繁,忍不住的拆开草莓牛,拿了一瓶喝了一口。

 忍不住在心底感慨道,好像真的很甜。

 只不过这会的她,分不清楚是心底的甜,还是草莓牛溢在嘴里的甜。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吗喜欢吗喜欢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然后女孩子要喝草莓牛…周总这么小就会妹,亲妈都不知道该拿他咋办了。喜欢的话留个言告诉一下我呗。说个蠢事…昨天睡觉的时候把眼镜坏了最近在老家…也到不了熟悉的店配眼镜…然后我这一章,顶着六百度的近视眼,瞎着码出来的…要是有错别字,告诉我就好…我再修改,么么哒

 53、笑容。 …

 晚自习的时间。

 繁繁跟简初坐在一起, 两人窃窃私语的看着漫画。

 夏末的秋风凉爽,刚开学一周,两个人的关系就突飞猛进的变成了现在这样, 挤在一起看同一本漫画了。

 夜渐浓。

 开着的窗户吹进微风,简初跟繁繁两人低头看着。

 教室里头顶的风扇转的吱吱的响着。

 听得让人心情有一丝的烦躁, 毕竟还处在夏日。

 炎热的天气, 闷热的气氛,都让人觉得心里发闷。

 班里的同学都在奋笔疾书,刚开始便格外认真的看书做题。

 只有后排的几位调皮同学以及繁繁跟简初,在玩闹着。

 看了会漫画, 两人也收敛了许多, 转而看书。

 繁繁喜欢文科,简初也一样, 两人都对着数学题在发愣。

 双双对视一眼, 简初默了默指着那道两人都不会的数学题道:“明天去问下苏时遇吧。”

 她看向繁繁, 弯了弯角:“我们一起去。”

 繁繁静默了一下, 点了点头:“好。”

 …

 清晨的一缕缕微光浮现。

 早上起来一般都需要去做早, 繁繁跟简初两人忙忙碌碌的起来去做完早后便去了食堂吃早餐。

 食堂里人很多,人来人往的。

 繁繁站在简初身后看着前面的人

 微微叹气,怎么这么多人。

 再看了圈另一边的位置, 基本上都要没有座位了。

 买好早餐后, 两人端着食物看了一圈,正好苏时遇朝简初挥了挥手,两人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简初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苏时遇的旁边, 而繁繁微顿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周子昀的身旁。

 周子昀看了眼繁繁吃的东西,微微蹙眉,“就吃这么点?”

 繁繁嗯了声,小声道:“那里都没什么能吃的了。”

 一般来晚了的话,基本上都没吃的了。

 所以今天还很庆幸,能买到一个土豆卷跟红豆粥。

 简初被噎了一下,拍了拍苏时遇的肩膀:“我想喝水。”

 苏时遇嗯了声,起身去给她买,周子昀把人叫住,指了指,“买一瓶草莓牛过来。”

 闻言,繁繁喝着粥的手一顿,看了眼周子昀,没说话。

 倒是周子昀,朝繁繁挑了挑眉:“怎么,不喜欢喝吗?”

 繁繁没搭理他。

 他继续道:“你就跟周师兄说说,昨天的草莓牛是不是很甜。”

 繁繁:“…”

 对面的简初伸手指了指,声音都有些发抖:“繁繁…昨晚喝的草莓牛是周师兄买的吗?”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她是不是罪过了呀。

 繁繁看了一眼,浅声道:“别理他,不是他买的。”

 周子昀瞪圆了双眸看着繁繁,这小姑娘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很不错啊。

 繁繁继续低头吃着早餐。

 刚吃了没几口,旁边便放着了一瓶跟昨天那一箱一模一样的草莓牛

 她微怔了一下,最后还是在周子昀的示意下喝了它。

 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甜。

 繁繁虽然有一丝的烦躁,但对于草莓牛她好像喜欢上了。

 因为真的很甜,甜到了心底。

 让她突然觉得,眼前不好吃的早餐都变得好吃了许多。

 让她觉得眼前稍微有点烦人的周子昀,也顺眼了许多。

 至少她觉得他脸上的笑意,已经不那么刺眼了。

 早餐过后,简初便跟苏时遇约好中午教她做题。

 转而看向周子昀,笑声道:“周师兄你教教繁繁呗,我们都不会。”

 周子昀快速的应下:“好啊。”

 “我教繁繁。”

 明明是很正经的语气,可不知道为什么,繁繁却听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从那开始,繁繁跟周子昀就好像是无形之中被捆绑在了一起一样,中午两人呆在一起看书做题,偶尔不懂的,周子昀也会格外有耐心的教她。

 有时候繁繁对于某些题目,说过一遍后还没理解的话。

 周子昀便会用笔轻轻敲着她的脑袋,笑声道:“怎么那么笨。”

 繁繁便会睨他一眼,嘴硬道:“笨你就别教我啊。”

 闻言,周子昀被气笑了。

 伸手他一直都想碰一碰的繁繁的头发,咬牙切齿道:“繁繁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爱到他忍不住想要欺负了。

 可爱到他忍不住的想要逗一逗她。

 时间缓缓而过,不知不觉中,繁繁跟周子昀的相处越渐的自然了许多。

 连简初有时候都说,繁繁跟周子昀两人有时候就像是一对冤家一样。

 繁繁脾气大,偶尔生气的时候,周子昀不会给她甩脸色,只会挂着温润如玉的笑意哄着,逗着她。

 ******

 一转眼,一个月便过去了,十一长假来临。

 原本繁繁家里定了出游计划,只不过临时她爸妈都有事情去不了了,反而是两个人都出差了,只留下了繁繁一人呆在家里。

 而简初也跟着苏时遇一家出门旅游了。

 繁繁百无聊赖的。

 窗外的阳光正浓,十月一的第一天,繁繁在上硬是躺到了十点才慢慢悠悠的爬起,正打算洗漱过后就叫个外卖看书的。

 刚收拾好,她那沈父买来给她方便联系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的手机号码,目前没几个人知道。

 所以一看到上面的显示的时候,繁繁不的微怔了许久。

 才在手机铃声第二次响起来的时候,接通。

 “喂。”

 “繁繁在哪呢?”电话这端,周子昀一直都温润的声线在繁繁的耳边响起。

 她半眯着眼看着外面的太阳,浅应了一声:“在家里。”

 “吃早餐没?”

 说到这个,繁繁就有点难以启齿了,她默了默:“没,刚起来。”

 闻言,周子昀看了眼地铁的报站,浅笑道:“那别吃了,周师兄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刚刚地铁的报站,透过电话听筒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繁繁的耳内。

 那是五号线的地铁…刚刚的那个站离自己家这里只有三个站了。

 她顿了顿,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惊喜道:“你这是去哪?”

 周子昀嗯哼一声:“来你家呀,不是跟简初抱怨无聊吗,这几天就周师兄陪你好好逛逛A市。”

 繁繁:“…”她自己都在A市长大的,哪需要周子昀陪着逛呀。

 只不过听到这话的时候,繁繁的嘴角还是微微的扬了起来。

 笑意盈盈的,透着眼前的镜子,她笑意明显。

 眉眼之间的愉悦显而易见。

 繁繁想了想,“周师兄我们去图书馆吧。”

 正好放假老师给布置了作业,她有好些都不会的。

 周子昀笑了下,“好,陪你去图书馆。”

 …

 繁繁撑着太阳伞出来的时候,周子昀正站在地铁口等着他。

 这一个地铁出口,来往的人并不少。

 他站在那一处,风姿卓越,气度不凡。

 而且嘴角一直都有温润的笑意,让人觉得很是舒服,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更是不少。

 繁繁还没走近,便听到有两位女孩讨论的声音传入耳内。

 “哇,那个人长的好帅啊,过去问问名字吧?”

 “还是别吧,虽然很帅,但是…有女朋友了吧?”

 “那也不一定啊。”

 “去吧去吧。”

 繁繁路过的时候特意轻咳了一声,而后走过那两人的身旁,站在周子昀面前,“走吧。”

 周子昀笑了笑,伸手接过她的伞,“嗯,走吧。”还顺势的取下了繁繁背着的书包。

 好像一切动作都已经演练过一百遍一样。

 但其实这还真的是周子昀第一次给繁繁背书包。

 之前送她回家她也只是提一个小袋子,而且第一次过后,周子昀也没机会送她回家了。

 周子昀把繁繁带去了市中心,拐进了一条小道里面,周子昀推着繁繁进去:“先吃一点东西垫垫肚子,等会就吃饭。”

 他带繁繁来的是以前经常过来吃早餐的一家店子,有早餐也有午餐,手艺还不错,而且这里靠近市中心的图书馆。

 早餐都是常吃的,只不过繁繁看着身旁放着的草莓牛微微发愣。

 过了会才抬眸去看对面坐着对她笑的人,“怎么你身上老是带草莓牛啊?”

 她真的有点好奇了,难不成周子昀的口味真的这么独特吗?

 虽然她不否认,草莓牛真的很好喝,很甜。

 周子昀摇了摇头,看她一眼,格外的嫌弃道:“繁繁啊,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是想要你甜一点。”

 他伸手捏了捏繁繁的脸,手感跟想象中一样的顺滑,舒服。

 他轻咳了一声道:“你看你,老是对我板着个脸,多喝点草莓牛,下次对周师兄笑笑呗?”

 闻言,繁繁微微挑眉。

 拆开习惯的包装,喝了一口草莓牛

 而后对着周子昀弯了弯角,眉梢里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在那一刹那之间,让周子昀呆愣在了原地。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就看一位小姑娘看的呆住了呢。

 繁繁看着他的反应,勾了勾角,浅笑道:“周师兄,这样可以了吗?”

 周子昀直觉似的点头,“可以。”

 一束光正好打在了繁繁的身上,她嘴角的那个笑意,一直都在周子昀的脑海里挥散不去。

 直至后来,周子昀才知道,动心有可能真的只是在一刹那之间。

 可以是因为一个笑,也可以是因为某个事情。

 而他对沈繁繁,大概所有的缘起,都在这一个甜甜的笑意开始之间。

 繁繁继续调皮的问道:“那这个笑容甜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周总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我终于…回家了。

 哭瞎…马不停蹄的去配了个眼镜回来码字。

 要小可爱们亲亲抱抱。

 ☆、真乖。(捉虫)

 店里人不多, 但也不少。

 周围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可此刻周子昀的眼里,却只有眼前的那个甜甜的笑容。

 她的一颦一笑, 都有些让他失神。

 微风在吹佛, 她嘴角的笑在上扬。

 眉眼里的缱绻笑意,映入眼帘。

 耳边的那些声音都消散而去, 他耳内一直在重复的便只有她刚刚那句,格外柔和的话语。

 这个笑容甜吗, 甜吗?

 当然甜。

 周子昀愣了愣, 缓缓的点了点头:“很甜。”

 很甜很甜, 甜到了心底。

 甜美的都让自己有点认不出来眼前的繁繁了。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之前只听说繁繁高傲,有点目中无人。

 后来接触后觉得小女孩特别可爱,虽然看上去有点高傲, 但对人很是维护。

 偶尔看着她太过正经的神色,周子昀便忍不住的想要逗一逗她,所以偶尔才会像不懂事的小年轻一样,老是惹怒繁繁, 去吸引她的注意力。

 繁繁撑着手弯着角看着他,想来是对周子昀刚刚的回答格外的满意了。

 对上繁繁的视线,周子昀喊了一句, 从他口里喊出来的繁繁二字,多了一丝缱绻的味道。

 他说:“繁繁。”

 繁繁眨了眨眼:“嗯?”

 周子昀轻咳一声道:“以后不要对别人那样笑。”

 “为什么。”

 周子昀沉了一下,神色正经道:“虽然很甜,但是有点傻。”他停顿了一瞬, “你总不希望破坏自己在别人心中的高冷形象吧。”

 听了他的话,繁繁思索的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

 当时便点了点头,应下了。

 “好,相信你一次。”

 周子昀嗯了声:“真乖。”

 繁繁睨了他一眼,格外嫌弃道:“我只是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才听的。”

 言下之意便是,并不是因为你说的我就听。

 两人吃过这晚来的早餐后,便出门往旁边不远处的图书馆去了。

 A市有好几座图书馆,这个离繁繁家里最近,也是A市最大的一座图书馆。

 占地面积广,而且书籍多,有时候繁繁在这里做完题目的时候,能找不少的书在这里看着。

 从早看到晚,都不觉得烦闷。

 两人到的时候,图书馆已经差不多人为患了。

 安安静静的,只有沙沙的笔声,还有偶尔翻书的声音。

 繁繁很喜欢图书馆的氛围,安静,能让她静下心来。

 而且这里书香气息浓厚,能感染她的学习热情。

 正好看到有两位同学离开,繁繁扯着周子昀便往那边的空位过去了。

 位置正好是另一边靠窗的,透着玻璃窗,能看到后面一些小巷子里的场景,其实都是一栋栋的高楼大厦,但相对于另一边来说,另一边靠近大马路,这一边靠近房子,安静了许多。

 不用看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只需要静默的看着小箱子里,少许的一些人

 繁繁喜欢慢节奏的生活状态,就犹如她学习一样。

 她从不会着急,总是想着慢慢来。

 但好在她文科成绩很不错,记忆力也好,所以学习起来并不吃力,但相对于理科来说,数学是她最大的困难。

 目前为止。

 周子昀没事做,今天完全是为了陪繁繁过来,所以她坐语文试卷的时候,他便随意的了一本书坐在旁边看着。

 窗外的阳光,洒在图书馆的书桌上,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安静,且又美好。

 缱绻的眉眼,专注的神情,偶尔动一动的笔尖,旁边的少女侧脸美如画,周子昀只微微的低头看着书,目光专注,清隽的侧脸,以及翻着书籍的那只修长且又骨节分明的手让不少在图书馆的人,连忘返。

 这一幕,被不远处正偶尔拿着相机的人,不小心拍下了。

 阳光下的少女跟少年。

 实在是太过美好了。

 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破这一幕。

 繁繁刚把语文试卷做完,便给了旁边的周子昀。

 刚刚开始的时候,周子昀便说了,做好了给他看看,至少能提前给她检查一下,看出点问题。

 繁繁对此,虽然觉得无聊,但也相信周子昀的能力,毕竟他的成绩比自己好了太多了。

 周子昀看着眼前试卷上娟秀的字迹,眉眼里有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笑意。

 “好,我先看看。”他低了声音对着繁繁道。

 繁繁轻恩了一声:“我去拿本书过来看看。”

 周子昀轻轻点头,看着她轻巧拉开椅子而后起身离开在自己的视线内后,才微微的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试卷。

 繁繁做的认真,从选择题开始基本上没有什么错误的,偶尔的简答题也回答的很有自己的思维,解释的很是到位。

 周子昀一直认真的看着,偶尔给她的一些问题点上批注。

 神色专注的让旁边有不少的小姑娘都想上前搭上几句话。

 可以说是,今图书馆最帅小哥哥了。

 ******

 繁繁回来的时候,周子昀的对面坐着两人小姑娘。

 年龄可能跟她一样,也有可能比她大一点。

 她拿着书本站在原地,怔愣了一下,而后敛眸往自己的位置上走了过去。

 她一坐下,便引来了不少的注视目光。

 这时候的阳光最是耀眼,下午两点多的太阳,有些毒辣。

 繁繁扯了扯一旁的帘子,拉上了一半才低头看书,完全没管对面坐着的人,以及旁边坐着的人。

 旁边突然一道暗影下来,周子昀抬眸看了眼,没说话。

 只不多,对对面给自己问题的人,语气却稍微的加快了许多。

 就在繁繁离开后不久,周子昀的身旁便围了不少的女生过来,捧着书本过来的,捧着试卷过来的,都是找他来问题的。

 别人没有别的含义,周子昀也就耐着子的讲了一下。

 这已经是最后的两位了,只不过周子昀讲了一遍这两人都一副没听懂的模样,迫不得已,他这已经是第二遍讲了。

 温润的声线,一直都平稳的声音。

 不疾不徐的,很是好听。

 繁繁看书的思绪不飘散了,随着他的声调起伏着。

 再一次讲完过后,周子昀眉眼里已经有一丝的不耐烦了,他看向那两人:“懂了吗?”

 其中一位女生快速点头:“懂了懂了,谢谢。”

 周子昀嗯了声,把试卷还给她们。

 岂料那两人还磨蹭在旁边未曾离开,周子昀一抬眸。

 其中一位女生便小声道:“可以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吗?”

 另一个接着说:“你哪个学校的呀?”

 声音虽然低了,但不知为何,繁繁听到这些问题便觉得很是烦躁。

 她随意的翻了几页书,那两人还在周子昀身边未曾离开。

 侧目看了眼被周子昀在手底下检查的试卷,繁繁直接伸手,拿开周子昀的手便扯了过来,并说道:“不用你看了。”

 周子昀微怔。

 她这举动也惹得旁边那几位正着周子昀的女生看了过来。

 而后小声嘀咕道:“这是谁呀。”

 “脾气这么大。”

 “对啊…”

 她们完全没注意到,周子昀听到这些话时候的脸色有多难看。

 眼眸一转,周子昀抬眸看着眼前不认识的几人,浅笑道:“可以安静一点吗,这是图书馆。”

 他这话一出,周围瞬间安静了一会。

 那几位女生自讨没趣,有些不好意思的拿着自己的东西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周子昀这才侧目看着像是低头看书的繁繁,忍不住的低声道:“我还有两道题没给你看完。”

 繁繁没搭理他,继续看书。

 默了默,周子昀有些无奈道:“繁繁。”

 繁繁没理,位置还往窗户那边挪了挪。

 一副完全不想搭理周子昀的模样,让周子昀看了不免有些无奈,又有些着急。

 他顿了顿,直接拿过繁繁的试卷,小声的解释道:“都怪你。”

 闻言,繁繁怒瞪着他,还怪自己了。

 周子昀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浅声道:“要不是你一走,那些人也不至于过来了。”

 繁繁语,“关我什么事。”

 要怪就只能怪周子昀太过招蜂引蝶了。

 她在心里闷闷的想着,但却完全不懂,这莫名其妙而来的怒意,酸意到底是为什么。

 看她现在这模样,周子昀忍不住低笑了一下,繁繁的头发,浅声道:“好了,你先做数学题,周师兄今天给你好好看看。”

 繁繁盯着他看了许久,最后也没想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生气。

 默了默,直接的掏出数学卷子出来,低头做题。

 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开去。

 一位看卷子,一位做卷子。

 两人之间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偶尔之间的眼神接触,却让刚刚生完气后的两人,都不自觉的快速移开。

 周子昀把她的语文试卷看完批注后,便起身出了图书馆。

 等他再次回到图书馆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杯茶,放在繁繁的手腕旁边。

 安安静静的。

 倒是让不少关注着他们这一边的图书馆其他的同学都在心底暗叹,原来这是一对啊。

 哎,他们可是又没机会了。

 好不容易,图书馆来了一位帅气的小哥哥,可没想到,原来是别人家的。

 繁繁把试卷做完,给了周子昀。

 直到这会,她才看到旁边放着的茶。

 目光落在茶上,微微发愣。

 周子昀低笑,点了点还溢着水珠的茶瓶子,“喝吧,特意给你买的。”

 图书馆一般不允许带吃的进来,但茶跟饮料这些倒是例外。

 繁繁看了一眼,这会倒也是正渴了。

 道了一声谢谢后,便捧着茶喝了。

 刚喝一口,繁繁便愣住了。

 怎么…又是草莓味的啊。

 周子昀浅笑,“好喝吗?”

 繁繁点了点头,继续的喝了一大口,回应着:“好喝。”

 这段时间以来,她都已经喜欢上了草莓味的东西了。

 而上次的那箱牛,还留着唯一的一瓶在宿舍里放着。

 她有点舍不得喝了。

 敛下眼眸,繁繁低头喝着茶。

 周子昀拿着笔给她解析数学题目。

 一旦遇到繁繁错了的,便直接的给她讲解,不耐其烦的讲了一遍又一遍,神色之间,完全没有刚刚旁人过来问题时候的烦躁。

 反而声音一直都是柔和的。

 偶尔繁繁实在是听不懂的,周子昀便会拿着笔轻轻的敲着她的脑袋打趣道:“繁繁你也太笨了吧,怎么考上市一中的?”

 闻言,繁繁便会忍不住的顶嘴,“买进去的。行了吧。”

 听她这样说后,周子昀忍不住的弯了弯,繁繁有时候就是太较真了。

 国庆七天,繁繁起码有三天,是跟周子昀一起混迹的图书馆。

 虽然周子昀总喜欢惹她生气,但不可否认的却是,周子昀有时候的讲题思路,比学校里的老师还好。

 最主要的是耐心好,不会生气。

 让繁繁对他,越来越刮目相看了。

 十月三下午,繁繁把作业全部完成后,看向旁边的周子昀浅声道:“周师兄,明天就不来图书馆了,我爸妈今晚要回家了。”

 周子昀微怔,而后笑了笑,“好啊,小可怜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了。”

 他很是顺手的她的头发。

 闻言,繁繁微怔,看着他的笑容有一丝的失神。

 过了会,她才浅声道:“谢谢周师兄。”

 她知道,这几天周子昀完全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才每天都不厌其烦的从自己家去自己家那边等她,然后一起来图书馆。

 按照周子昀的学习能力,完全不用在课后在放假的时候还来图书馆。

 虽然繁繁知道,这有可能是因为简初或者是简初让苏时遇跟周子昀说的,自己一个人在家的这件事情,但他能来,还能陪自己三天,真的让她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

 除了爸妈之外,真的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周子昀嗯了声,扬了扬嘴角,“要谢我要拿出诚意出来。”

 繁繁啊了声,默了默才问:“什么诚意。”

 周子昀想了想,拍了拍繁繁的头,看着窗外的风景,笑声道:“等周师兄想到再跟你说,行吗?”

 望着眼前温润的笑,繁繁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好。”

 ☆、再见。

 时间在流逝。

 繁繁她们的初中生活也适应的差不多了, 她的成绩不算差,甚至可以说是很好。

 除了数学方面有一点偏弱之外,其余的并无太大的问题。

 不知不觉中半年便过去了。

 这半年里, 繁繁跟简初的关系越来越好, 而跟周子昀之间,亦是如此。

 两人之间的相处, 有说不出的融洽。

 不是说多暧昧,又或者是多亲密, 就是很舒服, 两个人在一起的状态。

 周子昀虽一直都是温润的性格, 但在繁繁面前,却总是忍不住的逗她,惹她生气。

 不知道为何, 他总觉得生气跳脚的繁繁比平时端着的她可爱多了。

 周子昀他们在初三,虽说是学业紧张的一年,但对于他们来说,跟其他的并无太大的差别。

 期末考试前一天, 繁繁正坐在食堂跟简初一起吃饭。

 窗外也是寒冷的冬天,两人身上都裹着厚厚的外套。

 连行动都有些迟缓,繁繁轻叹的看着已经冷掉了的食物, 完全没有味道。

 明明已经是一下课便过来了,但到了食堂,饭菜还是冷掉了。

 两人对看一眼,双双都有些无奈。

 突然旁边一道暗影下来, 遮住了她侧边的光线,繁繁微微一抬眸便看到了熟悉的人。

 周子昀看着她数着米粒的吃饭,忍不住的低笑:“繁繁,这是嫌食堂的饭不好吃?”

 繁繁没搭理他,继续挑饭。

 简初在对面跟苏时遇撒娇:“食堂的饭菜都冷了,硬邦邦的一点都不好吃。”

 确实如此,冬天本就需要多吃点热汤或者是热的食物,可每次一到食堂菜差不多就已经冷掉了,有时候米饭也变得硬邦邦了。

 不再散着热气的汤里面,飘着油脂,看上去更是没多大的胃口。

 闻言,周子昀微微挑眉看向繁繁桌面上的食物,“吃不下?”

 繁繁轻轻的恩了声:“冷了。”

 她对于吃的其实很挑,但是因为在学校的缘故,已经很是克制了。

 但这会倒是真的吃不下了,而且今天的天气有些过分的冷了。

 周子昀轻拍了她一下,“先吃点,垫垫肚子。”

 繁繁嗯了声,默默的继续吃饭。

 周子昀跟苏时遇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先起身离开,只留下繁繁跟简初继续跟食物作斗争。

 偶尔抬眸看了眼窗外的氤氲,冬天的雾气一层盖过一层,都有些要看不清远方的人了。

 简单的吃过晚饭后,两人便回了教室,明天考试,所以今天都在看书复习。

 刚坐在教室没多久,一旁的同学便敲了敲繁繁的桌面,“繁繁有人找你。”

 繁繁看了一圈,简初不在,她嗯了声,抬眸看去,教室门口处,站着的是周子昀。

 她起身过去,“周师兄。”

 周子昀嗯了声,把手里的东西给她,“热的,快吃吧。”

 他给过来的是两份馄饨,盒子里还有氤氲,热气在飘散着。

 她愣了愣,点了点头:“谢谢周师兄。”

 周子昀嗯了声,“明天中午别去食堂吃饭了,我们出去吃,叫上简初。”

 “好。”

 等周子昀走后,繁繁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就提了两份馄饨进了教室。

 简初刚去接了杯水回来,便看到繁繁对着桌上面的东西发呆。

 她看了眼,“周师兄送过来的还是苏时遇?”

 “周师兄。”

 简初哦了声,看了圈教室,人不算多:“快吃吧,中午不是没吃多少吗?”

 繁繁嗯了声,打开冒着热气的馄饨吃了一口。

 馄饨里面的质鲜,盒子上的标志也是她们常去的那家店里的,很好吃,在冬天里,在寒冷的这个时候,这一碗馄饨,大概是暖到了心底。

 繁繁从吃开始,便一直都未曾过多的说话。

 她的心里藏着事,没有人知道,就在刚刚周子昀把馄饨递给她的时候,她有多欣喜。

 周子昀对她,是真的很好。

 她虽然不是很懂那些情情爱爱,但初一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有不少的同学在早恋了。

 而她做为旁观者也看了太多。

 只不过,这会的繁繁却还是不承认,自己已经默默的喜欢上了周子昀。

 继续吃着还有着热气的馄饨,她的心暖暖的。

 与窗外的寒冷,有着明显的相对。

 ******

 考试过后,便是寒假。

 初一的寒假已经没有小学时候长了。

 但繁繁还是很开心,至少又可以回到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状态了。

 冬天,最温暖的便是被窝。

 她足不出户的呆在家里好些日子,直到大年三十那天,简初给她打电话,她才在吃过晚饭后出门。

 寒风呼啸而过,她背着小包,循着夜往小区门口走去。

 刚刚简初说在门口等她,几个人一起去放烟火。

 路灯较之以往来说,今夜是最明亮的。

 天边的五颜六的烟火已然在另一边绽放着,繁繁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了穿着黑色外套站在保安亭下面的人,他手里还拿着手机,发出微弱的光。

 繁繁站在原地,怔愣了一下,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

 察觉到她视线的周子昀倒是率先的抬眸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汇,对视一眼。

 周子昀朝她走了过来,浅声道:“繁繁,新年快乐。”

 他声线清润,在夜下,在寒冷的冬天里,生出了一种温暖的气息。

 还不太会掩饰情绪的繁繁,闻言弯了弯角,眉梢里的笑意明显,她清脆的声音落下:“周师兄新年快乐。”

 周子昀浅笑,“走吧。”

 两人往另一边出发,他们要去的是A市的一个河边,那一边每到过年的时候便会有大批的烟火绽放,最主要的是,还允许大家自由点燃烟火。

 新年新气息,路道两旁都挂了灯笼。

 红色的灯笼随着风在摇曳着,发出浅浅柔和的光。

 地铁里人不多,但也不少。

 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繁繁不免被这些笑意感染了许多,脸上的笑更为的明显了。

 周子昀看着她这模样,忍不住的眼眸微深了一下。

 她长的好看,特别的笑起来的时候。

 微微上扬的桃花眼,眼波转的看着你的时候,心不自觉的便会随着一颤。

 周子昀伸手拍了拍繁繁的头,忍不住打趣道:“这么开心?”

 繁繁嗯了声,她抬眸对着周子昀,浅声道:“你不知道,以前过年我都是跟爸妈在家里看晚的,这是第一次出来去那边看烟火。”

 她对那边的烟火向往了许久,每到过年的时候只能从电视上看到。

 虽说沈父沈母疼她,但繁繁的体质不好,一般到晚上的时候,她爸妈都不太允许她出门。

 更何况是冬天,基本上三天小毛病五天大毛病的这种。

 闻言,周子昀微怔,过了会他打趣道:“那以后我们一起出来。”

 只不过后来的后来,两个人终究是再也没有一起出来看过烟火了。

 他这话一出,自己愣住了。

 繁繁也呆愣住了,默了默,繁繁才弯着角回道:“好啊,还有简初他们,从放假后我就没看到简初了。”

 周子昀低笑:“好。”

 眼前的小女孩开心就好。

 刚刚的那句话,繁繁没在意的话,他也不会去多想。

 周子昀虽然明白自己对繁繁的特别,但却不会在这个时候说白。

 他们都还小,这时候的感情,说不清道不明。

 但不可否认,他喜欢繁繁。

 或许是青春年少时期的悸动,但对于繁繁,他确实是想宠着。

 只不过他们都还小,不适合谈这个事情。

 所以到最后,周子昀也一直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两人就跟平常一样相处着,只不过即使是跟平常一样相处,周子昀对繁繁还是比对其他人要宠爱的多了。

 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周子昀看着繁繁,含笑道:“繁繁,新年快乐。”希望你能一直都这样开心。

 这句话,藏在了年少时期的心底,未曾说出口。

 繁繁点了点头,再次对着周子昀道:“周师兄新年快乐。”

 两人对视一笑,远处一起绽放的烟火在空中发出绚烂的色彩。

 照亮了所有。

 周子昀低笑,“今年我肯定是第一个给你说新年快乐的。”

 闻言,繁繁扬了扬嘴角:“我也是第一个对你说的。”

 毕竟凌晨才刚过。

 两人都忍俊不住的笑着。

 发丝随着风在飘散,即使是有冷风,繁繁却觉得这是她过的格外开心的一个新年。

 …

 新年过后没多久,又到了开学的时候。

 初一的下学期,繁繁跟周子昀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

 他们已经是初三的最后一学期了,虽然两人都聪明,但对于学习的态度却也是认真的。

 偶尔一次看见,也只是在食堂一起吃一顿饭。

 繁繁没跟周子昀去过图书馆,但偶尔自己一个人去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上一次国庆节的那三天,有他陪着一起学习的日子。

 时间一晃而过,等繁繁反应过来时间的流逝的时候,周子昀他们已经要中考了。

 前一天,繁繁在食堂正好碰见了周子昀。

 两人坐在一边安静的吃饭。

 饭后,繁繁浅问了一声:“周师兄你考哪里啊?”

 周子昀浅笑:“临安吧。”

 繁繁哦了声,“周师兄加油。”

 周子昀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繁繁的脑袋,浅声道:“繁繁考临安肯定没问题的,对吧。”

 闻言,繁繁怔愣了一下,回答:“当然没问题。”

 她对自己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听着她的回答,周子昀的嘴角扬着一抹笑:“那就好,希望到时候我还是你的周师兄。”

 繁繁笑了笑,“好。”

 她浅声道,只要她应下的事情,她便会去做到。

 不论多困难,今天答应了周子昀会再次成为他的校友,繁繁便会努力的去做到。

 吃过饭后,两人一起走出食堂。

 外面已是有些刺眼的阳光了,两人并排往教学楼那边走去。

 繁繁上楼梯前,叫住了在底下看着自己的周子昀。

 两人对看。

 繁繁抿了抿,而后扬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在阳光下,耀眼又人。

 她说:“周师兄考试加油。”

 闻言,周子昀低笑:“好。”

 他默了默,“繁繁,临安中学见。”

 “好。”

 她浅浅的应着。

 我们临安中学再见。

 ☆、生气。

 树叶凋零, 白驹过隙。

 转眼间,繁繁便初中毕业了。

 她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周子昀了,两人虽然都有对方的号码, 但这一年多内, 她未曾打过周子昀的,周子昀也未曾给她打过电话。

 除去他即将出国的时候, 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叫自己出去的事情之外。

 一年多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她如愿的考上了临安中学,照样跟简初一个班级。

 两人依旧是同桌。

 这巧妙的缘分, 让两人都激动不已。

 开学的第一天, 两人便跟宿舍的室友都打好了关系, 相处起来也格外的愉悦。

 繁繁的性格高傲,但对于喜欢的人,或者是说相处起来愉快的人, 她通常都是百般维护的态度。

 一周过去了,繁繁也差不多适应了高中生活。

 虽只是开始,但好在她适应能力比较强,又跟简初在一起, 两人即使不需要认识其他的朋友也能好好的生活。

 第二周的时候,学校举行开学典礼。

 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从礼堂口处走进来的人。

 即使是一年多没见, 她也能一眼看出他来。

 周子昀本身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变高了许多,面容更为清隽温润之外,跟之前并无太大的差别。

 隔着人海, 他像是有所察觉似的朝繁繁这边看了眼,两人对视上,繁繁眼眸一颤,而后快速的移开了视线。

 被周子昀给堵在校园一角处的时候,繁繁正吃完午饭出来。

 中午开学典礼过后,简初便率先回了宿舍,她跟室友一起去了食堂。

 她其实理解简初在生什么气,简初跟苏时遇两人之间,那是连招呼都没打便走了。

 她跟周子昀,虽然都知道,但这会心底还是莫名的有点怨念。

 好歹…也至少联系一下不是吗?

 抬眸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繁繁半眯着眼眸盯着,九月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炙热又灼人。

 就如同眼前这人的眼神一样。

 轻咳了一声,繁繁侧了侧身子准备离开。

 周子昀直接伸手拦住了另一边的路,喊了一声:“繁繁。”

 他顿了顿:“好久不见。”

 熟悉且又陌生的声音。

 喊自己名字时候的缱绻味道,温润的声线,大概也只有在周子昀的身上才能体现的淋漓尽致。

 繁繁眼睫微微颤抖着,她淡淡的恩了声,抬眸弯了弯角:“周师兄,好久不见。”

 看着比之前高了许多,也长大了许多,这张脸,长的更为的美动人。

 周子昀看着她弯着的角,潋滟的桃花眼,不有些失神了。

 过了会他才回过神来,浅声道:“怎么样?”

 繁繁啊了声,低笑:“什么怎么样?”

 周子昀顿了顿,环视的看了一圈周围,庆幸的是,大中午的外面并没有多少的同学在走动。

 两人站在墙角下,不远处的树枝上还传来了蝉鸣鸟叫声。

 很是悦耳。

 “还适应高中的生活学习吗?”他微微转移了一下话题。

 繁繁嗯了声,“还好。”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无言。

 实在是有点陌生了。

 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繁繁仰头看着他,浅声道:“周师兄…”

 “嗯?”

 她笑道:“我该回宿舍了。”

 周子昀嗯了声,垂眸看着她。

 良久过后,他才侧了侧身子,“我送你过去吧。”

 繁繁身子微顿,想了想,还是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周师兄你也回宿舍休息一下吧。”

 看着她毫不犹豫拒绝的样子,周子昀最后还是答应了。

 “好。”

 繁繁浅笑,转身便走了。

 不知为何,许久未见,她对周子昀的心思,比以前更深厚了。

 明明想要戒掉,可却好像无法戒掉。

 一时间,繁繁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对待周子昀了。

 像初中时候那样肯定不行,她不再是之前那个懵懵懂懂的繁繁了。

 而周子昀也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

 她需要给自己留有时间去好好思考,自己该拿什么态度对待周子昀了。

 脚步渐渐加快,往女生宿舍楼那边走去。

 繁繁没回头,但也能感受到背后的那股炙热视线,一直在随着自己移动着。

 直到那道纤细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帘,周子昀才收回视线,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没关系,来方长。

 他与繁繁之间,来方长。

 ******

 躺在宿舍的上,简初在一旁凑了颗脑袋过来,哀声怨气的。

 繁繁忍不住失笑,点了点她的头:“怎么了?”

 简初看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喊了声:“繁繁啊。”

 “嗯?”

 “你生气吗?”

 繁繁微怔,她知道简初说的是什么。

 她生气吗,应该怎么说呢。

 说不生气,但埋怨还是有的。

 只不过现在的她,没有理由生气。

 她跟周子昀之间不像简初跟苏时遇,他们两是青梅竹马,暗生情愫。

 而自己跟周子昀之间,只有那缥缈的暧昧存在过。

 但那有可能只是周子昀对她的特殊照顾,也有可能是其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她跟周子昀之间,从来就没有过约定也没有说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她也没有明确的理由生气。

 想了想,繁繁摇头:“不生气。”但不代表没有埋怨。

 简初看了她一眼,“你跟周师兄打算怎么办?”

 繁繁浅笑,“什么怎么办?”

 简初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才低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周师兄啊。”

 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两人在初中的时候,比自己跟苏时遇还甜蜜。

 周子昀虽说性格一直都很好,看似对所有人的态度都差不多,但简初却是知道,他对繁繁是特别的。

 有时候不经意出来的眼神,不经意之间的那些举动,都在说明着他对繁繁的不一样。

 而繁繁也是一样,繁繁除了对自己以及班里的女同学有好脸色之外,她对于男生其实一直都是比较烦躁的态度。

 因为太多男生对她表白了,而繁繁长的好看,每次一进校便绝对能夺得校花的称号。

 所以她的追求者,最开始的时候都很多。

 只不过到最后,便会一个都没有。

 她对那些人的脾气不好,本身性格就那样,不了解她的人,大概都觉得繁繁很难相处。

 …

 闻言,繁繁低恩一声,“喜欢又能怎样。”

 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更何况她不是那种会主动追人的性格。

 就算是喜欢,她也会埋在心底的。

 这时候的繁繁,其实在周子昀的面前是有着浅浅的自卑心理的。

 简初低笑一声,“要不要我找苏时遇给你要周师兄的企鹅号?”

 话语刚落,繁繁便恼羞成怒的把一枕头扔到简初的身上,带着微微怒意的声音落下:“不用。”

 简初:“…”看着嘴硬的繁繁,她也不多说了。

 只默默的哦了声:“行吧,你不要就不要。”

 繁繁:“…”这附和小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两人说了好一会悄悄话,才安安静静的躺在上午睡。

 只不过两人都未曾睡着过。

 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

 夕阳下山,晚霞的余晖在天边渲染了一片的云彩。

 繁繁跟简初去食堂吃饭,才刚坐下,对面便坐了两个人。

 简初中午没见的苏时遇以及自己对面坐着朝自己笑着的周子昀。

 看了眼,繁繁忍不住的弯了弯,对着苏时遇道:“苏师兄好久不见呀。”

 苏时遇微微颔首,“好久不见。”

 繁繁侧目看了眼简初,简初正低着头什么也没理。

 倒是周子昀,低笑对着繁繁:“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啊?”

 繁繁:“…”她又没失忆,中午的那一幕难道还不算打招呼吗?

 但还是乖巧的对着周子昀也说了句一样的话。

 简初因为生气先走了,苏时遇也跟着离开了。

 只留下繁繁跟周子昀两人坐在食堂,盯着众人注视的目光吃饭。

 繁繁没理会那些目光,心无旁骛的吃饭。

 至于对面的周子昀,跟她一样,两人都默契的吃饭,连举动都格外的相似。

 饭后,繁繁先起身准备离开,被周子昀叫住。

 她回头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周子昀,浅声道:“周师兄有什么事吗?”

 这时候的她,脸色并不太好。

 她还没想通自己到底该拿什么态度跟周子昀相处,所以相对来说,这时候的繁繁并不太想看见周子昀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看着她沉 m.DagExS.coM
上章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