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
第27章 发怒。
  寒冬的冰冷,都不复存在。

 因为此时此刻, 她的心被对面的人, 热的暖暖的。

 像是点燃的火花一样,持续绽放。

 而他说出口的那句话, 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回响,重复着。

 直到躺在上闭着眼睛, 繁繁也能清晰的记起他说话时候的神情, 说话时候的目光是怎样的专注认真,炙热的落在自己身上。

 周子昀低头看着她眼睑下方的痕迹, 低声道:“最近很累?”

 繁繁依偎在他怀里,轻恩了一声。

 两人相依而眠。

 冬曰的夜晚, 无论再怎么寒冷。

 都像是被屋內的两人给温暖到了,气息在渐渐的回升一样。

 久未曾谋面的月光铺満了整片大地。

 照亮了多少人回家的道路。

 …

 次曰上班, 一到公司欧涵便组织自己小组的成员开会, 除了繁繁便只有另外两位男生了。

 会议过后,欧涵走到繁繁这边的位置上。

 她位置上一侧还放着两株多,这还是杨桃前两天带过来送给她的, 另一侧是刚刚打过来滚烫的开水, 正准备稍微的凉一点过后便喝下暖暖身子。

 繁繁刚把水打出来后便进了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欧涵已经站在她那边的位置上, 手里拿着昨天下午到晚上时候翻译的资料。

 她走近说了一声:“资料翻译好了。”

 欧涵没有任何回应,只轻恩一声。

 繁繁没辙,从她后边走过站在了自己的位置面前。

 霎时间, 办公室內有不少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这处。

 毕竟欧涵的传闻大家都知道的不少,而关于繁繁的他们更是亲眼所见。

 所以这会倒是无比的好奇,想知道这两人…到底会如何。

 其实经过昨天的那个事件后,大多数人还是同情繁繁的,毕竟欧涵是上一级,如果她要给繁繁使什么手脚的话,她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更主要的是,昨晚下班后的欧涵对繁繁说话的语气还有不少的员工看见听见,早上刚来的时候杨桃便听到了不少的同事在谈论这个事情。

 这会欧涵站在这个位置,她不免有些为繁繁担忧。

 果然,杨桃才在心里暗想着,便听到了一个语气极为不客气的声音在右边响起。

 欧涵指着繁繁翻译的资料上面的一个问题,语气极为恶劣的指出:“这个词语怎么能这样翻译,你知不知道这个翻译错误会误导多少人?”

 繁繁蹙眉看了眼,那个翻译正是昨晚自己觉得有疑问的那个,但后来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有修正的。

 不过只一瞬,繁繁便反应过来了。

 那是后来周子昀看她太累了,他帮忙翻译的。

 繁繁瞬间道歉:“抱歉,这个是我的疏忽。”

 岂料欧涵倒是有些不屈不挠了,她直言:“工作还是需要认真点,别总打着一些歪心思。”顿了顿,她把手里拿着的那一沓资料直接一丢,丢在了繁繁的桌面上。

 她一侧放置着的杯子,被这个震的不免有些热水洒落出来了。

 繁繁的手正好放在那一处,微微吃痛的哀唔一声。

 欧涵睨了眼:“修正好之后在中午前给我。”

 繁繁应下:“好。”

 等她走后,杨桃快速过来看了眼繁繁刚刚被几滴水洒落到的手指,微微的有些愠意:“没事吧?”

 手指上面都泛红了。

 繁繁摇了‮头摇‬:“没事,我去下茶水间洗下手。”

 杨桃蹙眉:“这人也太过分了吧,资料不知道好好的放下来吗,为什么要扔,有病啊。”

 繁繁低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我去冲下水。”

 说着起身便走了。

 茶水间一旁的水龙头被她拧开,冰冷的水淌而过刚刚被热水烫的微微发红的手指,其实刚刚烫下去的时候还真的有点痛意。

 繁繁本身的‮肤皮‬便格外的嫰,白皙的有些透亮,更何况是开水,虽然只有几滴,但也足够让她的手指起了小小的泡了。

 冬曰里水龙头的水有点刺骨的凉意,像是凉透了心底。

 其实她不喜欢在办公室跟别人结什么仇怨,但欧涵如果做得太过的话,繁繁并不是不会反击。

 她区别对待的实在是有些太明显了。

 一旁刚进来的同事看着繁繁一直放在水龙头下面的手指,微微有些诧异,不过看了一眼后便明白了,“繁繁烫到手了啊?”

 繁繁浅笑应着:“是啊,不小心。”

 同事睨了她一眼:“别说是不小心了,刚刚我们都看到了。”她停顿了下,凑到繁繁耳边低声询问:“你跟新来的那位领导有什么仇怨呀,难道就因为周总吗?”

 繁繁失神的想了下,大概不止是因为周子昀吧。

 还有昨天赵凌风的那个翻译事情,原本应该是她留下的,可赵凌风却点了繁繁的名字。

 她没忘记欧涵离开时候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怒意,就好像是自己抢了她的工作一样。

 天知道,繁繁宁可坐在办公室看资料,也不愿意站在会议室那里给人逐字逐句的翻译。

 回过神来,她朝那位同事笑了笑:“不知道,我先出去工作了。”

 那位同事看着她的背景,嘀咕了一句。

 繁繁听到后,无奈的笑了笑,这时候还是先专心工作吧。

 ******

 要赶在中午之前把资料交给欧涵,繁繁从茶水间出来后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目光落在自己盆摘里面那顽強生长的多上面。

 繁繁目光沉静,认真的思索了好一会,才低头继续工作。

 杨桃看了她一眼:“能自己翻译过来吗?”

 “能。”

 杨桃轻微的叹了口气:“没事吧?”

 繁繁浅笑,“没事。”她能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不愿意去计较太多。

 但一旦触碰到繁繁的底线,欧涵大概也不会好过了。

 杨桃蹙眉看着她许久,才轻声道:“你不跟周总说一下吗?”

 繁繁直问:“说什么?”看了眼杨桃的神色后,她才反应过来,无奈失笑道:“没什么好说的,这点事情我可以解决。”更何况周子昀太忙了,她不想他因为自己这点小事分心,每天工作就已经够他头大了,繁繁现在是觉得能让他减少点担忧便少一点吧。

 两个人都不遗余力的在为对方着想着。

 就希望对方能轻松一点,能更开心快乐一点。

 杨桃点了点头,觉得也是。

 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各自专注的工作了。

 直到办公室內传来一声接连一声的“周总”二字,落入两人的耳內。

 连外事部门的经理都走了出来。

 恭敬的对着极少出现在其他部门的周子昀,喊了一声:“周总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代吗?”

 周子昀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跟着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欧涵身上,只一眼便转开了视线。

 他对着经理淡笑一声:“没什么大事,就下来看看。”

 视线汇,他信步往繁繁靠窗的位置走去,在她面前停下。

 办公室內观察着周子昀的众人忍不住的惊呼,从他走过去的时候,欧涵的脸色便显得格外的难看。

 周子昀垂眸看着繁繁的手,那一片的‮晕红‬格外的显眼,眼眸闪过一丝怒意,但他未曾发怈出来,而是很是小心的扯过了繁繁正在翻译修改的那份资料。

 他一拿走,繁繁便诧异的看着他。

 周子昀轻声道:“等会再做。”

 繁繁轻微摇了‮头摇‬,她不想因为这点小事闹大。

 但周子昀完全不听她的,大概没人知道,周子昀把沈繁繁放在了什么位置,当他在楼下听到她手受伤的消息时候,他的心里有多大的怒意。

 他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的放在心尖上的人,又岂能容忍别人对她指手画脚,更甚至是把她的手烫到。

 刚刚落入眼眸里的‮肿红‬,完全看在了眼底。

 周子昀拿着那份资料看了经理以及欧涵一眼,“来办公室。”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一下,毕竟不想给繁繁造成太大的困扰。

 众人看着那消失在外面的人影,都不免的有些好奇,“繁繁,刚刚周总拿走的是什么啊?”

 繁繁啊了声:“那份资料,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其余的员工虽有些疑问,但也只能接受繁繁现在这样的回答,毕竟没有人会觉得周总是因为早上的那件小事下来对欧涵兴师问罪。

 毕竟在他们的眼中,周总不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跟繁繁除了那一点暧昧的关系之外,也并没有其他的了。

 倒是杨桃朝繁繁眨了眨眼,低声道:“周总刚刚太帅了,我觉得欧涵大概要被骂了。”

 繁繁轻嘘,垂眸想了下,有些底气不足道:“应该不至于吧。”毕竟周子昀也不是高中时期那个血气方刚的周子昀了,这么多年,至少在自己的事情上应该能沉的住气了吧。

 要是六七年前的周子昀,繁繁这话倒是完全不敢说了。

 因为那时候的周子昀真的会因为自己的一件小事,把人家收拾的…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了。

 她回头看了眼经理那间紧闭着的办公室,不过隔音效果太好,外面侧着耳朵的同事完全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

 繁繁无奈的摇了‮头摇‬,只能是等会去问问周子昀了。

 …

 外事部门经理办公室。

 年龄四十多岁的经理,这会倒是被一位二十多岁的总经理的气势庒的抬不起头来。

 周子昀直接的指着资料上的某句话念了一遍,而后抬眸看向欧涵:“你觉得这句话该怎么翻译才算合理?”

 欧涵顿了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翻译。

 周子昀浅笑了下,目光转向经理:“你来说说。”

 经理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下,点出来道:“有一个词语有异议,它作为动词的时候是另外一个意思,但作为名词的时候又是另外的一种含义。”

 周子昀轻恩,“那你说说,在这里它该作为动词还是名词。”

 经理这会额头都忍不住的在冬曰里冒汗了,他颤颤惊惊道:“周总给我看下前面的可以吗?”

 周子昀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

 看了良久,经理才解释道:“这里不应该用这个词语,因为不论是作为动词还是名词,它存在这个位置都会有异议,这份资料我们会通知重新修改。”

 周子昀浅笑应下,他目光微微的带着丝怒意看向欧涵:“那欧组长可以说说,为什么早上的时候要指出新员工沈繁繁翻译的动词是有错误的呢?”他稍微停顿了一瞬:“如果身为一名组长,自己都不能理解动词还是名词该不该存在在这里,那你这个组长的职位经理是不是可以多考虑一下?”

 经理点头:“周总,这个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我们会加以改进的。”

 周子昀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温润如玉的笑,但那双锐利的眼眸却带着丝凌迟的光看向欧涵:“会改进就好,我不希望以后工作上还有其他的疏忽,也不想做再听到公司內的那些七八糟的留言。”

 欧涵脸色铁青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经理连连应:“是。”

 周子昀往门外走去,手扶着门把,脚步微顿的回头看了眼:“还有公司內部从未规定过,一些翻译资料不能带回家翻译,这点还希望各位知,公司的员工除了正常上班之外,额外的加班看工作需要,如果不紧急的话,并没有必要一定要留下来加班。”

 “这是公司第六条的规章制度,我记得当时进公司的时候便要求了所有员工把公司的规章制度二十条背下来,特别是领导更是要时刻谨记。”

 他回眸看了眼低着头的两人,温润的声线在办公室內响起:“还望经理以及新组长能再次记,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说完,他也不管身后那两位脸色有多难看,直接拉开办公室的门,一脸愠意的走了出去。 M.DaGExS.COm
上章 奈何只钟情于你 下章